第2915章 寒夜仙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日光映照着悬浮在半空的楼阁,宛若神话中的幻象,形成绚丽的景观,吸引了宝镜上那些人的注意。

松云一帮人早就站起身,目视着星月阁上的女子们,都有些诧异,觉得事情复杂了,没想到星月宫的人也来到此地,其意不言自明,自然也是奔着觉冥蚕而来。

与此同时,星月阁上的三位女子也看向飞过来的宝镜,发觉少年的身影,星凌明显愣住了,没想到再次相逢,她开口道:“姊姊,松云门的人来了。”

美妇人哼道:“正是他们,松云第一人也现身了,看来觉冥蚕的吸引力还不小呢。”至此,此女的身份已然明了,她就是星凌的姊姊星月宫主,修界传说中的寒夜仙子。

那老妪则是星月宫的超级强者,名叫李元珍,也是七大宗门里面响当当的人物,绰号绝杀婆婆,她阴森森的道:“只差松云老乞丐没到场,别的老家伙都出现了,那个小子是谁?”

星凌明眸中的目光瞄过去,心情复杂的回应道:“他就是秋羽……”

一句话让星月瞪圆了眸子,很是意外的到:“原来就是他呀。”

显然,如今的秋羽知名度相当之高,七大宗门好多师祖级别的人物都晓得他,比如凤鸣谷云澜殿七祖,以至于如今的星月宫主。

实际上,星月宫主早就听唯一的妹子讲起这个与众不同的少年,包括星凌与其在灵域共同灭了雪妖,又在赤魂沼遭遇了觉冥蚕,更让她印象深刻的则是驻颜丹,使得星凌容颜定格在最美丽的年华,而她也有幸获得一颗,服用之后原本花白的头发完全变成青丝,显得愈发年轻。

星月宫主已经年过八旬,之前因为保养有方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怎奈毕竟年纪大了,头发都白了些,眼角不可避免的出现皱纹,乃至服用了驻颜丹以后大为改观,让她欣喜不已,也对拥有此丹药的秋羽充满着好奇,眼下总算看到真人了。

从外表上来说,这就是个很普通的少年,细看之下却隐然有种非同寻常的气势,让人不可小觑。

宝镜之上的几位老者也不由得咄咄称奇,张提柳道:“那个美妇人是星月宫主吗,好多年没见了,怎么比以前还年轻漂亮呢,好像逆生长似的。”

老者当中以裂地环石守城年纪最小,也八十几岁了,感慨道:“真是奇怪啊,老夫跟她年纪差不多,现在看来就像是两代人似的。”

杨天哼道:“拉倒吧,看你这张老脸吧,完全就是爷爷辈的,那个李元珍倒是更老了,跟你差不多……”

显然大伙都是老相识,这么多年过去了,星月宫主的容貌未经岁月腐蚀,反倒更加的年轻貌美,让松云门几个老人参为之惊叹,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真是不堪入目啊。

富贵逍遥镜到近前停下,上方的光罩已然消失,屠秀朗声道:“人生何处不相逢,星月宫主,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咱们又见面了。”

星月宫主嫣然一笑,真是百媚横生,让秋羽眼睛瞪的溜圆,心中暗自寻思,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寒夜仙子,真是太美了,作为星凌的姊姊也是好几十岁的人了,还是具备如此魅力,就跟老妖精似的。

对于美女,秋羽一向采取欣赏的态度,不由自主的,他目光又看向仿佛正值妙龄的美少女星凌,觉得姐妹俩各有千秋,星凌美艳绝伦,星月风韵犹存,都堪称尤物。

“是啊,屠姊姊一向可好?”星月轻声答道,音量虽然不大却带有极强的穿透力。

“托你的福,老身还好,就是岁月不饶人啊,越发的老了,你倒是没变化,还是如同当年那样。”屠秀颇为感慨的道。

星月秀眉挑了下,“姊姊见笑了,我没心没肺所以没怎么变样。”

屠秀话锋一转,“不知你过来赤魂沼有何贵干?”

星月淡然道:“估计跟屠姐姐有着同样的目的。”

还真是如此,看来还没等正主出来,已然遇到阻力,屠秀沉声道:“莫非你也也是为了觉冥蚕?”

“姊姊猜对了,更确切的说是为了凌天角而来。”

听闻星月的回应,松云的几位老者都觉得棘手,屠秀皱眉道:“那咱们还真是志同道合啊。”

秋羽心中一惊,原来星月宫也有着同样目的,那如何是好,还不得打起来啊。

星月明眸中的目光落在对面那张苍老的脸庞上,仿佛想起了什么,“听说姐姐一直闭关修炼来着,如今出关定是突破凝神境界成为王者了。”

屠秀历经好多年总算晋级凝神之境,如今被对方提及,心里暗自寻思,也罢,让你知难而退好了,于是点头道:“还真被你说对了,老身苦修多年总算凝神成功,好多年未见,不知星月宫主目前为什么修为?”

后面的几位老者脸上充斥着自得之色,据他们所知,目前七大宗门鲜有凝神境界王者,也许大师姐是独一份呢,在神芒大陆完全凭实力说话,大师姐修为奇高,这就有了话语权。

怎么,还想吓我吗?星月心中冷哼,妩媚脸庞上却是笑吟吟的模样,轻描淡写的道:“至于我吗,前一阵子也晋级到凝神境界,估计修为跟姊姊差不多吧。”

对面那些松云老者极度惊骇,怎么个意思,她也凝神成功了,真的假的,不会吧?

屠秀更是脸色大变,这消息简直让她难以接受,自己苦修二十年最后借助地云凤参丹的效力才成为修界王者,本以为能在七大宗门里拔得头筹,谁能想到星月也达到凝神境界了,怪不得有恃无恐的样子。

短暂的惊愕之后,屠秀神色恢复正常,暗自寻思,那又怎么样,你们不过是三个人,就算打起来的话也得吃亏,干脆拳脚上分胜负吧。满是皱纹的老脸陡然间变得阴沉,她冷哼道:“星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几个师兄弟倾巢出动就是为了凌天角而来,势在必行,如果你能主动退出的话,咱们还是好朋友,否则只能先打上一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