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心灵深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看得出来。”唐千雪轻叹一句,她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她能看穿他的心事,但是她不想再追问,她又回过了头,瞧着远方的大海。

“我没什么心事,我是想起了以前骗你到夏威夷的事情,没想到这次咱俩还真来了。”唐天豪说着笑了笑,他故做镇定,没她的眼神盯着,他觉得没那么紧张,并且他确实也有想这个,所以说起来很随意。

唐千雪点了点头,她出奇的没怀疑,此刻的她想起了他对自己撒谎时的情景,那时的他是为了自己去日本拼命,他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而撒谎,而前不久,他又一次去西北冒险,这家伙,真不知道让她怎么说。

“姐,你还在生气吗?”瞧唐千雪没回答,也没有那开心的笑容,唐天豪有点担心的问道。

“没。”唐千雪轻声的说了句,而她依旧有点感叹,美丽的脸蛋面向了远方,她的美眸里有了丝无奈。

一阵凉风吹过,缭乱了她的发丝,她轻轻的抬起了纤纤玉手,将自己被风吹乱的发丝抚顺,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万般的优雅,万般的风情,唐天豪瞧得痴了,他也忘记在问她话了,只是静静的瞧着这姐姐,她太迷人了,他好象这么一直看着她。

夜幕降临,夏威夷的夜晚似乎没都市的那点繁华璀璨,夜幕下,点点星光照耀,根本没都市的那种灯火通明,但是这海风吹拂的地方,也多了几分静谧的安宁。

酒店套房内的餐厅里,奢侈的水晶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唐天豪与唐千雪隔着长餐桌面对而坐,红酒、佳肴、美人,非常的不错。

灯下看美女,越看越美,换了一身晚装的唐千雪,肌肤似雪,国色天香,在柔和的灯光映照下,唐千雪绝美的脸蛋上似乎蒙上了层淡淡的光晕,晶莹如玉,而那举手投足间,更是幽雅异常,唐天豪不得不赞叹,美,她实在太美了。

晚餐似乎奢侈了一点,两公斤重的硕大龙虾,肥美的帝王蟹,配着鲍鱼,牡蛎之类的海鲜,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菜肴,这一餐估计得吃个上万了。

唐千雪瞧着琳琅满目的美食,怪怪的瞟了唐天豪一眼,“出来躺不容易,喜欢吃的尽管吃就是了。”

唐天豪灿灿一笑,这姐姐还真了解他,他胃口确实够大,出来躺自然得享受下,特别是跟姐姐一起,瞧姐姐为自己着想的,他有点得意,吃着龙虾里的嫩肉,这味道确实不错,唐天豪神情惬意的砸了砸嘴,瞧着对面的姐姐还怪异的笑着。

这家伙傻愣愣的,吃起来的动作也是憨厚可爱,唐千雪怪异的一笑,她似乎很喜欢瞧他这不雅的吃相。

而唐天豪无意间瞥了唐千雪一眼,正巧捕捉到她的眼神,她美眸里露出的那一丝欣赏之色,这姐姐还是一样,其实一直都心疼死自己了,他一下似乎就瞧到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也瞧到了她对自己最真挚的关爱。

“你瞧我干嘛?”唐千雪见唐天豪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直勾勾的瞧着自己笑,脸蛋微红的啐道:“用餐也不老实,快点吃拉!大猪头。”

她的摸样像个撒娇的小女人,也像个跟弟弟嬉笑的姐姐,摸样当真风情,惹的唐天豪心头一荡,怪异的底下头,又继续的吃这食物。

瞧这家伙很老实,并没反驳自己,她也显得很有兴致,很开心,她喜欢他这么乖,瞧他那憨憨的样子,她得意的笑了。

夜已深,套房内安静、祥和,躺在舒软大床上的唐千雪翻来覆去.她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是唐天豪的样子。

可爱、潇洒,还有那折磨人的憨厚笑容,挥之不去.她努力的想将他从脑海里抹去,但似乎一切都是徒劳,没有用,他的样子愈加清晰,折磨人的家伙.唐千雪心里轻轻的啐着,她,很无奈。

唐天豪没有回到自己的卧室,安全第一,豪华的酒店外面没人守护,他不想回房间睡,他有点担心晚上不安全。

唐千雪说他太紧张了,虽然以前她出门,外面都有人把手,但是这弟弟就住她隔壁,她觉得没必要,不过他一再坚持,她也没办法,这家伙实在太在乎她了,她熬不过。

唐天豪就在外面的沙发上睡,沙发离唐千雪的卧室门不到4米距离,守在姐姐门外,他觉得很安心,她能够非常舒服的睡,他就觉得舒心。

只是房间内的唐千雪睡不着,外面房间的唐天豪也是一样,里面床上有着她翻身的些许响动,很轻微,唐天豪似乎能听见。

姐姐还没睡么?她想什么呢?唐天豪心理暗叹,而每一次的响动他的心都要跳那么一下,他的心一直跟她在一起,他实在很着紧她,她的一言一行,她的一举一动,他都注意着。

他在沙发上靠着,想着自己的事,他想起了他的每一个女人,舒雅姐姐,那个最温柔的姐姐,他想到她他心头就开心,陆娩晴,一个折磨人的小妖精,温柔的小公主,有点可爱又有点麻辣的杨倩雯,还有个有些怪癖但是又对他情有独忠的杨悦,还有那个美丽温柔的空姐蔡雅妍,有她们,他很开心,很高兴,而那个离他而去的叶丽,也许他们只能有那么一个**的晚上吧,虽然以后不能见了,但是他喜欢她能过的开心,以后能平平安安的,别出什么事。

虽然他有她们,生活实在很好,只是可惜,还有眼前的这姐姐,他的最爱,最敬重的女人,一直不肯跟他,他心理头有点点郁闷,虽然他也告戒自己不该在奢求,但是这姐姐实在太迷人,实在太让他无法忘怀。

突然间,卧室的门有了丝轻微的响动、脑子里的乱七八糟不影响唐天豪警觉敏锐的神经,这么晚了,她出来做什么?她是来看自己的吗?唐天豪的心欢跳起来,赶紧闭上了眼睛、装睡是他的强项。

一丝迷人的幽香,似兰似麝,淡淡的,却诱惑无比,唐谈豪最喜欢嗅这种神秘香气,也只有唐千雪的体香才有这么大的诱惑力,唐天豪的心跳到嗓子眼、香风扑鼻,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唐千雪靠近了自己的沙发。

唐千雪感觉自己真的很不争气,其实她不想出来,但是她睡不着,想看他,在床上躺了那么久,她鬼使神差的就爬了起来,当她已经站在他躺靠的沙发旁边时,她美眸里的目光也被这似乎睡得很香甜的唐天豪所吸引,她很想在他身边靠靠。

壁灯的灯光柔和迷离,很温馨,在淡淡柔和的光线下,能很精楚的瞧清楚唐天豪的样子,他睡得好香甜,她不知道他装睡,也并没多想他也没睡着。

唐千雪移动身体,坐在了边上,她温柔的帮他把被单拉上来点,动作很轻,很温柔,而她的美眸注视着他,柔情无限。

这个憨厚的家伙,真是折磨死人,唐千雪心理暗淬,而不知不觉中,她也无法离开他了,这个大坏家伙,把她和唐影都祸害了,他有点想揍他,但是看着他,她有下不了手,相反,她好象疼他,好象在他身边靠着,好象看他开心。

她伸出手,温柔的抚着他的额头,动作非常的轻,带着疼爱,带着关心,她知道自己爱他,但是这分爱,她依旧有点茫然,也许唐影不说那话,她会坚决反对,但是唐影跟她说了,她现在有些迷茫,自己真该和她一起么?她自己不清楚。

瞧着这憨厚的弟弟,她有点想亲他,记得那次他偷偷跑去日本回来的那个晚上,自己去看他,结果她吻了自己,那种感觉她现在记得很清楚,她很喜欢那种味道,现在想起来,她还是有点点甜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