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红酒美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在都江待了两天,瞧唐天豪气色不错,恢复的很好,她们这些女人也放了心,因为公司有事,梁舒雅、陆娩晴和唐影先回了海天,省得唐天豪奔波,她们也就让他在这边养伤先。

蔡雅妍也要飞香港,休息了两天,她也离开了,留下的只有杨倩雯和杨悦,杨倩雯虽然也有工作,但是杨悦找她来办事,没规定时间,谁叫杨悦这女人在南海这个省,也是个风云人物,帮杨倩雯请个十天半月的假,倒也是小事情。

杨悦的香山别墅,非常的豪华大气,本来占地就够大的别墅,外面还圈了个很大的围墙,里面还有花园、游泳池,而别墅里面的设施更是豪华奢侈,地下铺的是软软的土耳其纯羊毛地毯,摆设的是意大利顶级家私,墙上还挂着价值上千万美元的油画。

在这寸土寸金的香山上,能买下一块地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这女人,都买下了十分之一的香山了,忒有钱,出手忒阔气,别墅的装修更是异常讲究。

这女人的别墅,很粉、很香,也很有女人的气息,有种无形的诱惑,诱惑你浮想联翩,而她的别墅,其实也很少有男人会来,除了别墅大门口的保安外,别墅里面就个保姆,里面显得异常空旷。

唐天豪在医院住了一星期,她就把她接回了家,因为她也有私人医生,大伤愈合,一般的调理,有她的私人医生帮忙,在家养伤,显得更恰意。

伤口已经愈合,基本没大碍了,只要别做太激烈的运动,一切都可以随意,难得唐天豪在这住一段时间,杨悦显得忒高兴,早早的在公司忙完了,就回了家陪他们。

杨倩雯也在,不过为了展现下自己的贤惠,杨悦每天晚上,都是自己亲自为他们准备晚餐,三人聚一起,显得忒融洽。

刚从公司回来,杨悦带来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瞧他们两坐那看着电视,她小嘴一倔,手里提着一堆东西,这两人倒好,全当不见。

这会电视正播报本市晚间新闻,杨悦这女人正在电视里大出风头,呀的,年轻企业家,都江市第一女强人,电视里还大夸她漂亮、温柔,又非常的巨有商业头脑,都江市男人心目中的第一女神。

唐天豪朝她笑了笑,第一女神现在成了他的美厨娘,想想就巨爽,瞧着电视里的她,又瞧瞧她那倔着小嘴巴的样,他哈哈一笑,“倩雯,瞧那男人心目中的第一女神,那倔小嘴的摸样,倒是想第一小丫头。”

“臭家伙,你找打啊!”杨悦美眸笑意很浓,风情无限摸样,还真是忒迷人,唐天豪最受不了她这小女人姿态,赶忙回过头盯着电视,心里却跳个不停,这女人忒勾魂,受不了。

而这时,电视屏幕里出现了她很“谦虚”的一些话,特写了她完美心灵,还讲她以后怎么帮都江搞建设,同时还讲她平时生活怎么简朴,怎么纯洁,呀的,这小女人忒会装,瞧着那说的话,唐天豪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这小女人玩女同,呀的,还给杨倩雯下药,就她那小摸样还纯洁,装``就她能装。

“臭家伙,你还笑。”杨悦小脸红透,别人笑她她铁定不会给别人好脸色,但是唐天豪这家伙,可是她的克星,被他笑,她显得有些害羞。

见杨悦又气又羞的瞧着自己,唐天豪撇了撇嘴,“虽然某小女人不算太纯洁,还玩那个什么女同的,不过呢!其他好象不错,整体来说,其实还蛮贤惠的,倩雯,你说是不是啊!嘿嘿```那厨艺确实不错,咳``咱还是蛮有口福的。”

杨倩雯没说话,瞧着他们两,她只是在笑,美眸尽是笑意,杨悦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提着菜往厨房走去,却是也不跟他争什么。

“天豪,我去帮悦姐了,你自己看电视。”杨倩雯瞧杨悦独自一人去忙,她可不忍心,立刻站了起身,往厨房方向走去。

唐天豪微微一笑,心想,杨悦这小女人还真蛮可爱的。

做好饭,三人坐到一张教小的饭桌前,省得离太远,他们找了张小桌子,而今天杨悦特地买来了两瓶红酒,那酒一看,就知道是上品,年代久远,远远的闻闻,都能感觉到芳香。

她倒酒的动作很优雅,年份久远的红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倾泻在晶莹的高脚酒杯里,小半杯,不多也不少,每人一杯,她舒缓优雅的动作落在他们两的眼里,瞧上去还真忒有气质,忒有韵味,也许是因为今天跟媒体吹了下她的幽雅、贤惠,这小女人这会还真是忒幽雅的。

“cheers”杨悦举起了酒杯,跟他们两轻轻碰了下,今天,她兴致也忒好。

“怎么的,有啥忒高兴的事?难道就因为你上了电视就特地庆祝下么?”唐天豪怪怪的瞧了她一眼,见她心情好象比以往还要好点,他有点奇怪。

“少来了。”说起电视那段,她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上电视,要面子,装得有点那个,“咱们三个也算一起出生入死了,我想庆祝下不成啊!前几天,医生说天豪不能喝酒,现在快好了,可以不忌,我这不就买酒来了。”

“就这事?”唐天豪有点点怀疑,觉得这女人似乎在打什么主意。

“真的。”杨悦红着脸点了点头,摸样有点可疑。

不过唐天豪也觉得这女人喜欢他,不可能会害他和杨倩雯,她打什么主意,顶多也就是小女人的那点小心思而已,懒得多想,他还是端着杯子一起一口喝了下去。

红酒、美人,两个绝色美女幽雅的品着酒,很好看,一道亮力的风景线,唐天豪瞧着吞了口唾沫,有点干涸,自己又倒了杯酒,一口干了下去,摸样有点小尴尬。

“大色`狼,身体刚好,就不想好事。”杨倩雯白了他一眼,虽然对男人极温柔,但是小嘴不饶人,她喜欢说说她的男人,而杨悦却是咯咯娇笑。

“男人有几个不色的,更何况是个强悍的大男人。”杨悦风情的瞧了唐天豪一眼,很妩媚,摸样真的诱得死人。

这问题跟女人争没前途,更何况是两个绝色美女,所以唐天豪只顾自己喝酒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几杯红酒下肚,也许是年份的久远,靠在椅子上,唐天豪感觉到了红酒的后劲,他的身体有点热,还有点软,这种反应很奇怪,特别是瞧着两个大美人,他更有种难言的冲动。

“这酒的劲好大,什么年代的酒。”唐天豪端着杯子,瞧着里面犯着血红色的酒,他怪异的问了句。

杨悦秀媚为蹙,将自己的杯中一饮而尽,喷了口香气,这才微笑道:“不是后劲大,是有点热吧,有点想那个了吧!”

“那个?”这女人的摸样有点火热,口中的芬芳有点催`情,这样更燎起了唐天豪心理的那个火,而他瞧她们两女人,她也觉得她们两个好象变得更妩媚,怪怪的,有点跟平时不同。

“不对,悦姐,你```你怎么在酒里放了天堂三号。”杨倩雯媚眼如丝,吐气若兰的凑着在杨悦身板,她上过一次当,这东西无色无味,混在红酒里喝下去,确实发现不了,但是劲来了,她一下就知道了这里面有那东西。

而她也感觉到身体有点痒,有点麻,还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这跟她上次中这药的感觉一样,她也很肯定酒里放了药。

答案很快从杨悦的香口中吐出:“是啊!其实天豪的身体也差不多好了,你说咱们一起出生入死,是不是该有点特别的庆祝方式呢!”

杨悦虽然有些脸红,但是她说得很大方,很露`骨,今天她特地庆祝,居然是这目的,无语,唐天豪不知道怎么说,但是他忒想抽这小女人屁股两巴掌,谁叫她这么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