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是这个敲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哎哟,不知道唐先生在哪高就呢!怎么的,派头很大嘛!”范子棋的姐姐这时候也是凑了过来,前面的话她是没听到,但是后面的话,她却是听清楚了。

唐天豪表情面带微笑,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应对着他们的挑衅,而怀里的美女姐姐,却是昏昏入睡,在唐天豪怀里,时不时的哼两声,估计是醉得有点难受吧!唐天豪也搬过凳子坐下,把老姐紧紧搂在怀里,对这老姐,他也显得特别的疼爱。

“没干什么,小小职员而已,不过我只不过不喜欢当二世祖,也不喜欢拿家里的钱来炫耀,自食自力,在都市里当个小白领,至于说家里嘛!其实钱也不少,自然也不缺少这么点钱。”

唐天豪这句话说出来,周围的一些富家公子,倒是忍不住瞟向了唐天豪,这里很多人,倒是都和范子棋一样,仗着家里有点钱,就胡作非为的,所以他们听了倒是很刺耳,当然,也有一些人对唐天豪很好奇,看样子,他应该也是富家子弟,只是想自食其力,品德比较高尚而已。

范子棋一脸阴笑,鄙视的瞪了一脸唐天豪,然后不屑的道:“那你说说,你是哪家的公子呢!就你,这副鸟德性,虎谁呢!”

这些富家子弟,说话尖酸刻薄,身份等级观念极强,一个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而范子棋边上几个哥们也一个德性,不过看到唐天豪怀里的美人儿,他们倒是一个一个眼睛瞪直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得不说,这老姐的魅力确实忒大。

唐天豪知道,到了这分上,他不得不给这无耻的人一个教训,加上他经历过这么多,如果让别人觉得他好欺负的话,这些没啥人品可讲的富家公子肯定还会来找梁舒雅的麻烦,他之所以要顶范子棋几句,其实也是这原因,灰溜溜的走了,这些富家公子整不好还要给他耍耍阴的。

而他心理虽然很气,但是这时候他知道要整这混蛋,一定要冷静,敢亵渎自己敬爱的姐姐,他绝对是对他不客气的,想了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时候,他更是心平气和,不慌不忙,“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家事,不过今天的宴会,貌似也就是很普通,大家也没见到什么新鲜的东西。”

随即,唐天豪招呼着服务员过来,然后笑咪咪的道:“服务员,请问你们这有什么顶级好酒么?今晚的酒水虽然都很名贵,但是对这些富豪之家出来的人来说,好象也不少见,你们这有什么新鲜的玩意么?”

“有~!82年的拉菲葡萄酒,经过精心珍藏,并且还经过百种药材浸泡,是一种最好的补酒,也是我们这最好的酒,一瓶三百二十万,我们这还有两瓶,不过这酒一般需要经过唐小姐同意才能卖的,除非唐小姐亲密好友要,一般唐小姐也交代这酒不卖的,不个这还有百年老酿的陈年茅台,是茅台酒厂最早期存下来的酒,一瓶二百八十八万,这酒还有五瓶,先生若要,随时都能拿出来。”这个漂亮的服务员赶忙的回答道,不过她也是蛮讨厌那个自大的富家公子,对唐天豪的问题,她是很配合的就回答着。

“才这点啊!”唐天豪感觉不满,对这二世祖,才敲诈他一千万,姐姐珍藏的葡萄酒,估计是她自己留着用的,那酒还是别动算了,那茅台就卖了拉倒,反正都是准备卖的,只是太少,才一千多万而已。

哪知道这服务员又说道:“这位先生,我们这好酒当然不只这些的,只是这是最好的,我们这还有珍藏80年的XO,两百万一瓶,还有法国王室拿出来的进贡老酒,一瓶一百八十万,英国皇家酒窖里拿来珍藏好酒,一瓶一百二十万,还有````”

“呃~!”唐天豪听了服务员汇报了许久,粗略估计下,这酒应该能卖个三四亿了,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老姐赚不赚这钱,其实无所谓,但是敲诈死这富家公子,那铁定不错,所以唐天豪又问道:“那百万以上的好酒,加起来一共多少钱啊!”

“呃,那我算算哦!”这服务员很认真的找来计算器,根据他们储藏的数据一加,然后再汇报唐天豪道:“我们这百万以上的好酒,加起来一共值四亿三千六百七十万,不过那两瓶葡萄酒算进去的话,那就是四亿四千三百一十万了。”

唐天豪听着这数据,心理笑了,一下敲诈这家伙四亿出来,铁定心疼死他去,随即唐天豪笑呵呵的道:“范公子,你不是挺有钱的么?这些酒要不你都买下,零头算我的,范公子是大富豪,四个亿算是小意思吧!省得大家怀疑我,那三千多万呢!就算我的,我这家世自觉不如范公子强大,但是呢!几千万倒是小意思,不知道范公子意下如何。”

范子棋心理心里暗骂,这***玩什么东西,一下四个亿,心疼啊!虽然他还是有这钱,但是这败家也败得太厉害了,四个亿,那不是开玩笑的,就算为了梁舒雅,丢四个亿进去也不值得啊!

哪知道,一个哥们却是又说道:“我看,这小子就是故意气你的,子棋,别被他吓到,如故他拿不出三千多万,那是他赖帐,赖三千多万的帐,我看他得把牢给坐穿去。”

唐天豪心理暗暗得意,自己老姐的东西,自己想拿就能拿,那都算自己的,这钱赚的忒爽,所以随即他也是加个料,然后说道:“要不把这经理叫来,我们立个契剧,这帐你四亿,那多余的三千六百七十万我付了,至于那两瓶珍藏的酒,如果你有本事让唐小姐卖了,那我多出那点钱也无所谓,怎么样,反正你把你的帐清了,他们又不会再找你麻烦的,范公子不是觉得我在虎人么?反正范公子家财万贯,有胆量的话,就跟在下玩这游戏,反正我也不想说自己的家世,钱自然不少,我也不知道怎么让你相信,这掏点钱出来来让大家见识见识,你看怎么样?”

“草***”范子棋心理暗恨,骑虎难下,如果他怂了,以后他可就没脸再在上流社会混了,被一个穷小子吓的缩了脑袋,当个缩头乌龟,那不值得的,但是无故被这敲诈出来了四亿,他也感觉不成,随即,他还是对服务员道:“去把你们经理叫来,我得跟他说清楚了,你***以为那么好虎我么?”

唐天豪感觉,这家伙估计是跟那经理说,如果自己能拿出三千多万付帐,他绝对拿出来,而自己拿不出来,他也不去当这冤大头,这生意就告催,责任就追究自己的,是自己赖帐,这不能怪他了,想想,这小子还蛮精的,不过可惜,太自以为是了。

而一会,一个戴着金丝眼睛的四十来岁女人就进来了,估计唐千雪自己也经常在这住,所以会所管理的人,也是女人的,并且还是个十分精明的女人,一看她那摸样,就瞧得出这经理有种女强人的气质,而她姓杨,是整个会所的负责人。

唐天豪猜得不错,这家伙果然是这样,虽然是二世祖,但是脑子还没傻掉,不过他到底不知道自己身份,这还是被自己当250一样耍了。

双方签字,会所的经理也当见证人签字,那两瓶葡萄酒,范子棋没本事跟唐千雪要,反正他是觉得唐天豪在虎他,所以也懒得管那个,一切搞定,唐天豪大笑,看着怀里这个漂亮的姐姐,他真有点想亲她一口好好庆祝下的冲动,自己跟这种没品德的二世祖斗,一切都是因为疼这个睡着了的姐姐,就自己,其实溜了就溜了,他们对自己不感兴趣,自己也无所谓面子不面子,不过为了显示自己有实力得到这姐姐的爱,省得这二世祖再纠缠他,还有就是为了给姐姐报仇,谁叫这混蛋亵渎自己敬爱的老姐,陪他们玩玩也好。

怀里的梁舒雅却是睡得香,那醉了的摸样,却是像个懒散的小女人,而唐天豪坐在椅子上,把这老姐抱身上,这姿势好亲密,并且今天他们都这样了,并且也气气这范子棋,稍微迟疑了下,他还是当众在梁舒雅小脸蛋上香了口,这姐姐实在迷人,身体软绵绵的,小屁股顶在他大腿上,好不柔软,还好,老姐的身体把他下面也挡了个严实,虽然下面被老姐搞的有点尴尬,但是没人看到,并且老姐也睡过去了,唐天豪倒也是自然,不过那玩意顶着老姐的屁股,呃```好象是有些丢人,不过没办法,老姐实在太有魅力,这点反应他控制不住,只要自己脑子保持清醒,不干对不起老姐,也对不起小公主的事就行了。

一切搞定,唐天豪把姐姐放到椅子上,面对这杨经理,掏出兜里的金卡,然后对这这精明的经理道:“请问杨经理,你可认识这卡片。”

这个戴着金丝眼睛的女人一看唐天豪手上那张金色的卡片,顿时愣了下,估计她也是唐千雪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所以对唐千雪的东西自然十分熟悉,对唐千雪自然也很敬重,而看到这张卡片,顿时她就慌忙的点了点头,对唐天豪还多了几分尊敬,不过她还是有点好奇,所以她还是恭敬的问道:“请问唐先生,你怎么会有这卡片的?”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多问我了,你问唐小姐自然明白,我的帐,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唐天豪笑呵呵的回答道,而随即,他也把卡片收了回去,抱起梁舒雅,却是转身就离开,不过回头,他还是叮嘱道:“杨经理,记得把范子棋的帐要到,帮你们做了单这么大的生意,改天我再来这喝酒,那两瓶最好的葡萄酒记得给我留着哈!”

“呃~!”看唐天豪这么说,这杨经理似乎明白他和唐千雪关系绝对很好,不过作为精明的女人,她自然知道怎么做,点了点头,她还是转向了其他工作人员道:“你们去把范公子要的酒拿上来。”

而范子棋却是愣了,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唐天豪好象亮了个什么卡片给那经理看,那经理居然一下就显得紧张了起来,对自己那四亿,他就有种已经不在自己口袋的感觉了,不过没最后确认,他还是结巴的问道:“他``他走了,这帐怎么```怎么?”

瞧范子棋那结巴摸样,杨经理心理感觉好笑,但是那白皙的脸蛋却依旧显得很平静,“唐先生的帐,范先生你就不用担心了,如果范先生担心我们偏瘫的话,我这就就可以给你看帐单,保证唐先生的钱立刻就会过来的。”

“什么````”范子棋这一下差点晕厥过去,而他老姐那本来红晕的脸蛋,一下也是煞白,因为这经理这表情,似乎是知道了唐天豪的家世,对唐天豪的帐也是信心十足。

到底还是心疼家里的钱啊,最后范子棋还是带着一丝侥幸的道:“好,你去把帐单给我看,我不信那穷酸东西会有几千万。”

“那好的。”杨经理随即转过身出去,转向唐千雪的房间,给唐千雪说了声,果然,唐千雪一个电话,一下就三千多万转到了会所的帐号上,那转帐帐单拿给范子棋一看,当场,范子棋就晕了过去,而他姐姐也是两脚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四个亿,就那么一下完了,即便是在场的其他公子哥,心理也感觉一丝凉意,四个亿,实在不是少数目啊!

而唐千雪心理倒是有些郁闷,想到唐天豪干的这事,她倒是咬着小嘴唇,然后一个人嘀咕道:“这个臭弟弟,把姐姐好不容易积攒的好酒全卖了,改天要打你屁股去,虽然赚了两个亿,但是这招牌酒没了,那姐姐不是又得劳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