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脱离死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匕首上的寒气似乎感觉的到,唐天豪瞄着他们,瞬间移动,那速度很快,果然是练过的人,在监狱里滚爬了那么久,这铁打出来的身子骨,那动作绝对的迅速。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唐天豪此刻的心情异常平静,现在不是紧张的时候,他只能冷静的面对眼前的局势,浑身的肌肉紧绷起来,那力量也瞬间爆发到最高状态,心率平稳,头脑清晰。

那把匕首惯性的袭击过来,他瞬间转到这流氓身后,抓着一个流氓往前甩,这零点几妙的事,任何迟疑,刀必然在他身上开个洞。

“啊~!”

果不其然,他们收刀不急,三把匕首,两把插到了这混混的腰里,鲜红的血液爆发了出来,而那混混发出惨痛的叫喊,还一把笔受从边上插过,可以落空,也没伤到唐天豪。

这时候,他要夺刀,把那匕首夺过来才行,否则的话,危险依旧,他不把他们撩倒,自己注定就得倒霉。

匕首伤到同伴,他们几个具是一愣,没想到这家伙身手这么好,这大出他们意料,而唐天豪不能给他们机会,就在他们发愣之间,他抓住另一个混混手腕,喀嚓一声,瞬间,那手腕扭断,而匕首随之掉落。

边上的那个豹哥已经镇定不住了,突然的变故,让他始料不急,不过到底是混了多年的人,知道这茬太硬,还不好对付,腰里的枪,已经拔了出来,上膛,瞄准唐天豪,准备发射。

不好,脑子感觉发痒,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让他心慌,也许以前跟人干架的时候,练出了他的那种敏感,不能迟疑,他快速右闪。

“砰~!”

子弹擦着耳朵而过,那被卷起的灼热空气,把他耳朵烧得发热,没办法,唐天豪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他只能躲,不过这还有四个人,一个混混躺到地上直冒血,身子开始抽搐,如果再不快送医院,估计就得死了。

一枪没中,那豹哥接着就想来第二枪,唐天豪赶紧闪,匕首在他手上,犹如灵蛇,迅猛,十分的迅猛,一刀下去,砍断了另一个混混的手,这个时候同情不得,虽然他的手鲜血直喷,估计这样下去,个把小时血也就流干了,但是为了活命,对这种混混他同情不得,所以拖着他往前面一挡,挡住那豹哥的手枪。

“草***”一下几个兄弟搞成这样,这豹哥十分恼怒,这一个躺地上,两个手被废了,还两个,却是有些怕,都不敢动了。

枪离唐天豪很近,就三、四米的距离,虽然前面有人挡,但是这前面的人如果一闪,唐天豪就得吃弹丸了,所以他的匕首死死的抵在这混混的脖子上,掐着他不许他动,如果他动,他会毫不犹豫的宰了他,是这些混混逼他的,他已经没得选择了。

“豹哥,再一会警察就要来了,怎么办?”那两个混混颤抖着看着这染满血液的几个同伴,心理正发虚,而枪声已经惊动了周围的人,再拖,警察肯定就来了。

骑虎难下,这时候,这豹哥逃跑,这几个同伴就得丢下,不跑,那警察来了也是被抓,他有点后悔来找唐天豪的麻烦,虽然丢了三千万很心疼,但是三千万,他还丢的起,只是这命,他真丢不起。

“你们带上猴子先撤,这狗****我来收拾。”豹哥吩咐道,到底多年的混混,遇事还有几分冷静,而唐天豪的心理依旧在打鼓,这手枪还在瞄着自己,他也在寻机会弄死这豹哥,他们要他命,唐天豪是逼得没办法了,不收拾他,估计以后也得被他们做掉。

“死就死,耗着也不是办法。”唐天豪心理嘀咕一句,他是被逼急了,虽然是个老实的男人,但是逼得走投无路,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看那几个混混在撤,后面已经没了威胁,唯一的威胁就是那把手枪,他开始想着办法收拾那个豹哥。

“吗的,是你们要杀我的,别怪我心狠。”唐天豪匕首顶到这混混的后面,瞬间一脚踹着这混混,身子往右边一倒,而匕首随之脱手而出。

飞刀,他不擅长,但是这近距离的攻击,他还是拿得出手的,那豹哥反应也很快,看他跑出来,顿时砰砰两枪,可是被自己手下挡着了视线,没打准,不过那高速的子弹,却是擦着唐天豪的手臂而过,在他左手上,留下了道深深的伤疤,而他的匕首,却是直插在了豹哥的右手臂上。

“草***”手枪掉到地上,而这豹哥想去捡。

唐天豪翻起身子,立刻一脚铲了过去,枪被踢走了,他顾不得手上吃疼,随即又是一脚,正中豹哥的胸膛,把他踹倒了,接着抓住他手上的匕首,拔出来,对着他的大腿狠狠的扎了下去。

“豹哥``豹哥```”

那几个小混混看到自己的大哥居然栽到了唐天豪手里,顿时乱了方寸,而随即,外面的警车呼啸而至。

兜里还两支烟,拿出来点上一根,生死里徘徊出来,他呼了口大气,而手臂还在留血,被子弹擦伤的,有点吃疼,没办法,兜里没钱,估计包扎个伤口都难,还好,命硬,扛得过来,只是自己忒倒霉,无故惹到这么一茬,警察来了,要怎么个整法,他没底,如果这帮混蛋死了一两个,自己是不是又得做牢,他也不知道,随叫他没钱请律师,冤枉进去,连个帮他叫声屈的人都没的,而别人,谁关心他死活,冤不冤的,都没人帮他申诉,弄死他估计都没事,他也就这命运,催悲。

警察跳下了车,那几个混混只得举手投降,有伤的人被送去抢救,虽然是混混,没审没定罪,倒也不能让他们这么死了。

“把手举起来。”几个警察用手枪瞄着唐天豪,就他那魁梧摸样,那警察倒是有点怕,几个人死死的盯着他,生怕他有动作。

最后两支烟,不能浪费,烟还一半,他继续吸着,没怎么理会,微风拂过,那张坚毅的脸上,显得有些阴沉,沉重的吐了口烟圈,烟雾随风飘散,而留在他心理头的,依旧是愁苦。

“听到没,把手举起来,再不合作,别怪我们不客气。”那警察大声的叫道。

“不客气又怎么样。”唐天豪心理嘀咕一句,不过瞄了瞄那几个还在死瞧着他的警察,他只是淡淡的道:“等我抽完烟,要怎么整,随便你们。”

“神经,弄成这样,还抽烟。”那个警察骂了一声,但是他也不敢动,毕竟唐天豪也没拒捕,这开枪了他也有责任的,如果现在抓他, 他又担心这男人反抗,所以还是在那等他。

兜里只有一根烟了,剩下的,还有三十四块半的钱,够吃两顿饭而已,烟不能浪费,抽完了也许要吃牢饭,就算不吃牢饭,也没什么机会抽了。

吐出了最后一口烟,烟烧到烟嘴上去了,他熄灭了烟头,把手举了起来,而很快,警察就围上来,双手反铐,推着他又往警车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