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1.第2883章 贾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2883章 贾伍

贾伍当然不认了,他一个罪行都不认。

但这个罪并不是他不认就可以的。

“败坏风俗在于殴妻不慈,养子不教,”白善沉着脸一拍惊堂木,道:“贾大郎杀害赵山之事,你知不知?”

“我不知道啊大人,我跟这个逆子的关系素来不好,他打劫小刘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村子里其他人家知道的都比我多……”

白善重重的拍了一下惊堂木,打断贾伍后道:“问的是赵山,没问小刘村!”

一路上都在想说辞,白善一问就一股脑说出来的贾伍一愣,“赵山”这个名字后知后觉的冲入他的脑海中,他忍不住脸色一白。

白善见他终于想起来了,眯着眼睛问:“赵山是怎么死的?”

被提前找来的赵山一家人不由躁动起来,想要冲过来,却被衙役拿着板子一拦,眼睛一瞪,不敢动弹了。

贾伍抖了抖嘴唇,不由扭头去看贾大郎,却见贾大郎愣了一下后便咧开嘴冲他笑,可能是越想越高兴,他慢慢笑出声来,干脆就哈哈大笑起来,抬头和白善道:“大人我知道,赵山是他杀的。”

“你骗人!”贾伍忍不住大喊:“是,是你,明明是你杀的!”

白善一拍惊堂木,面无表情的问他,“肃静,贾伍,问你什么说什么,不得大喊大叫。”

白善能不知道赵山是贾大郎杀的吗?

他们第一次在公堂上聊天,贾大郎就自己招认了。

赵山是贾伍的好朋友,暂且算是好朋友吧,和他一样,欺辱家人,横行乡里的事没少干。

但他十年前失踪了,出门后就一直没回去。

赵家在另一个村子里,家里也不怎么富裕,赵山失踪了,他们竟然也一直没找,也不报案,就当是没有这个人的稀里糊涂的过着。

要不是白善让衙役去把人带到县衙来,他们恐怕会稀里糊涂一辈子,到死也想不起这人来。

所以恶人啊……特别容易被家人遗忘掉。

白善之所以把贾伍抓来,一是要找出尸体,将此案彻底查清;二是严惩贾伍,以正风气。

贾大郎固然恶,但贾大郎恶的原因也不能忽视。

管理地方,尤其是碰上这种刑案,当以预防教育为主,防备再出现这样恶行、这样的恶人。

所以贾大郎要严惩,他作恶的根源也不能放过。

白善不善的盯着贾伍看,问道:“你说人是贾大郎杀的,你亲眼所见了吗?”

贾伍生怕白善相信贾大郎的话,连连点头道:“对,对,我亲眼看见的。”

白善便问:“杀人的地点在何处?”

“在,在我家里。”贾伍此时想起十年前的事都还心有余悸,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他完全被贾大郎压着打,心中总有一种被杀的恐惧。

赵山和贾伍是狐朋狗友,俩人都气死了彼此的父母,喝酒赌钱,偷鸡摸狗都是一起的。

当然,打老婆孩子也是。

贾大郎十四岁的时候,再被贾伍揍时就忍不住还手了……

于是贾伍一恨,又一狠,就打他打得更凶了。

那两年贾大郎就过得比较惨,他有时候能打到贾伍,可以用拳头打回去,大部分时候,十四五岁的少年力气还是比不上正当壮年的贾伍的。

但他在长大,等他到十六岁时,父子两个再打架,贾伍已经是输多赢少了。

于是他把好朋友赵山给叫上了。

赵山也早看不惯贾大郎,这小子竟然敢还手打父亲,而不是乖乖的挨打。

于是应约去贾家喝酒,然后就对着贾大郎说教,一个把亲爹娘气死的人对着贾大郎说要孝顺父亲,爹打骂他时就不能还手,不能还嘴……

贾大郎当时已经不正常了,他又聪明,见赵山来家里做客还带着一把磨过的镰刀,便大致猜出他们的意思。

这是打算他不听劝就动手呢。

于是他什么都没说,回厨房端做好的下酒菜进屋时就顺手藏了一把刀。

他素来狠辣果决,既然下定决心要反击,那就反得彻彻底底,赵山还在絮絮叨叨的说教呢,暂且没有动手的意思,贾大郎就自己掏出刀来动手了。

他很直接,冲着赵山就劈头盖脸的砍去,等他理智回笼时,赵山已经被砍得面目全非,整个人都躺在了血泊里。

一旁的贾伍则怕得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尿骚味,显然被吓软了。

贾大郎却很高兴,觉得砍人实在是太高兴了。

贾伍当时害怕恐惧,既害怕贾大郎,也恐惧赵山死的事被人知道。

他就稀里糊涂的帮着贾大郎处理掉尸体,从那以后,贾家的天就翻了一个个,由贾大郎当家做主了,贾伍再没敢对贾大郎下狠手。

就是有时候忍不住和他打起来,也不敢出太大的力气,怕把他逼狠了拿刀砍人。

贾母和几个孩子的日子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慢慢变好的。

白善目光沉沉,让人带着贾伍去大井村附近的林子里起尸骨,赵家人跟着一起。

赵家这才痛哭出声,也不知是真的哭还是假的哭,反正就是哭声震天,他们不敢找贾大郎,便找贾伍要打他,喊着还他们家的赵山来。

董县尉撇了撇嘴,忍不住道:“真还给他们赵山,只怕他们会哭得更惨。”

白善瞥了他一眼,董县尉立即收声,弯腰笑道:“大人,下官错了,不论是好人恶人,都不应该被个人所杀,有事该找我们县衙才是。”

这也是这个案子下来后白善给董县尉及衙役们的要求,一定要宣扬这个思想。

“什么父殴子,殴妻就不犯法,此也有违公序良俗,一样是违法的,父亲不慈,为夫不尊,除家族外,还有县衙可理,”为此,白善还招来了各里里正,严正的要求他们,“若乡里家族不能约束好人,便把人报到县衙来,县衙自会肃清邪恶,以正风气。”

“不要以为父亲殴打儿子,丈夫殴打妻子只是家中小事,只看贾大郎一人的事便知,家中风气不好,势必会影响到家族,家族便会影响到里,进而影响到附近能听到、看见这件事的十里八乡……”

白善道:“县由里组成,里由家族和百户组成,因此当中的每一户都不得轻忽。”

这样的情况下,最近敢动手打老婆儿子的人少了不少。

当然,大晋的很多家庭还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白善也没严格要求说当爹的就是不能打儿子。

“打”前面还加了一个“殴”呢,白善决定回头巡视乡里的时候要特意讲解一下“度”和“相互尊重”这两个词。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