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云都势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云都势力

“怎么样?还想学吗?本公子不介意再多教教你,不要钱,这可是本公子的一片心意。”对上喏喏那张青隽无双的小脸,胖女人睚眦欲裂,“别让我逮到你,否则我……”

“啧啧!看来还是不知好歹,玄衣你再让她长点记性!”喏喏坐在旁边的茶棚里悠哉悠的喝起茶。

玄衣勾唇冷笑,下起手来毫不手软,“是公子!”

一顿狂揍,眼看着那胖女人的脸都被打成猪头,喏喏才抿着嘴,“行了,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没逛逛呢!走吧,别让她耽搁本公子的时间。”

旁边看热闹的男子,小声的道:“我说小公子,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京都云家你该知道吧?她娘就是云家的当家人,云鹿卓,户部侍郎,他们家出过女皇的贵夫,她的表姐正是当今的四皇女!

她在街上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人管,畏畏惧的不仅是她的母亲,还有四皇女那边。

我奉劝你一句,还是赶紧把人抬进医馆医治然后全家逃命去吧!”

“四皇女?你是说楼兰诺?”喏喏也听爹娘提起过楼兰诺的事,自然也知道她就是四皇女。

听她竟然敢直呼四皇女名讳,顿时远离她两步。

这个小公子莫不是个傻子?皇家贵女的名讳,哪里是他们这等身动的人可以直接喊出来的。

更何况四皇女位高权重,听说见女皇都很重视她,她俨然要成为第二个摄政王。

她今天不仅动手打了人,还敢对四皇女不敬,要是传进云家的耳中,铁定会来找她的麻烦。

只怕她一人的命都难抵云家的怒火。

这么好看的小公子,眼看就要香消玉殒,真是暴殄天物。

看着他们用同情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喏喏浑然不在意,反而莞尔道:“看来这女人来头不小,难怪可以在街上横行霸道,难道这云都中的人就没有人敢去衙门告他?”

喏喏天真的以为总是有几个人不会畏惧云家势力吧?

“我说小公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云家这样的势力谁敢去告?”

“我记得当年也有一名小公子被这云舒给祸害了,那家小公子是家里受宠的,家里老太太听说小公子被人祸害,当时就给气死了,那家的男人气不过找上门要人,不仅人没给,还把他打个半死。

那家女人得知主夫儿子都被打直接去衙门状告,可惜人刚进了衙门就被抓进大牢关押起来。

一家子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后来云舒厌了那小公子,直接将他赏给了下面的管事,小公子听说全家都死了,干脆一头撞死在了云家后院。”

全家人都没了,当时整个云都的人都轰动了,可最后还是被云家的势力给压制成小水花,连半点波浪都没激起来。

现在他们看着喏喏,就想到了那个小公子,他们似乎年龄相仿,模样又都是这般出尘绝伦,这样的人又要被祸害,不免激起他们的同情。

喏喏手指敲在桌面上,久久没出声,只那双眼睛却犀利如冰,熟悉的人若是看到,一定能发现,次日的她跟玉瑶太像了。

“玄衣!”听见喏喏喊她,玄衣停了手,抬脚直接踩在她肥胖如猪的身上越过去。

“公子!”玄衣上前躬身行礼。

“嗯,让外祖父的人查一查云家,最重要是云舒的事。”玄衣一直都跟在楼兰洪天身边,对云舒了解不多,外祖父想知道的消息,肯定能很快查出来。

“是,回府后,玄衣立刻让人去查。”

“嗯,走吧,咱们去吃点云都特有的好东西。”喏喏脸上又恢复了一派天真,转变之快,让玄衣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是!”难道刚才她真是眼花了?怎么感觉小小姐气场十足呢!甚至从她身上感受到了王爷的影子,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古灵精怪的小小姐,越发吸引她去跟随了。

看着主仆两个人没心没肺的逛街,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都她他们捏把汗。

这两个人还真是半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处境,等会儿云家的人找来,他们就是想逃都逃不掉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该过问的,熙熙攘攘的人群重新散开,街上又恢复了热闹。

等云家的下人接到消息,云舒已经疼的晕厥过去。

“快快,大小姐在这里!”动用了四名孔武有力的女子,才堪堪将云舒给抬到马车里。

云府的主夫也就是云舒的亲生父亲,看着女儿被打成这副惨样,顿时气的睚眦欲裂,“是谁?到底是谁敢把我家舒儿打成这副模样?我要把他揪出来,千刀万剐。”

“主夫,大小姐身上有伤,咱们还是先回府,医治大小姐的伤要紧!”身边的随侍小厮提醒道。

“你说的对,先救舒儿,等舒儿醒了,本主夫要亲自要了他们的命!走,回府,派人去通知大人,让大人出宫后立刻回府。”主夫发话了,下面的人哪里敢有人不从,立刻去安排,派人到宫门口迎接大人回来。

云府那边,听说大小姐受伤,整个府里都人仰马翻起来。

云鹿卓回府后,竟然听说自己女儿被人打了,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冲出来,刚刚楼兰诺叮嘱过她,让她仔细云都内的事,不能随意惹事的话全都抛之脑后。

“来人,把今天跟着大小姐出门的下人全都弄到院子里,本大人要亲自审问,一定要把殴打我儿的人给抓出来,千刀万剐。”竟然还有人敢挑衅他们云家,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云鹿卓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她,现在的她根本就不知道隐忍为何物。

她作为楼兰诺的母家,自然是跟她站在一起,宫中的那些人少不了云家的人出钱出力,她更知道,女皇早就被楼兰诺给捏在手里,此时的她,有恃无恐。

“是大人,小人现在就去叫人。”

等云府的下人全都叫过来,一整排六名护卫跟下人,看着云鹿卓铁青的脸顿时吓的噤若寒蝉。

他们都知道,只要大小姐受半点伤,他们这些下人就要承担后果。

而今天大小姐被打的这么惨,被人抬着回来的,大人指定要拿他们下人出气。

他们吓的面如死灰,大气都不敢出。

“今天到底是谁打的舒儿?你们可看清楚人了?”云鹿卓森冷的声音充满着杀气。

“回……回大人,是一名长的极为出众的小公子,他身边带着一名护卫,那护卫武功高强,我们等都不是她的对手,求大人饶命。”那下人说完就砰砰的磕头,生怕磕慢了小命不保。

“是吗?既然你们都是无用之人,那本大人要你们还有什么用?来人,将他们拖出去,每人打五十板子丢出府去。”云鹿卓挥挥手,就有下面的人将人拖出去。

真要五十板子打下去,别说双腿,整个人不死也废了,再被丢出去,只怕他们都要活活饿死。

“……”求饶的声音都没有,外面就不停的传来惨叫,没多久,声音就断了。

“大人,人都已经处置了!”

“嗯,把那人的画像画出来,本大人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挑衅到我们云府的头上了!”云鹿卓说完进去看自己的女儿。

这边,喏喏已经坐在了云都城中最大的酒楼,洪云楼里。

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好吃的,色香味平平,半点都没引起喏喏的兴趣。

“难怪爹娘之前在雪黎国的时候就买了那么多好东西,原来梁国的东西真的不好吃。”她还想一饱口福,现在看来……

算了,她有些想娘了。

吃的没吃到,玄衣带着她买了几套梁国女子才能穿的衣服。

不过最让她开心的是梁国男子的手艺非凡,他们做出来的簪子发钗金银首饰都别具一格,好多都有独特的地方,喏喏很喜欢,一口气买了几盒首饰,花了上万两银子。

当玄衣要掏银子的时候,见小姐自己从腰间的包里随手拿出两万两,顿时感觉自己好穷。

原来小主子这么豪,难怪主子不担心小主子会没银子用。

“玄衣姑姑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喏喏可以买来送给你,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别客气,反正这些银子也是我昨天赚的外祖父的。”喏喏豪迈的拍着胸口。

玄衣心中感叹,不愧是小主子,连主子的银子都能赚来。

要知道,虽然王爷有银子,也是有钱人,可真正能从他手里抠出银子来真没几个,小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最终玄衣也没挑选,还是喏喏硬是给她买了两件发簪。

都是极为简单的样式,白玉雕刻而成,上面有一朵白色的玉兰花,模样清雅大方送给玄衣正好。

“玄衣多谢小小姐!”玄衣长这么大,还真没人送过她这般贵重的东西,心里一下被填上了暖意。

“不客气,咱们走吧,再去看看别的地方……”喏喏在城中转了半天,直到玄衣提醒,他们才重新回了王府。

当然,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喏喏没敢走前面,让玄衣带着干脆从后门进去了。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