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第一千九百九十章:上街遇挑衅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上街遇挑衅

“小姐放心,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了,等会儿她送来消息,咱们就进去,保证会让王爷喜欢上小姐!”等生米煮成熟饭,楼兰洪天想不认账都不行。

就是太委屈小姐了,只怕会被王爷错认成别人,被喜欢的男人错认,小姐这么骄傲的人,她能受的了吗?

鱼露有些担心,可看着小姐这般执着,她也只能咽下劝慰的话。

这次一定不能失败。

而书房那边,早上楼兰洪天都会在演武场待两个时辰,而圆圆在陌府的时候就已经养成了早起练武的习惯,自然也不能落下。

整个王府,一老一少就在演武场练了起来。

楼兰洪天看圆圆手势一板一眼,打的拳法也是刚劲有力,心中满意极了。

不愧是陌染那家伙的儿子,果真有乃父之风,至于喏喏小家伙,刚从房中出来,小脑袋一点点的,格外可爱。

楼兰洪天感觉自己前面这么多年都白活了,早知道他有了这么可爱的外孙跟外孙女,他早就跑到北辰国去认亲了,也不至于连两个小家伙这么大了才知道他们的存在。

还有玉儿,自己从来没在她身边照顾过一天,让她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要不是玉儿无意间开启了圣物,只怕还窝在玉家村里,恐怕也没办法长成现在独立又能够配得上陌染的女人。

只不过当初想要刺杀媚儿的人,只怕现在不容易找出来,不过不要紧,他一定会将这个人揪出来,然后将人千刀万剐!

竟然这般狠毒的拆散了他们一家人,简直是天理不容。

“王爷,时辰差不多了,还请您跟小公子回去用饭。”吴管家进门,躬身行礼道。

“王爷,女皇刚刚送消息过来,让您明早开始上朝。”吴管家也不知道这女皇到底是怎么想的,主子回来这么久了,偏偏这个时候派人来请,难道是朝中人有了什么微词?

王爷这么多年没回来,就这样公然入宫只怕不妥吧?

“嗯,明天让人准备本王的朝服。”楼兰洪天这两天没有行动,只是贪恋想跟两个小家伙独处的时间,所以才没进宫,现在既然有人迫不及待来请,他自然要跟着进去看看。

“王爷,那咱们的人……”吴叔不放心的道。

“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许动。”楼兰洪完就带着圆圆往膳堂去了。

喏喏见他们进门,软糯糯的笑道:“外祖父,你们可算来了,今天有水晶饺还有粥!只是这米好奇怪,竟然是黑色的!看着黑漆漆的,闻着却很香,我都没尝过。”

喏喏也是第一次见这样黑色的粥,玄衣告诉她的时候,她还不信,闻到味儿才觉得香。

楼兰洪天过来摸摸她软软的头发,“小丫头,既然饿了就不用等我们。”

喏喏抿抿唇,“不可以,娘说过,这样是对人不礼貌。”

楼兰洪天点头认可,看来玉儿把他们教的都很好,“行了,那现在我们来了,咱们吃吧!”

“嗯,哥哥吃饭,外祖父吃饭。”喏喏看看粥,想尝又对黑乎乎的颜色有些不喜,筷子有些迟疑。

“嗯好,吃饭!”桌子上三个人用饭,楼兰洪天只是看她一眼,见她不动也没说什么。

喏喏终于鼓起勇气吃下一口,尝到香香的味道,吞咽的时候似乎还有种甘甜味,喏喏吃的高兴起来。

圆圆似乎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道,“外祖父,这种米是不是在梁国也很贵?”

“嗯,还算可以!”他摄政王府就是天天吃这种米,他也能管够。

“到底是多少文?”圆圆似乎对这种米的价格有些执着。

楼兰洪天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他也想知道小家伙脑袋里在想什么。

吴叔立刻道:“小公子,这种米是梁国南山那边特有的,所以价格比较贵,一斗要十两银子,一年也只能得个一两万斤,一半要送进宫里,另外一半专门供给云都的达官贵人,咱们王府每年也只留下一千多斤,之前因为王爷不在府里,所以每年的量都存去宫里,这么多年,少说也要几万斤了!”

十两银子!这简直就是天价!别说普通的百姓,就是一般的官员也吃不起。

圆圆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普通的大米一般是二十文一斗,差点的米也要十五文,而村里人卖出去也只有七八文一斤,一年辛苦才只得一二百斤米全都卖掉,也只能赚三四两银子,这样的话辛苦的都是百姓。”

“外祖父,这么多年梁国可有人试着种过这种米?或者可留有米种?”若是能够种出来,那岂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到这种米?

就算吃不到那付出同样的辛苦,也能多赚不少钱,至少能让百姓的日子变好。

楼兰洪天哪里不明白圆圆的意思,心中却着实诧异,没想到他小小年纪竟然能考虑到民生疾苦!甚至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

虽然没有人种植出来过,可十两银子一斗的米,种植出一万斤,那可就是十万两银子,这就是天价!

若说别人只怕没有这个本事,可要是米种落在玉儿手中,她肯定能够种出来,而且产出的米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见外祖父没答,圆圆眼中兴奋的火苗一点点变的暗淡下来。

“米种不是没有,这件事我让吴管家帮你去问问,等有消息就给你送过来。”楼兰洪天对米种的事真不知道,毕竟那边的事都是吴管家在负责。

而吴管家自然点头答应,想着公子想要的东西,只怕是天上的星星,王爷都会点头给他。

“那就多谢吴叔了!若是能寻到,本公子一定要赏你!”圆圆还是第一次表现的像个孩子,连楼兰洪天都笑了。

祖孙三人吃完饭,楼兰洪天考究了一下他的学文,命人给大儒钟良天送消息让他这几天暂时教圆圆学问。

当年他救过钟良天全家的命,这么多年也没还,不如趁这次机会帮那老头了了心愿。

圆圆倒是没觉得如何,反正他在北辰的师父也是当世的名流,虽然不是鼎鼎有名,却是她娘亲自请回来的,学问自然好,更重要是眼界。

圆圆要读书,喏喏带着玄衣打算出门。

来了云都,一直都住在城外,后来进城后,爹娘又担心会随时暴露,就一直困在院子里,好不容易可以光明正大的出门,喏喏可不想错过。

玄衣有些担心,“小小姐,您的样子只怕需要遮一下,还有这身装扮。”

小小姐的容貌跟当年的圣女有三分相似,虽然圣女的事早就过去那么多年,还是有不少老人能够知道。

为了给小小姐减少麻烦,还是戴着面纱比较妥当。

因为在梁国,一般戴着面纱的都是男子。

“好玄衣听你的,再不走就到中午了!”喏喏一身月白色的锦袍,墨发被挽在头顶,白嫩如玉的面容上,两道柳眉也化成墨眉,平添了三分英气。

虽然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可她的模样却更像精致的小玉公子,公子如玉应该就是形容小小姐的!

连玄衣都晃了眼,小小姐才这么点就已经能引的男女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要是等她成年,只怕……

果然蓝颜祸水,这不转眼就有不怕死的上前来搭讪。

“这位小公子好生面生,好像在云都不曾见过,墨非是刚进云都不久?我是户部侍郎家的大小姐,若是小公子不嫌弃,不如让本小姐给你带路可好?”看着面前突然冒出来的丑女人,喏喏的好心情有被打扰。

“谁给你的脸,让你有这样的自信能够随意的在街上走动?”喏喏声音做了伪装,声音压的低低的,倒是让人听不出女声,反而有种雌雄莫辨的感觉。

“什么?本小姐为什么不能随意的走动?这云都还没有本小姐不能去的地方。”女人显然没听出喏喏的嘲讽,还洋洋自得的开口。

旁边的小厮忙上前,脸上有几分忐忑,“那个……启禀小姐,她刚刚是在说小姐您……太丑了!所以才……”

“啪!”宽厚的八掌就像蒲扇,一耳瓜子打下来,小厮在原地转了了一圈,噗通跌在地上,嘴角挂了血。

他却不敢求饶,沉默的从地上爬起来,怯怯的看着眼前高壮的女人。

喏喏还是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梁国男人竟然如此弱不禁风。

倒是让她蹙起眉头。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本小姐给你引路,那是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本小姐的耐心有限,若是你敬酒不吃,那本小姐……”

“你想如何?”喏喏半点都不带怕的。

拼爹,她可以亲外祖父。

至于拼人,玄衣一个可以打她十个,就这么点本事还敢出来耀武扬威,惯的她!

“自然是要本小姐亲自教教你什么是,尊卑!”说完直直看向她,手指攥的咔咔响,脸上的肥瘦疙瘩都挤在一起,格外恶心。

“嗯,尊卑是好东西,还是本公子先教教你吧,玄衣,别让我再看着这张脸,丑的天理难容,影响本公子吃东西的心情!”喏喏说完径直越过她,没等走远,背后已经传来一声声惨叫。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