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事情败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事情败露

“到底怎么回事?说!”楼兰洪天的气场,饶是玄衣这个经常面对的人,脸上的表情都僵了一下。

王爷还是那个王爷,只不过在小主子面前才会露出他柔和的一面,这么多年没见,王爷的气质似乎更甚从前。

若是岳雪那个女人还是觉得王爷还会顾及她母亲,只怕这次有点悬。

玄衣不敢有任何隐瞒,将之前她跟喏喏听来的消息全都说了一遍。

旁边的吴叔听完简直都要怒火中烧了,没想到在摄政王府竟然还有人敢动王爷的心思,简直就是在找死。

“王爷,是手下失察,我现在就去查,一定将那两个人给揪出来。”吴叔觉得有些无颜面对王爷。

王爷把整个王府交给他打理,一直对他信任有加。

之前他不动岳雪跟岳雪联络的那些人,只是觉得那些人都只是脚底的臭虫,根本不足为虑。

没想到才几年的功夫,是他大意了,竟然让他们把心思打到了王爷头上。

“王爷……”

玄衣有些欲言又止,她是知道吴叔不容易的,毕竟府里不仅有一个岳雪还有一个乳娘。

虽说全嬷嬷对王爷忠心耿耿,可她在府里俨然一副老夫人的做派,甚至没把吴叔放在眼里。

“吴叔,本王既然让你做府里的管家,就是将整个王府都交给你,无论府里有什么人,只要你觉得是对的,都可以放手去做,如果不行,不是还有本王吗?不必多说,等会儿下去领十军棍吧!”十军棍对吴叔来说已经全极轻的惩罚了。

就因为有她挡在面前,岳雪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甚至会拿全嬷嬷来做挡箭牌,吴叔也知道,王爷对全嬷嬷的感情不一般,所以才会处处容忍,现在却因为这样被处罚,玄衣看着吴叔有些心疼。

吴叔躬身行礼,道:“是,多谢王爷不怪罪。”

楼兰洪天负手而立,站在窗口,看着满院的景色,眼中却是清冷异常,让人不寒而栗。

“玄衣,不必去抓人,既然他们想动手,本王又怎么能不满足他们的心愿呢?明日本王会去书房,不必安排人手,本王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这样胆大妄为!”楼兰洪天已经许久没感受到这种被人陷害了,对背后的人,还真是有几分期待。

千万别让他失望才好!

“王爷不可!若是那人再突然想出别的毒计呢?手下担心……”玄衣是担心楼兰洪天的身子。

王爷这么多年,虽然看着还是健壮异常,可她却清楚,当年王爷上战场的时候,大伤小伤不少,最近两年身子也有些虚弱,若是……

“放心,本王还没老到动弹不得,一般人想要杀本王,还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功夫。”楼兰洪天犀利的声音让玄衣噤了声。

“是王爷!”知道再劝说已经没用,玄衣躬身行礼。

“嗯,你说这件事被喏喏知道了?”楼兰洪天手碾在大拇指的玉扳指上,捏出一声声划裂的声音。

那是一块上好的祖母绿的玉扳指,上面清透没有半点杂质,一看就价值不菲。

“是!就在小小姐在寻找宝贝的时候,手下原本想带着小小姐离开,可小小姐……并不走。”玄衣想起喏喏那双狡黯的眼睛,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小小姐不仅不打算走,甚至还非常想留在那里听呢!津津有味的,真不知道小小姐是怎么长的,那模样就像一只……偷到宝贝的小狐狸。

狡黯又灵动,看着她那清澈的眼睛,让人不忍拒绝。

“那小丫头,不愧是玉儿的女人,这件事本王不希望被小小姐跟小公子知道,你该知道过去怎么说了?”他可没忘记,刚才喏喏离开的时候,她那不满的小眼神。

这会儿要是玄衣过去肯定会被抓着问个不停。

“是,手下明白。”玄衣觉得他们王爷终于遇到那个让他变柔和的小人。

不过小小姐跟小少爷也真的是很招人稀罕。

“吴叔,等过了明天你立刻让人去府里排查,将府里的下人都给我过一遍。”府里只有他的时候他不担心,毕竟他有武功,也是王府的主子,下人也不敢怠慢。

可现在府里住了两个小家伙,要是藏着包藏祸心的人,一个疏忽就极有可能让他们受伤。

玉儿还不肯认他,现在要是让两个小家伙在府里出事,别说玉儿不会原谅他,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是王爷,不过岳姑娘的院子里有几个都是她从岳家带过来的人,手下担心他们不会容易让人查!”毕竟那些下人都是属于岳家的,不是王府里的人,他若是强硬的让人去查,只怕会引起王府跟岳家的不满。

楼兰洪天冷哼一声,嘴角嗤笑一声,道:“由不得他们,若是他们不许那就滚出王府,真当我摄政王府是外面的菜市场?说来就来!”

吴叔得了楼兰洪天的准话,下起手来自然也就不必顾及了。

他当年也是跟随王爷出生入死的人,哪里会由着那些下人嚣张。

书房里的事谈完了,玄衣回了喏喏身边。

“玄衣你回来了,外祖父怎么说?是不是要把人抓出来?”喏喏亮晶晶的眼神中分明含着好奇。

玄衣面色平静,果真被王爷猜到了,小小姐果真会询问。

“手下不知,这种事自然由王爷决定。”

喏喏圆溜溜的眼珠子滴溜转了一圈,就忙上前抱了玄衣的胳膊,乖巧的撒着娇,声音软糥的像糕糖,“玄衣姑姑,你忍心拒绝喏喏吗?”

若她不是已经见识过小小姐的厉害,她还真被说软了,和盘托出。

喏喏软磨硬泡,最后都吓的玄衣使用轻功逃走了,才罢休。

圆圆看着她,双手将书合上,眼神平静,连声音都没有起伏,“你想去看?”

喏喏毫不犹豫的点头。

她今天好不容易听来的她怎么能不去见识见识呢?

那可是蛊毒,在北辰国轻易看不到。

“你过来,咱们明天这样……”圆圆在她耳畔嘀咕了一阵,就见喏喏的眼睛越来越亮!

不愧是圆圆,心思比她多多了!

见人已经哄住了,圆圆重新将书打开,“不许再吵,也不许再走来走去。”

喏喏撇撇嘴,臭哥哥,肯定是嫌弃她打扰到他了,才会帮自己想办法。

不过明天能自己亲自去看,她就不跟他计较了。

此时岳雪的院子里,灯火通明,有些忐忑。

“你说,明天真的可以吗?”岳雪心怀忐忑,忍不住询问道。

“大小姐放心,奴婢已经确定过了,这寻爱蛊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并且混杂在茶叶当中,见水就溶,肯定不会被发现,小姐只管等着奴婢叫人就成。”

这种蛊毒是她特意饲养的,之前从来没拿出来过,在一个下人身上实验过,只要人喝下去,自然的就会将眼前的人看成心底最渴望的人,只不过小姐要委屈一下了。

岳雪已经顾不得了,她这么多年心里眼里都只有他,不管怎么样,她都想得到他。

依着她对他的了解,若自己成了那个男人的人,他绝不会弃自己不顾。

她嫁进王府,日久生情,肯定能融化王爷的那颗冰冷的心。

“夜深了,小姐您该歇息了,明日您要以最好的样子出现在王爷面前,到时候他还不是拜倒在您的裙下!”鱼露的话果然奏效,也安抚了她不安的心。

“鱼露,有你在真好。”岳雪心里踏实多了。

“小姐快睡吧,我在这里守着您!”鱼露说完就帮她盖好了被子,人窝在床边看着她。

床上传来绵长的呼吸声,鱼露才看悄悄偷懒她几眼。

“小姐,我的小姐,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的姑姑啊!有姑姑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绝不会。”岳雪当年的父亲,家里曾经也是名门显赫,后来因牵扯到一桩案件里,全族的人都被发配了。

当年她还小,只有八岁,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跟兄长也只见过几次。

她被送去苦寒,后来她的母亲冒着身死的下场,才换来她的逃脱。

当初她一个人,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曾经想回来报仇,将他们一家人的冤情揭露,可才刚到云都就被识破了身份。

次日就被人刺杀,昏死在路上,后来碰巧被出门逛街的岳雪救回来,她担心自己会被盯上干脆隐瞒了身份跟容貌藏在了岳府。

她之所以能守在岳雪身边,做她的大丫鬟,大概是偶尔间能跟兄长相似的地方。

只可惜,自己的兄长才活了没多久,人就去了,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真相。

鱼露这一留就留到了现在。

看着他们家血脉的延续,鱼露舍不得看着自己的侄女伤心,无论如何她都会帮她达成心愿。

一夜无词,次日岳雪起个大早,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换下来,又重新换上,脸上的妆容也总觉得不满意。

她今天一定要以最好的样子出现在王爷身边。

“鱼露,我好紧张,若是失败了,王爷他会不会查到我的头上?当年的事王爷就曾经警告过我,若是我再敢动其他的念头,他会亲手把我送走,我担心……”岳雪是真怕事情败露,到时候难以收场。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