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番外之初开(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贺朝贺阳贺曜一同上前。

裴太后先拉起贺朝贺阳的手,满心欢喜:“阿圆阿满都长这么大了!这般英气勃勃,好!都是好孩子!”

贺朝贺阳自诩是大人了,被当着孩童一般夸赞,颇有些别扭。不过,面上却未流露出来。

眼前可是大楚最尊贵的太后娘娘!

虽说太后娘娘一直十分喜爱他们兄弟。不过,到底都是八年前的事了。时隔这么多年,他们对宫中的记忆已经模糊,说话行事还是谨慎小心为上。

裴太后又将八岁的贺曜搂进怀中:“三郎都八岁了。哀家还是第一次见你。好孩子,以后进宫来读书,每日都来陪哀家用膳说话可好?”

贺曜乖巧地应道:“娘叮嘱过我,以后要代替娘亲陪伴太后娘娘。”

裴太后心怀大慰,恨不得将外孙们都搂进怀中疼爱一番。

不过,贺朝贺阳都是少年郎了,显然对她的热情有些不自在。

裴太后从惊喜中冷静下来,笑着说道:“你们三个来见过皇后和嘉柔公主。”

贺朝兄弟三个应下,再次跪下,向梁皇后行礼。

梁皇后病愈没几日,整个人清减了不少,柔声笑道:“都免礼起身。”又对着身侧的元熙笑道:“熙姐儿,这是两位表哥,三郎比你小了两个月,你称呼一声表弟便可。”

八岁的嘉柔公主元熙笑着应了,上前和表哥表弟们见礼。

贺朝贺阳看嘉柔公主第一眼,都有些吃惊,迅速对视一眼。

不是元熙生得不好,事实上,元熙小小年纪就已是个美人胚子,明眸皓齿,一笑间清**人。

像极了他们的亲娘程锦容。

贺朝贺阳还能忍得住,贺曜却是童言无忌的年龄,笑着说道:“公主殿下,你和我娘长得真像。”

元熙对俊秀温文的贺曜也有着天然的亲近和好感,小声笑道:“我见过锦容姑母的画像。父皇也说我生得像姑母。三表弟,你和我父皇也生得像呢!”

可不是么?

贺曜和宣平帝年少时生得肖似。不仅是气质,就连五官眉眼也像得很。

梁皇后看着眉眼肖似丈夫的小小少年郎,心中喜爱就别提了。她招手示意贺曜上前,细细问起了贺曜在边关的生活。

贺曜平日都跟在兄长们身后。平日长辈们问话,都由大哥二哥回答。这还是第一次轮到他做主角。

小小的贺曜挺直了腰杆,对答如流。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爱。

梁皇后此刻便是这样的心情。她温柔地对贺曜说道:“以后你在宫里读书,就住在仁和宫里。衣食起居缺什么,只管告诉本宫。”

贺曜乖乖点头。

贺朝贺阳又对视一眼,迅速交换一个眼神。

他们都长大了,思绪敏锐。有些事,程锦容没说,他们也能隐约猜出一些。譬如三弟进宫读书一事,其实有些奇怪。

贺家立再多战功,也是臣子。

宫中若有皇子读书,贺曜进宫做伴读也说得过去。可天子膝下空虚,只有嘉柔公主。贺曜进宫,难道要做公主伴读不成!

裴太后似是看出了贺朝贺阳的心思,温和笑道:“哀家人老了,如今寂寞得很。宫中只有熙姐儿,太过冷清。所以,哀家便召了几个娘家后辈进宫读书,也是陪一陪哀家。”

“你们进京迟一些,裴家兄妹四个,在半个月前就进宫来了。他们现在都在上书房里读书。”

“三郎和裴念一般大小,以后住在一处便是。”

“哀家的孙女巧儿,也是自小在宫中读书的。哀家想着,为巧儿选一个伴读。过两日,就令江家的五小姐婉婉进宫。”

朱巧儿是裴太后的外孙女。江婉婉的亲娘裴绣,是裴太后的亲侄女,江婉婉是裴太后的亲侄孙女。裴璋裴珏兄弟的儿女,也都是裴太后的娘家后辈。

这年头,就是普通人家的老太太,养几个娘家子侄后辈也是常见的事。

更别说裴太后了。

贺朝贺阳听到此事,心里暗自雀跃。心里那点疑惑,飞快地被抛到了脑后。

裴太后看在眼里,又是一笑。

她确实有提携裴家后辈的意思,不过,更重要的是为三个外孙挑媳妇……这一点,她和宣平帝心中有数,就连梁皇后也不清楚。

裴太后看向梁皇后,笑着说道:“哀家想着,也为熙姐儿选两个伴读。从梁家选一个年龄合适的,哀家看着,你的侄女芳姐儿就很好。”

芳姐儿是梁皇后兄长的嫡女,也是元熙嫡亲的表姐。

梁皇后哪有不愿意的道理,忙笑着应道:“多谢母后。”

裴太后又道:“哀家记得,程家也有同龄的小姑娘,叫程瑶。让她也一并进宫,给熙姐儿作伴。”

程瑶,正是程景宏和叶轻云的爱女。

论门第,程家比梁家差了一大截。

程太后想抬举程家,显然又是看在程锦容的颜面上。不然,为公主选伴读,压根选不到程家。

梁皇后柔声笑道:“母后说的是。”

……

宣平帝一散朝,便来了仁和宫。

宣平帝见到英气蓬勃的贺朝贺阳,心里喜爱至极:“阿圆阿满都长大了,比朕还要高一些。”

宣平帝身量中等,在男子中不算高。

贺朝贺阳都像亲爹,十二岁时就有成人一样高。现在并肩站在一处,比宣平帝高小半个头。

贺朝贺阳齐齐恭声道:“多谢皇上夸赞。”

宣平帝笑道:“论血缘,你们应该叫朕一声表舅。在朕面前都随意些,不必拘谨。”

贺朝贺阳都长大了,自不会像小时候那般胆大无忌,一起笑着应了,并未放肆。

宣平帝心里有些遗憾,又看向贺曜。这一仔细打量,宣平帝的喜悦几乎溢了出来:“三郎和朕少时一般模样,生得真是俊秀。”

梁皇后抿唇一笑:“也不知皇上是夸三郎,还是自夸呢!”

宣平帝哈哈笑了起来,叫过贺曜,拉着贺曜的手仔细问了一番。

贺朝贺阳:“……”

兄弟两个看着懵懵懂懂的三弟,再看一眼美丽可爱的嘉柔公主。

看来,三弟以后是要做驸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