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番外: 三哥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启明二年,到南海郡时正值新年,但气候如春。姬三读过颜辉的书,亲身到了却不觉得有什么好,城很小,没几间像样的宅子,连南海夫人的屋宅他都看不上眼。

听说郊外有家土地主要卖宅子,他没抱希望,不过采蘩雀跃得很,说那里离海近,一早就催着他去看。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对她说不,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更加令他无力。他曾经杀人不眨眼,因为自己短命,也不惜别人的命,直到遇见她。她是他的任务,而杀手最怕就是爱上他任务中的目标。

他这会儿靠着车辕,看她和掮客砍价砍得眉飞色舞,虽然觉得这宅子太土,他想他能将就了。看不到海,但青山绿水傍依,还有她是女主人,住着应该挺惬意。

拢宁在旁边嘀嘀咕咕,“城里就跟我们那儿的镇子差不多破,还要住到郊外来,这前后只有鸟拉屎的地方,进城还得大半个时辰,还让不让人过好日子了。我就不明白,天下那么大,要说远离朝廷之类的破事,苏杭也很好,为什么非来南蛮之地。”

“你跟楼主抱怨去。”姬三斜拢宁一眼。

拢宁道声不敢,又笑嘻嘻瞅着姬三,“公子,别再看了,眼珠子掉出来啦。这对你可是天大的好机会。蘩小姐不记得独孤棠,要跟你在一起解蛊,如今可是日日相伴。以公子哄姑娘家的本事,对你日久生情是迟早的事。”

“你好像忘了独孤棠让我画过押,而采蘩只要解了孟婆灰,就会想起一切。你小子想让我被这两人追杀到死?”姬三没好气。

拢宁刁鬼,“让蘩小姐心甘情愿喜欢你不就得了?她要是变了心,独孤棠说得再狠,但到那时候肯定什么也做不了。为什么?因为他是最宠着蘩小姐的人,跟公子你一样。”

姬三心一动。

这时采蘩谈好了价,兴冲冲跑向姬三,怕掮客听见,特意凑近他耳边说,“三哥,三哥,这么大个庄子才五百两,在长安只能买个小花园,赚大了。”

她高兴得时候,喜欢重复喊三哥两遍。姬三听着,心里就柔软了,笑道,“是赚大了。里面的宅子是老了点,不过可以重建。最重要是这般山明水秀,不出门就享受得到。”

“没错,而且往东二十里就是海港,快马半个时辰便到。我听说常有海外的商人入港,有很多新奇的玩意。”采蘩没有从前的记忆,笑得明媚,不在乎自己的美貌妖娆,清高尽收,很在乎家人,包括姬三在内。

“那就买吧。”吩咐拢宁去下定。为了让采蘩对姬三产生信赖感,一路以来姬三是家长,掏钱的事肯定他来。

“谢谢三哥,我太喜欢南海了,就好像是在这里出生长大似的,很熟悉。咱们赶紧回去,告诉钥弟和雅雅总算不用住客栈了。”道声阿弥陀佛,采蘩上了车。

她和独孤棠来过,城里酒楼的小二还记得她,差点就提到独孤棠这个人,害得庄王夫妇和大家手忙脚乱了一番。姬三沉眸,苦笑。

启明二年,三月。庄子正在大兴土木,到处都是工人。

姬三穿过桃林,找到采蘩。他本来只是散步,走着走着就变成了找她。她一身桃粉高腰裙,丝绦轻舞,桃花如飘雪,衬她似飞仙。她的脚下是碧池一泓,池对面有岩石,岩石间一朵蓝莹金蕊的花。自从三日前将彼岸无夏引出之后,她就成了这里的访客。他故意加重脚步,引她微笑回望。

神奇的彼岸无夏。两者互相感应,就能释放解毒剂。两者相合,不但无毒,还能克毒。

“三哥,三哥,彼岸无夏多恩爱,羡煞旁人。你说我能不能像彼岸那样,找一个像无夏的夫君,如果哪天我不见了,他会寻我一生一世。”她道。

“……我会的。”明日就要为她解孟婆灰,她会想起一切,所以他想可以告诉她了,至少无憾。

“……”她的眼睛亮亮望着他,伸出手来。

他上前握住,不敢再近。

“三哥喜欢我,不是兄妹那种喜欢。”她不是在问他,而是陈述。

“我喜欢采蘩,从不把你当妹妹。”他答,这辈子最认真的时候。

“如果我也不把三哥当兄长就好了,但——”她圈圈自己的心口,“我不能骗自己,不能骗三哥,这里在等一个人。我不知道是谁,却知道不是三哥。”

他笑,无比朗然,“我知道,只是不亲耳听你说,我总不能甘心。从今后,你我就是亲兄妹,无论你稀不稀罕,我都会护你一生。”

“稀罕,怎么不稀罕?”她的头在他肩上很快靠了一下。

他才闻纸香,却已远离,心空了,但痛到麻木。

“三哥,昨晚那个戴鬼面具的人,你叫他老六?那是我六哥?”她随口问的。

“不是,他是——我的结义兄弟,排行老六。你娘请他做些事,如今事已了,他特地来辞行,从此要走自己的路了。”想了想,决定告诉她,“他帮过我几次,也帮过你几次,你跟他大哥很熟,都爱造纸。”

她听到造纸而眼亮,“他大哥叫什么?”

“西骋。”弟弟叫西驰,到头来选了跟随死党,但楼主和他皆尊重那样的决定。

她蹙眉,哦了一声,照例想不起来。

“明天以后,都会记起来的。”他忍不住伸手揉揉她的眉心,“你是继续看花,还是跟我到城里逛?”

她拉着他就走,“白吃白喝,傻子才会不去。”

启明二年,六月。

在采蘩进屋时,姬三就醒了,他的功力已恢复三成。他听到沙沙的纸声,眯开眼,看她又在读今早那封信,心里泛上苦涩。

孟婆灰的毒已解,但她没有立即恢复记忆,而只有凌乱的片断和突来的景象,对嫁给独孤棠这件事充满疑问。因此,他存着一丝不良的侥幸心:如果她永远想不全而排斥独孤棠,他也许守得到一天——

然而,这时,他全明白了。她疑问,她犹豫,但独孤棠这个人已经在她心里扎了根,只需一个画面就能击败他这些日子所有的小动作。否则,她不会来。这封信是独孤棠写给庄王的,她早上装作没事,现在又来看,就是她认出了独孤棠的笔迹。她不说,因为知道他对她的感情。

他当不了好人,所以他睁开眼,“妹妹这么晚了还没歇息?”

“……”她的尴尬神色一晃而过,“三哥,这信我能借去么?”

她曾经过目不忘,这会儿看过两遍还不确定。他心疼她,却不能说,只道,“要回信?”

“嗯,这信里有些内容让我挺在意。三哥既然醒了,听我说一个异想天开。”她坐了下来。

他真想说,如果事关独孤棠,就免了。他觉得放下她实在有点难,受不了她为别的男人牵肠挂肚,哪怕那男人有资格拥有,他没有。

可是,他开口却是,“说吧,信里有什么让你看了两遍还不够,我也好奇。”

她道,“那个新任太子太傅是大伯父吧。”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谈,但点头,“是。”

“大伯父真是本事,向家倒了,他却仍高官厚禄,带着姬家照样当名门贵族。你还记得,他在姬府的园子里有明暗桩,你我都以为和姬莲有关。”今早读第一遍,心里咯噔,想起颜辉的话来。

姬三挑眉,“不是吗?”

采蘩摇摇头,“姬莲狠毒,却从来没有运用过太大的势力。”

“你的意思是大伯父?可是他为什么需要养那么多卫士?”姬三眯冷了眸子,“采蘩,你在想什么?”

“颜辉和大阎罗合作,杀向老爷子,让向琚失去信任,摧毁了他们统一天下的美梦。这个大阎罗,连三哥都不知其真面目,但颜辉知道。他似乎认为我也能猜得出来,给我一个暗示。”

“大阎罗是大伯?”姬三的神情满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他是大阎罗,才对姬莲娘亲这样的女子偏爱。他处处想要独大,才放任或许是暗中指使她对你下了无夏。南陈破国,他游刃有余,摇身一变成为太子太傅。三哥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采蘩咬唇。

“意味着他将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还能坐上那张龙椅。”姬三冒出冷汗,“采蘩,你就是因此才要写信给独孤棠吗?”

“只怕大伯滴水不漏,如今又受太子器重,就凭我几句空口白话?”采蘩目光却坚毅,微微一笑,“我们都只能尽力,过好自己的日子要紧,可是三哥,我们大概回不去长安了。”

姬三回道,“这不是正好,反正你喜欢这里得很。”

采蘩摇摇信纸,走了。

启明三年。一月。

南云寺上开满梅花的小山坡,有两人在雪中喝酒,一人抱树干,一人躺树干,皆醉不清。

“秋路,你把光头一剃跳出了红尘倒是容易,给好兄弟一点建议,爱上别人的女人到底该怎么办?”姬三轻功完全恢复。

“什么时候我也没跟你是好兄弟。”灰衣僧人醉得睁不开眼,“要么你就学我,当和尚戒色,要么就离得远远的,再也别见那女人的面。”

一切久静。

“要么皮厚,你俩兄妹,亲近一些谁能说闲话。”别太打击他了。

树上人已不见,雪落了痕,声音传来,“我是她的三哥,是她的娘家人,赖在她家一辈子也无人能说闲话。但,我想保护她,就必须去中原。和尚,你留下别走了,我不会跟她写信,却会常写给你。”

僧人应了一声好。

姬三,一生深爱一人,无妻无子,后归南海,安度晚年。

---------------------

希望能解答亲们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