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第456章 送你一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麦子将采蘩带到了南面,那里有些小山,很容易藏匿行踪。阴山背后,月光都照不到的地方,搭了些小帐,数十个穿着各异的人看似分散,实则站岗。

“火龙会的人。”麦子简单说道,撩开一顶帐,示意采蘩进去。

采蘩一看清里面,立刻笑,“疤眼老板比我想得还精明,我让你到长安做生意,你却是跟着人做生意。”回头瞅麦子,见她麦肤似深了些,但不扭捏。

疤眼呵呵笑两声,“还好没听童大姑娘的,不然在长安扎了户也见不到人。”

知道麦子的双重身份,他就有了两种心情。爱慕之外,再加钦佩。这样的姑娘不是在家当贤妻良母的,但他也不需要贤妻良母,因此感情更深了一层。深了,反而放得开,不像从前连视线都不敢对上。

采蘩暗暗赞好。她不管别人的姻缘,但麦子是她的好姐妹,她祝福她能得到最好的,就如同对吴姬的祝福一样。

“童大姑娘。”巴歌小姑娘来行礼,机灵和乖巧的分寸把握恰好,将来不得了。

采蘩看到疤眼没那么吃惊,看到巴歌却诧异,“这么危险的地方你都跟着来?”

“我不带她来,我也别来了。”疤眼正好倒苦水,“童大姑娘,你收她当个丫头,行不?我实在受不了她了,会短命的。”

巴歌翻个白眼,“切,没有我,你娶不到某个好姑娘,一辈子孤家寡人。而且,我不当童大姑娘的丫头,我当她的帮手,有朝一日比她还要厉害,人人尊我一声巴大姑娘。”

说得好像她已经同意了一样,采蘩嘴角忍不住弯,“不用有朝一日,你现在就比我厉害。”她在巴歌这年纪的时候就是个傻妞。

疤眼却嘲,“巴大姑娘?听着就没将来了,别扭。”

战乱里的欢乐短而贵。这时外面传声进来,说有一小队人和一驾乌漆马车正经过月亮地,不会发现他们,但是否要探查对方底细。

乌漆二字让采蘩上了心,脱口而出,“查。”

无论是童大姑娘,还是独孤棠妻,她的声音里已有不容人抗拒的威。

帐外安静,甚至不问谁下的令,照那样吩咐的,立刻去查。不一会儿再来报,说那队人皆训练有素,很可能从西穆王营出来,以马车为守护的中心,所以马车里的人或物必定重要。

采蘩有些笃定那队人在护什么,想了想,问麦子火龙会这群人的实力。

麦子也听出采蘩有打算,但说火龙会比一般士兵强,打群架不见得输,遇到高手却是挡不住的。

疤眼坚决和麦子站一边,说他们最好安分守己,免得独孤棠那边打了胜仗,这边却损了夫人又折兵。

采蘩这次不倔,“好,不惊动,目送一程可好?”

“什么人?还要你目送?”疤眼奇道。

“师出同门,天赋横溢,但与我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一走,也许今生都不会再见面。”不能说他恶,他只是用另一种方式追求造纸的极境。采蘩不得不承认,正因为一个师父教出来的,身不由己就会记挂着。

“走吧。”麦子知道那是乌睿。

采蘩一笑,跟麦子出去,又叫上丁家兄弟。

夜色快掀过了,东方有一线白,一队快马护着车在草原上踏行。采蘩看到乌漆漆的马车,正是乌睿坐的。至少乌睿没跟错人,向老爷子真欣赏他的才华,给了他大展拳脚的天地,甚至当宝一样护着先行离开战场。她有点明白了乌睿的忠心。

风哗啦啦吹着草,小山坡突然滚落石头,马队队长伸手喊停下,仔细听动静。这时草木皆兵也正常。

巧不巧,就停在采蘩他们伏身的丘下。

车里的乌睿心念一动就站到了车外,丝毫不在意众卫急喊小心,放目望高。他出来时,老爷子告诉他,采蘩让独孤棠救了,最有可能在南边等,他或者会遇到。

“如果是你,就出来一见。”他说话音色暗哑,但此刻寂静,传到半空。

采蘩才有动的念头,麦子的手按在她背上,不用力,表明自己的立场而已。

“放心,你不阻我,我也不阻你。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面。”乌睿和采蘩都是心有七窍的人,敏锐敏感,能抓住常人看不到的灵觉。

采蘩拿开麦子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从草丛中站了起来,“乌睿,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等你一会儿了。”

看到马队躁动,她淡然漠视,“你们在我的包围圈中,纵有高手,也双拳难敌四手,而且我没有阻拦乌大匠的意思。”

乌睿也再令马队勿动,又对采蘩道,“我一人上来,同你走走。”

采蘩微笑,曰好。

于是,两人在坡上行,处于无形的“包围圈”中,下方一队人护航。

“帝王书我放在帐中,履行了承诺,不过老爷子似乎又要背诺了。”采蘩道。心中奇异得平和。

乌睿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包,“老爷子让我给你的,半年份。不是背诺,而是减诺,起因在你夫君强行要救你出去。既然遇到你,就给你了,省得我还要跑一趟国公府。”

“也是让我闭嘴半年的意思。”采蘩当然不客气,接过来收好,“男人都有自尊心,尤其独孤棠,不是乖乖等人放的。”

“因此让你少活半年也无所谓?”乌睿冷笑。

“一年半年有多大差别?”采蘩轻笑,手里也多了一样东西,“给你。”

乌睿一看,是折好的纸,打开看了,立刻盯住采蘩,“这是——”

“左伯秘宝。”瞧她多大方,“师父其实感叹没来得及给你,你既然还活着,我想来想去,还是遵照师父的意思吧。”

“你有这么好?”他没有给过她任何好处,只不过听向老爷子吩咐做,所以觉得这样的好处有些不真实。

“万一我活不过半年,万一于良还没开窍,世上总要有人把左氏造纸的奇妙传下去。你这个人我觉得不怎么样,但造纸的本事无可挑剔。而且,有秘宝也不见得你就掌握得了。”左伯过世后这么多年,子孙都十几代了,左伯纸还是失传。不过,采蘩这时严格执行点到为止四个字。

乌睿撇嘴,笑得十分自信,将纸收入怀中贴袋,“你我今后以纸相见。”

采蘩点头,“这是个好见法,因为我也实在不想再看到你。”说完,停步。

乌睿下了坡,上了车。马队很快成了绿野中的一点黑。但两人的感觉真没错,其后一生之中,彼此再也没见过面。

向老爷子闭目养神中,这些年四处奔波,浅眠不眠属于家常便饭。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尽管他劝自己不算输,但心里始终跳着火苗。西穆王该死,却死在鹰王手里。西穆该归向,却归了鹰王。采蘩该明日放,却今日就不见了。独孤棠那帮人的生死他还在掂量,却成了让他们反过来攻击他要撤的局面。越想深了,越火大。他为孙子经营多年,在认为最稳固的力量中心出了这么大的岔子,甚至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他突然头疼,这时马车竟慢了下来。

“怎么回事?”老爷子问。

“前方有乱石挡去了路。”车夫答。

向老爷子是多狡猾的老狐狸,闻言心惊,到车外来看,发现两面隔一座孤山绝壁,前方乱石堆了两三人高。只要堵住后路,他带的千余人就只能等死了。他顿时连声喊退回去,而这些人对他死忠,知道不对,也要先让马车先退。

马车安全退出山谷时,老爷子还以为自己多心,却突然一阵天摇地动,往后看,见山崖落下无数大石滚木,将入口堵死了。跟他出来的,只有百余人不到。

向老爷子怒睁双目,同时听到山谷中传来箭破风的嗖嗖声,顷刻惨呼声此起彼伏。他不忍,闭眼长叹。身旁蒙面的剑士们劝他快走,他但苦笑。

分明已经钻入了对方的圈套,能走去哪里?

“独孤少帅么?”他高声一扬。

有人哈哈大笑,声音却有些年纪,“老爷子太高看独孤棠那小子了。他耍些花招,没有援兵装援兵,把您吓得舍了西穆这块好肉,我真替您可惜。至于鹰王,虽有点本事收服了一些西穆人,但要上万人信服还需要时日,老爷子只要冷静想想,就知道如何处理摇摆不定这么简单的事。您当年一番滔滔不绝,才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甘愿为您鞍前马后的。是不是老了,算计太久心里成了病,您孙子都老大不小的,还没动手?”

向老爷子恨不能睁裂了眼,“是你?!”

“是我。”声音的主人出现在前方,悠悠而来,但老爷子周围出现了无数鬼影,“我等您举事等得太久,不耐烦了,只好自己动手。”

老爷子的剑士们亮出了剑。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然而面对数不清的影子,心里没有底。其中贴身保卫老爷子的四大剑客当下决定,杀开血路,护送老爷子出去。

但对面那个戴着血红鬼面的人,没有一丝怜悯之心。

-------------------------------

今天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