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第445章 死神的陷阱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殿下请立即回转。”监视鹰王的文参已经怒不可遏,“您悄入西穆领地已破坏两族去年订立的契盟,怎能全副武装靠近他们春日大会所在?”

鹰王没表情,看羊皮地图,“文参,我打西穆边界的时候,我收数千骑兵的时候,你的气概跑哪儿去了?高兴得一直让我把人往王兄那儿送。敢情拿好处不手软,碰到硬头就当龟。”

“这怎能同?”文参反驳,“殿下收服的不是西穆族人,是服从西穆的他族。西穆北牧都是草原王者,边界一向有能者统之的默契。您打西穆边界,西穆王没有发兵来救,可视为放弃,事后不影响两族盟约。然而,你深入西穆腹地,不但悄潜,而且还要攻打西穆王主力,简直是送死。”

“我要死了倒还好,文参是担心自己的命吧?”鹰王看完地图,终于对上文参的目光,却是一丝玩味,“我要是坚决不回转,你打算如何?”

“殿下若不听我良谏,我只好将此事立刻禀报王上。至于王上是否会因此断定殿下有反他的意思,那就由不得殿下了。”文参道。他本想早些传消息出去的,无奈因为鹰王不肯调兵回王营,他就派了最后几个手下通报王上,谁知派出当天鹰王突然拔营出发。

“据我所知,你的那队骑兵都已派出。要禀报我王兄,你得亲自去了吧。”鹰王耸眉。

“就算我亲自跑一趟,也要将殿下所作所为告知王上。且不说西穆王帐下三万人马根本不是殿下的几千骑兵能敌对,若侥幸胜了,王上也不会给你好果子吃。”文参不怕得罪鹰王,横竖他以这个监参的身份在这儿,干得就是得罪人的事。

“其实你真是误会。如你所说,西穆王三万兵,我只有数千,哪里是要去跟他对着干呢?王兄娶了西穆大公主,我看王嫂貌美贤淑,想西穆王教女有方,又听说他还有两位公主,就想求娶一位罢了。”鹰王慢悠悠说道。

文参却转身就走,“既然如此,我也要禀报王上知道,看王上怎么想。”

武参跟着文参,默默不言。

文参哼哼,“这个鹰王终于露出牙齿爪子来了。就算他不骗我们,王上娶西穆公主,他也想娶,就是反叛之兆。我看咱们一起走,免得死在他手里。”

武参道,“你真要去给王上报信吗?如果殿下只是想娶人公主,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北牧王子们多娶一家姐妹,毕竟身份尊贵的公主不是满草原都有。你总带着殿下要谋反的心思,一有风吹草动就去报信,让王心生疑窦,兄弟不能和睦,这样会真逼人造反的。”

文参立刻看向武参,“你什么意思?我瞧你平常就对鹰王唯唯诺诺,凡事都是我出头。该不会让人收买了吧?”

武参来气,难得多说几句心里话, 被当成驴肝肺,“要去你自己去。”调头走了。

文参急着要离开,懒得理这位同僚,回去收拾细软,上马就奔出刚扎下的大营。

这夜无星,似要来雨,乌云沉漫一片天空。草原广垠,方位难断,但鹰王一向将营口朝北,以示对北牧王忠心。然而文参从不信任鹰王,自然就多长一个心眼。他记得鹰王下令停止前进时瞧见过两棵很不起眼的小树,应该在他位置的正前方。找了一下,却发现小树到了右手边,不禁暗地冷笑。

想算计他?他可不是武参那个光会动手不动脑的家伙。吹马哨,缰绳一拉,再不犹豫奔了出去。

大约跑了半个时辰,突见两面矮坳,中间黑幽幽缺了一块。文参不禁奇怪,可以确定之前没有经过这里,难道是他走岔了路?正想着要不要往回走,却看到坳中隐隐有光,且朝他这边来。

牧民?还是游商?文参一手握住腰间刀把,他官职为文,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来者何人?没接到王令吗?春日大会已经结束了。”说着话,七八道影子显清晰,穿西穆骑兵服。

文参一看,不明白自己怎么跑到西穆春日大会来了。北牧王虽然致力于友好,但两大族下的人碰面仍有世居的敌意和摩擦,一不小心就会出人命。他眼珠子一转,决定隐瞒身份,装西穆平民。

“啊?结束了吗?我不知道啊。都是迷路害的,好不容易采到点山货,这下糟蹋了。”说着,调马头要撤。

“等会儿。”自己的后方天天闹刺客,骑兵队长又接到密报说有细作可能要混进来,对眼前这位异常小心,“什么好东西?让我们瞧瞧。大老远来一趟都不容易,要是真好,我就代收了。”

文参瞎编的,哪来什么山货,一时僵住,半晌才道,“几位兵大哥,我当宝的东西,你们都是见过世面的,哪里看得上眼。不敢扰你们巡视,我这就走。”

“站住!”果然可疑!队长一手举起,身后兵士集体拉弓,“你鬼鬼祟祟看着心虚。要么让我们查,要么让我们杀,自己选。”

文参冷汗直下,情急之后拔了刀。却与此同时,听到对面人喊小心暗招。他想自己没动,哪来暗招,眼前就疾来一支箭,射穿了胸膛。

从文参踏出鹰王大营的第一步,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生还故里的希望了。他以为鹰王不敢杀他,因为他的死会传递一条导致鹰王也死的讯息。可是,他没算到自己居然死在西穆人手中。那样的话,鹰王安然无恙。

“娘的,谁射的箭?我还没问清楚呢!”队长有点火大。

“是我。我看他先动了手,就--”一骑兵小心回答。

另一骑兵捂着肩,“队长,我让他飞刀射中了肩。”

“原来他自己找死。”队长努下巴,“你们把人给我抬回去,好好搜,看他什么人。”

这队人把文参的尸身和他的座骑带走后,从草地中突然直起两道暗影,冲着山坳反方向跑了一段路,然后牵出藏妥的马来,一路竟奔回鹰王大营。

鹰王瞥了一眼,问他最好的飞刀手,“办妥了?”

飞刀手点头。

“下去吧。”鹰王满意。

一个下去了,一个还在。从鹰王面前拿酒壶过去,一口喝干了。正是独孤棠。树是他让放的,细作的消息也是他煽的,不为别的,就为两件事。一,帮鹰王解决麻烦。二,为鹰王制造借口。

“真不知道为什么听你的?对方是我六倍的兵力,如果西穆不买账,我全军覆没之外,加项上这颗人头。”说是这么说,鹰王老神在在。

“因为你胃口大,当了王爷还想当王,不以少搏多就只能做梦,而我的主意正中你下怀。”独孤棠借到了这支人马,但并非就吞了定心丸,得时时提着如履薄冰的气。

以少胜多从不是神话和奇迹,只要运用得当。采蘩的意思是向老爷子把西穆王当作随时可替换的傀儡,但他看来西穆王没有那样的自觉。关键时候两人如果心思不一,那就是他扳转局势的契机。

“你说对方答应放你们走,等到那时候再决定是否出击更好。”老神在在,不代表听话,鹰王当然有自己的小算盘。

“换了是你,那么听话吗?人说放你走,你就高枕无忧掰手指数日子。偏我再了解你不过。”不说是自己的傲,独孤棠把鹰王往高处抬,“不会等对方给你命活,哪怕死,也要咬着一起下地狱的。而且——”

鹰王感同身受,但好奇独孤棠后面的支吾,“而且什么?你不说清楚,我没准会改主意的。说到底,你得的好处很明显,我的还在天上飘。”

“你的王妃如果什么事都自己拿主意,有夫君就好像没夫君一样,你什么感受?”被采蘩说了多少次的武功不济,独孤棠却一次都反驳不了,很挫败。

说实话,独孤棠那些冠冕堂皇的道理不如得知他那位新婚妻子这般有趣来得吸引。两人当初抢过女人,眼光应该差不多,但听起来最终能待定在独孤棠身边的女人不是他的嗜好。他喜欢绝色美人温柔似水,所以好奇得要命。

看看沙漏,时辰差不多了,鹰王开始行动。

采蘩睁眼,帐中浮白,是早天色。小混蛋还在睡,连着浅眠几日,这天终于不为链子所醒,她独自走出。

左右守卫看看采蘩。笑面吩咐,只要不离开营地,不乱闯重地,这女子可以走动。而且,她力证自己清白的气势给他们难以磨灭的记忆,还真不敢怠慢她。于是,什么话也不说,其中一个默默跟在她身后。

这是第四日了。采蘩停在湖边,船只已经不见,让整个湖面看起来犹如玛瑙石一般光滑。

“公主怎么样了?可查出中得什么毒?”她问身后守卫。

守卫想了想,只答一半,“毒已经解了。”

听出守卫谨慎,采蘩又道,“听说这湖有一个传说?”

能叫龙女湖,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她想知道这个缘故。

-----------------------------

今天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