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第433章 活不能选 ,死不能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采蘩说庆幸时,一只脚已踏进去,所以被人听见了。

“我虽反对烨儿娶你,却不是因为讨厌你这个人。”仍是土地公的脸,土地公的衣装,但眼神已经很不同,“听丫头没心没肺,真想替烨儿抱不平。”

“我知道,江山美人可以兼得,但君王只爱一个美人就麻烦了。”采蘩不但没心没肺得说,还没心没肺得笑,“老人家喜欢我的小聪明,却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孙儿为一个女人牵肠挂肚,心里也是矛盾得很。”

“你可不止是小聪明。”向老爷子道,“看到你就会让我想起一个人来,你们相当像呢。”

“谁?”当他夸自己,采蘩从容。

“一个我曾以为可用可控却反而让我吃了亏的人。”向老爷子眼中有些怀想的远色,“也许你会认为我是卑鄙无耻之人,但我还是很尊重旗鼓相当的对手的。”

“我没有把老人家认为成那样,倒是老人家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他说的那人是庄王吧 ,无意有意的,采蘩没有牵扯入庄王,“天大地大人心大,老人家志在天下,又得了五公子那么聪颖的后代,想扶他当皇帝怎么会是卑鄙无耻。”

“好听话谁不会说。”笑面在一旁插嘴。

“我可不是客套。”采蘩不谄媚,“撇开五公子和我之间,撇开我义父义母的死,我和老人家其实无仇无怨,只是一路走着就同您的路交叉到一块儿去了,冲撞纯属偶然。我想老人家您也肯定也是这么觉得吧?有些怎么又是这丫头的无可奈何之感。”

“要不是我差你两辈--啧啧,我跟烨儿会成情敌的。”不知怎么搞的,那张脸俗美得要命,但那颗心那个脑袋瓜儿真是罕见得讨他喜欢啊。

“我正为自己人见人爱烦恼,老人家就别添乱了。”此时的采蘩,刻意放大在外表的清冷越来越浅,灵气逼人自然外露,淡笑也有可爱之处。

“哈哈,采蘩丫头,真不考虑我一下?”向老爷子顿了顿,见采蘩不捧场他的幽默,把话说全,“助我们一臂之力,待大事成,你想成就的我都帮你成就。名匠,名官,名商,我当捧你为古今女子第一人,为你采蘩单开一支盛世书香名门,奉你为祖,代代相传。今后,以你为效法,女子自强会少很多阻碍,将来有更多如你一般能干的姑娘同男子争辉。”

采蘩握拳,放在心口,“老人家,我总算见识你的了得。一番成就说将来说让我心潮澎湃。从我到子孙,再到女子们,您给我一个壮阔的梦。我动心,很动心,若我很早就遇到您,我会跟着您,和乌睿笑面他们一样誓死相随。”命运差一刻都会截然不同,“我曾为了一个姓氏,磕得头破血流,连自尊都几乎舍弃。可惜--”

“可惜现在的你没出息了吗?”向老爷子微微一笑。

“胸无大志,只想长命百岁。”说没出息就没出息吧,采蘩回以微笑,直接说出心里话,“老爷子,请放我们走。”

笑面嗤笑,“从姑娘到夫人,什么都没变,就胆子是没底得往深里长。”

乌睿也在,但他此刻就是帐中的一件物什,没有一丝存在感。

“那就看你怎么跟我谈了。”向老爷子指着一套烹茶用具,“吴姬赞你煮得一手好茶,也让我见识一下吧。”

采蘩不端架子,跪坐上席,闻茶叶就知是铁观音,笑道,“五公子孝顺您得很,您一定欣慰。”

“还好吧。我老了,还能活几年?都是为了他打算,却因为丫头你,我活转过来他也不怎么高兴就是。要不,我还是让步?我拿手的本事就是让人死了转生,干脆满足了烨儿的心思,等过几年没那么纠缠你了,我再让你悄声无息走了。”向老爷子看采蘩挑茶叶,心道享受。

“老人家,依我看,五公子已经放下了。他是何等高贵的人,要对他人之妻念念不忘?就算还有一丝怨,也不过是心高气傲罢了。老人家也最好放下,耿耿于怀反而动摇下定的决心。我们不说这个了,行吗?”采蘩说完,专注着将茶叶挑完。

向老爷子点点头,“好,再不把你和他放一起。知道我为何找你吗?”

“老人家欠着我的好处,找我来是要还的。”泥壶沉叶,以石磨香,再浸渐了绿,要稍等,让壶吃了茶味,“越老的茶壶越能泡出好茶,但要保养得宜。老人家这把茶壶应该不是五公子的,许久没养过了吧,要裂不裂的皮因为突然浸了好茶,呜呜直哭呢。”

“哭什么?高兴才是。”向老爷子道。

“茶叶是顶级的,茶壶也曾是最好的,只是现在配不到一起了。老人家不挑剔的话,解渴还是可以的。”虽然这么说,采蘩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马虎。

“丫头刚才说不提的,自己却暗示什么?”向老爷子觉得采蘩指她自己和他孙儿。

“老人家想太多,我真说茶壶而已。”除造纸之外,烹茶也是她能拿得出手的,所以为保养不当的茶壶惋惜确实发自内心。

向老爷子相信她,于是说回来,“你说我欠你?”

“我照您说的,帮乌睿,造帝王书,还找出了您,好处应该有二。”采蘩将浸茶末后的茶壶冲三遍,放入茶叶和水,炖上炭火小铜炉,“一,我不用嫁给五公子。二,我不用死。这第一个好处不管是我自己解决的,还是独孤棠帮我解决的,跟老人家好像关系不大。所以,我换一个。”

向老爷子要笑不笑,“说下去。”

“让我这边所有人都安然离开。”一个明知会被笑的交换,但采蘩必须提出来。

笑面哈哈地说,“少帅夫人,这种时候你能保住自己的命就该偷笑了,还想保其他人?你们是不是觉得鸠占鹊巢这招让公子败没了面子,就能大大咧咧走出草原?别做梦了,这叫在虎窝里羊叫唤,要被狼拆骨剥皮。”

“阿笑,你再多嘴,就到外面去等吧。”向老爷子喝止笑面。

笑面抿嘴歪了歪,低头蹭靴子。

向老爷子盯瞧了采蘩好一会儿,“阿笑说错,你保不住自己的命。丫头,我实在不想那么做,可留着你让我觉得不能安心。”

采蘩挺惊奇,“老人家,我只会造纸。就算到处都离不开这东西,我能因此毁了您的统一大业么?”太瞧得起她了吧。

“说不准。”向老爷子转目看着开始冒汽的壶嘴,“虽然你说过我和你的路时有交叉,然而每与你碰撞一次,我这儿就地动山摇。总有一天,会因为你坍塌了。曾为这种想法好笑,如今却不得不正视起来,或许你的八字天生克我。吴姬说我不是坏人吧?”

“您很了解她。”采蘩在等水温恰到好处,“不过看来是她不了解您。您不是坏人,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可我以为您至少守信。八字克谁这种事,我最明白了。我夫君被说成克这个克那个的命,从小就不受待见,所以我反而觉得是无稽之谈。我遇到他之后,交上了今生最大的好运。”

向老爷子眯起眸中冷光,“你还真是好运,霉气明明紧跟着你,却一次次能安然无恙,原来是找了个好相公。只不知这次,他能不能再给你带来好运气?”

“学您一句,说不准。”壶盖悄悄一跳,采蘩将茶壶提起,倒了一套小杯满,指尖缓缓推到向老爷子面前,“偏偏老人家不能留我之心,我在来这里之前就知道了。”

老爷子一杯茶在手,但转温了,啜饮,“哪里有你说得那么不配?我看是你太挑剔,所以当个奴婢也不安份。你那位大小姐对付你,应该也是察觉了你和普通惦记男主子的丫鬟不一样,真要是只图银子那些的女人,根本不用设圈套害你。说到底,是你自己藏不住骨子里的傲,毕竟是北齐名门之后,而且那个名门不是随便哪家的暴发户,孟氏是天下书香门第中的最贵,若不是后来子嗣单薄,比我向氏,姬氏,也绝不会逊低半分。你爹孟津有了不起的才华,本该得到一切,却又不屑一切,全部心血都放在你身上了,当然不是你想藏就藏得住的。”

“老人家了然于心,就好像见过我爹一样。”尽管知道爹是谁了,对孟姓却没有刻意打听,想不到兵荒马乱之中,听到了如此华丽的赞美之词归向她缘浅的父族。

“见过。”向老爷子道。

采蘩的笑僵在了面上。

“不过,你——不像你爹。”向老爷子又道,“承继了他的才能,但天性全然不似。要说你爹是云,你就像风,还是狂风,捉摸不定,不知何时就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老人家为了要说明杀我的必要性,那么夸孟氏和我爹,最后却说我不像,岂不是前功尽弃?”茶一口都没喝,采蘩这回不是挑剔,而是谈得艰难,想不到去碰杯子。

“错了,如果你是你爹的性子,我可能放你走的。”像风,才要拴住。

“我若——”采蘩停了又道,“投诚呢?真心的。”

一双老眼,沉满思量。

------------------------------

暂时会日更一段时间,休整一下,存几章稿。

祝亲们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