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第432章 仗,也可以用谈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独孤棠,你不穷了。”采蘩想起来,“我跟你一起掉进了银子地里,那才是真正的金山银山,富可敌国就是用来形容你这种人的。”一个国库落在他手里。

独孤棠却道,“我这辈子和富可敌国是沾不上边了,靠你或者可能。”

采蘩一转念,“你把那么多银子都分给兄弟了,自己却一份也不要?如果是这样,我得问分到银子的那些人要回你那份。谁也不会嫌钱多,你不要我要,正好拿来养你和一百口人。”

“嫁给我之前,采蘩姑娘好像巴不得养我,昨晚才洞房,今天就开始嫌弃我拖你的后腿了么?”独孤棠边说边笑,“我让兄弟们分了,但蛟盟谁也不要。因为它们,我们手上累着无辜者的性命。知道师父还活着,我曾有一度将所有的错都归在他身上,然而深想之后,这又何尝不是我们自以为是造成的?蛟盟每个人都有故事,多数是在家里受尽委屈,或者怀才不遇,性子上多少有些狂妄,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师父选的那些任务恰恰能满足我们,把自己当成除暴安良的英雄。一次次积累下来,对师父布置的事连想都不会想,只觉得又能过英雄的瘾,仗剑行侠。所以最后一次行动时,即便感觉不对的人不在少数,大家还是毫不犹豫地下手了。明明稍微冷静就能察觉圈套。”

蛟盟不但理清了庄王和师父的关系,也检讨了劫银案中他们充当刽子手的事实,认定这银子他们没有资格分。

“那你们怎么打算?”横竖是群怪人凑在一起,不能当成大义。

“分开藏了,制成藏宝图,再找找看那些被害人的家属后代,有缘人得之。”独孤棠好不轻描淡写。

采蘩愕然,“你在说笑?”

“有人出了这个主意,大家都觉得挺好,所以通过了,但操作的人不是我。”再认真不过。

“早知如此,还不如我一人独吞。”当初自己是撞邪了吧?竟然分文不要。

“你若真觉得懊恼,我有一个法子能让你心里好过些。”独孤棠这时想起要宠老婆来了,“我偷拿几份藏宝图给你,你那么聪明,与银子的缘份跑不了。”

采蘩没好气,“施舍给我的,我不要。”但黛眉俏上,另有妙思,“要说劫银案受害者的后代,我家钥弟和雅雅也算吧,还有语姑娘。不用你偷拿,光明正大问你兄弟要去。三张。合情合理。这么一来,我家里人不用我负担,转用到你那儿,嗯——我便愿赌服输。”

谁能从这姑娘手里占到便宜?独孤棠点头,但笑着,“如果我们安然离开西穆,今后就请夫人养家糊口了。”借这个半真半玩的赌约,给他和她明日的希望。

“一百个。”采蘩是当真的,“我的老天,干脆自己就别生了。”这是天理循环?她因为讨厌小孩子,所以受报应了。

“都要照顾那么多孩子了,多照顾一个也无妨。”别的没什么,他想要一个像采蘩的女娃子。

“先说好——”不知道独孤棠的小小私心,采蘩听到照顾二字,头皮都麻了。

“我知道,只给银子,不负责。”独孤棠有觉悟。

两人打赌完毕,采蘩睡回笼觉去,独孤棠当然要继续撑着天,为将来靠老婆养而“发奋图强”。

夜幕降临草原,独孤棠没有等到庄王肃公的消息,也没有等到西穆出兵的消息,却等来了向老爷子的传讯。和众人商量,都说不行。

睡饱的采蘩一出来,听说对面有信,就问对了,“是向老爷子要见我么?”

“你怎么知道?”央奇怪。

“老爷子欠我一个交待,我本以为他会赖,却真是守信的人。”采蘩笑了笑,“让我去吧。你们若不来救我,我是想跟老爷子好好谈一谈的,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在回长安的路上了。”

“虽然我一直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自信,但如果怀疑,到最后肯定又是我错。”央早学乖了,第一个投降。

采蘩看着独孤棠,见他神情不松,便知不想她去,“你说等,我同意。可是等着什么都不做,我就闲得慌。当我出去透个气,很快回来,行吗?”

“就怕你透气变没气。”三人组来了。

“我要是没气了,你们老大——”采蘩纠正说法,“你们所有人都会没气的,因为对方会大开杀戒。但如果我去,说不定能做些事。”

独孤棠深望入采蘩眼中,“去去就回?”

“去去就回。”采蘩答应。

独孤棠送采蘩出帐,看着她和送信来的笑面走向气氛已是肃杀的西穆营帐。

“老大,我是说不过她,你怎么也降了呢?”央吐气皱眉,“羊入虎口还能完整回来吗?”

“因为大嫂说得有道理。她要是不能活着回来,就说明他们一定会要我们每一条命。不去是两眼一摸黑,去了好歹探个吉凶。而且,他们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数万人马那么干瞪着我们。但愿大嫂够机敏,帮我们争取一日半日也是好的。”沙沙沙,军师说道。

独孤棠不说话,只是目送采蘩的身影,双手渐渐握了起来。

采蘩跟笑面走着,看到大会那边仍很热闹,“还能进行得下去么?”西穆王调了重兵把守自己的王帐,明眼人一看就知有异。

“为什么进行不下去?”笑面撇嘴直乐,“春日大会有万骑勇士保卫,区区混入的几百小贼能造反吗?”

这时来到一顶很不起眼的灰布帐前,笑面掀帘,“请吧,少帅夫人。”说着,却往采蘩身后看了一眼,似笑非笑。

采蘩回头,见不远处一个大火堆,男子们围坐着喝酒谈笑,女子们跳舞唱歌。她几乎一眼便瞧见了向琚,还有那位如花似玉的三公主。不知是向琚搂着三公主,还是三公主偎依着向琚,看似十分亲密。

“少帅夫人觉得可惜么?”笑面道。

“庆幸才是。”采蘩道。

突然,向琚喝口酒,抬了三公主的下巴,对嘴哺之。三公主娇羞贴着向琚的耳畔说了什么,且站起身来。向琚温笑如常,也起身,将三公主横抱起来,在一片笑声中进了身后的大帐。

笑面道,“莫非五公子瞧见你了?”

“那我得跟老爷子再邀一功。”采蘩转回来,笑得清冷带甜。

--------------------------

这章2000字,因为实在太累太晚了。

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