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第422章 二拜啥?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才从轿帘后露面,眼前就有一只左手,指如修竹,莹白有光。顺手而上,采蘩与向琚目光相对。一身大红,金线描吉祥如意的喜气,发上戴红玉冠,冠上扣彩珠球,玉面俊美高贵,眸中情切深深。实话实说,这样的新郎官谁能挑剔。

但采蘩心中有人,而且那人有无可撼动的地位,口头能和闺蜜轻佻玩笑,她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后,对向琚再没有哪怕瞬间的迷惘。所以,她并不伸出自己的手,轻提了裙边,弯身出轿。

眼中不见向琚淡敛的笑,采蘩掠过众人惊艳的面庞,不知道要找什么,不找又不能死心进去,在轿前静立着。

西穆拍鼓是活泼的马蹄踏音,传入她耳中,便不由自主寻声而望。春日大会的那片草原上人们欢天喜地庆贺着,比她这个不情愿迫嫁的新娘幸福得多。离喜帐最近的是赛马道,十来匹马十来个骑士正在起点等。拍鼓顿收时,人马一线疾驰。

“采蘩,到了此时还要倔强么?你该知道我不会再放你任性了。”向琚说话微低,近在采蘩耳畔,将赛马那儿洋溢过来的声浪盖没。

“五公子,能让我看完赛马么?”采蘩的语气里一点没有倔气,“跑在七八位上的那人是几日前驯服了野马的骑士,好奇他费那么大力气收服的坐骑能否得到期待的回报。”

向琚道,“如果这样能让你心里好过些,我等等无妨。”她暗喻她和他之间,他很清楚。

采蘩没再说话,只盯着不远处,眼睛一眨不眨。那骑士手上没有皮鞭,但马儿似乎真是野马王,过弯道就突然放开了四蹄,连连超过前面的马,到终点的直道时已和本来第一的马儿跑了个并排,而且强健有力的身躯仿佛刚施展开来,正要进入佳境。

“虽然一开始是不得已被人骑,现在却为了主人奋勇争赢,对马对人都是很好的结果。野马无拘无束,但草原冬季残酷,今日不知明日的活着。但在主人的照料下,它可以吃住舒服。”向琚也会暗喻。

然而,就在这时,骑士突然做出一个令人出乎意料的举动,将缰绳往旁边一拉,竟让野马王离开了跑道,与第一眼睁睁断了缘。

人们的嘘声叹声此起彼伏,饱含着失望不解。

采蘩转了身,背对赛场,看着向琚也怔然的神情,道,”我有一个很懂马的管事,他说野马跑的速度虽比养的马快,但比赛未必能赢。因为比赛有规矩有方法,不经过好好训练让野马适应这些规,野马一下子急于求胜,可能会适得其反,一次就可能断送它这一生,成为再不能跑的废马。五公子,驯马有道,还要用心。我看,这马遇到的不是主人,而是伙伴呢。不然,怎会放着唾手可得的胜利不要,却宁可保护了它?到今日,我可以肯定,他们彼此相属又彼此尊重,并非主从关系。”

向琚眸若浓墨,幽深难测,“马和人怎能彼此相属又尊重?马是牲畜。不过,你也别把我这话想歪了,我对你不会真以驯服的心来待。你是我妻,我当然珍之重之。”

采蘩道,“珍重二字,五公子与我的理解似乎截然不同,至少我不会在娶了珍之重之的人五天后赶忙再娶第二个。”

“我记得给你的承诺,此生只宠你一个。所以就算娶再多妻妾,也只是做事需要罢了,一点不会影响你对于我独一无二的地位,何必在乎形式呢?”爱一个和娶一个是完全不同的意义。他本来不打算爱上谁,如今就给采蘩。她不知道,他为这个承诺要下多大的决心。

“因为这个形式能给你真心喜欢的人保护,由你接受所有恶意的攻击。”采蘩回头看着被哄笑着的骑士,“五公子永远不会在那个马背上,所以也永远不会是我需要的那个男人。”

向琚却紧紧捉了采蘩的手,“无所谓,就像你不是那匹马,遇不上那个勇士,只能接受我这样的主人。”

采蘩虽被向琚拽着走,却面带笑容,“五公子自欺欺人,我也莫可奈何。请记着我这话,今日我和你成不了亲,是五公子的幸运。若成了亲,五公子的好日子也没了,等我搅得你后方鸡犬不宁,有一天你会亲手掐死我也说不定。”她是惹祸精,什么都不用做,站哪儿,哪儿着火。

“我不听你这些话,但有一句。”向琚已经“百毒不侵”,“今日你我必成夫妻。”

“本王还没瞧过这样心急的新郎新娘,没拜堂就手拉手说悄悄话。听说中原规矩多,看来向大人来西穆来对了,没有繁文缛节反而更能大方像足小两口。事先说好,待本王三公主也得如此,不然本王会替爱女教训夫婿的。”西穆王瞧着进来的两人,没注意向琚采蘩的脸色,调侃加点醒。

采蘩对满脸大胡子的西穆王不在意,一路走完了,这里就是最后的战场。帐分前后,前面布置得没什么特别,就像普通的喜堂。红烛红绸花,喜联喜双字,四面坐一圈人站几圈人,高堂座上有两人。西穆王一个,望山先生一个。

向琚等得够久了,但心中突来的不安令他急切,顾不上回应西穆王,对随后而来的魏吴姬道,“请魏夫人为我和采蘩唱礼。”

魏吴姬看看采蘩,偏心姐妹,问道,“妹妹脸色不好,要不要稍事休息再拜堂?”

向琚拢眉,“夫人,我知你与采蘩情同姐妹,不过我与你交情也已多年,不要顾此失彼。”

魏吴姬不怕向琚,笑着回话,“男子皆粗心大意,以为五公子不同,想不到也是一样。妹妹一早起身到现在连一粒米一口水都没下肚,怕她在拜堂时晕过去,我才这么问呢。也是为五公子着想。要是因为晕倒拜不了堂,五公子又得等上几日。”

“不管采蘩是清醒还是晕倒,今日肯定要成亲的。”向琚耐心用尽,不容任何人任何理由拖延。

“姐姐,不妨事。”采蘩却挑眉勾唇,神情突然妩媚万千。

魏吴姬和向琚同时想,她的心情变了。

向琚却心情更糟,“魏夫人如果不愿意,我就叫别人。本想你二人姐妹,唱礼送嫁也算满足彼此心愿。”

魏吴姬望着向琚,“五公子,我的心愿是希望妹妹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也喜欢她夫君真心待她一辈子,给她幸福。五公子自认能做到,我便为你们唱礼。”

“魏夫人。”向琚沉了脸。

“吉时已到,若有姐姐送嫁,采蘩会幸运的。”采蘩让魏吴姬别再犹豫。

魏吴姬这才接受,说了一番花开常在的福词,最后道三拜。

“一拜天地--”

她拜过了,这次不算。采蘩暗念天地冷漠,睁眼闭眼。

“二拜高堂--”

向琚对着的父辈是望山先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当然有资格坐得稳。但采蘩看着眼前的大胡子西穆王,直腰不弯直膝不屈。

众人已经或多或少听说新娘子的事,刚才多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没想到三言两语不起风浪就开始拜堂了。这时以为一切成定局,却不料新娘子不拜高堂,似乎才要生波澜,不禁面面相觑。

望山冷然开口,“都到了这份上童姑娘才开始反悔,是不是太迟了?”他是不喜欢采蘩成为兰烨的正妻,但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容她令爱徒失面子。

向琚捉着采蘩的衣袖拽了拽,目光中渐起寒意。眼神在说,不管她会闹到哪个地步,他奉陪到底,但结果不可能改变。

采蘩轻笑出声,“看来我让大家紧张了。”

望山眯眼,“你到底想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对面这位高堂跟我没关系,不想拜而已。”采蘩瞥过西穆王,“更何况,五公子几日后要娶西穆王最心爱的女儿,是我情--敌--的父亲,我拜他怎么合适?”情敌个鬼!但,该见面了,和那位久仰久仰的人。

“高堂本该是男女双方父母辈,你那边没人,兰烨这边也不过我一个长辈,总不能拜空椅子。西穆王身份高贵,能充当你的长辈是请都请不来的福气,你不要故作姿态,其实想找麻烦。”望山真是讨厌这姑娘。

“我找他。”采蘩身子一侧,手指了出去。

即便观礼都穿得黑不溜秋,还板着一张死人脸的乌睿,冷冷看着采蘩,对四周好奇的目光全不在意,“我与你没关系。”

望山蔑笑,“童姑娘听到了没有?”

采蘩点头,“听得很清楚,但我跟他也没关系。”

望山来气了,“你耍人玩么?赶紧给我跪,拜完就到后帐去。惹恼了我,你小心--”她还有要求着他的地方呢。

“望山先生真是误会我了。”采蘩笑盈盈,“我只是想既然办仪式,就认认真真办。明明有五公子的另一位长辈在此,怎么让我拜不相干的人呢?”

望山变了脸色,双目撑圆。

采蘩仿佛全然没看到望山的惊讶状,对着乌睿的方向道,“要拜还是不拜,您老人家说句话吧。”

------

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