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第391章 余家有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沈珍珍销案开释,终于名正言顺回到了家中。

“姐姐受苦了。”余佳儿已在东葛府等沈珍珍,娇惯的小公主能亲手给人递茶,是沈珍珍的能耐。

“叫妹妹担心,我心里过意不去。多亏义父为我据理力争,不然不知会被那个贱婢害成什么模样。”沈珍珍谢过接茶,拉余佳儿坐下。

称谓上的乱套,两人已经习惯。

余佳儿道,“姐姐何必再去想,那个女人不是病死在牢里吗?老天爷给她报应了。”

余求知道,皇帝也知道,但对外只说独孤少夫人在牢里得了急病,一命归西,因此案子才仓促了结。

“话虽如此,但她会以独孤棠之妻下葬,再不能任人随意提起卑微身世。”沈珍珍对采蘩之恨,连看她死后风光都觉碍眼。

余佳儿哼道,“她出身天生低贱,难道圣旨就能堵住悠悠众口?皇上也听不到民间人们怎么说,姐姐这是跟自己较真了。”

沈珍珍心想,不能让余佳儿认为自己过于无情,便叹口气,“妹妹说得对,是我一想到相公可能让那个女人害成这样,就不能平心静气。算了,人都死了,计较什么。”

“姐姐的心情我当然十分明白。姐夫这样似乎已成定局,姐姐别太伤心,我有个主意,只要姐姐莫怪我无状。”余佳儿笑得娇气,“姐姐大好年华,又与姐夫无子,若如此守下去岂不可惜?干脆带姐夫去别处安身,等过段日子人们渐忘了,让爷爷为你讨一封再嫁的圣旨,找个好郎君。”

沈珍珍不由暗道余佳儿天真,且不说东葛青云还活着,即便死了,她还不愿意离开余求呢。想一想,余求夺位在即,一旦他登大宝,她就会入宫为妃。再嫁什么男人能有如此的尊崇?到时,她爹又要巴着求她了。只是想到便一阵得意。

但她嘴上说得好不贤良,“多谢妹妹为我着想,但我并无再嫁之心,这辈子要与相公相依为命。”

余佳儿两眼崇拜,“姐姐这么善良,上天感动,姐夫说不定哪天就突然好了。”

“别说我了,我看妹妹满面桃红,可是有好事?”沈珍珍看余佳儿俏面带羞。

“我爹跟向大人提亲,他答应了。”余佳儿双手捂脸,耳根都红,“他二月十五离开长安,回去秉明父母,若无意外,婚期就定在六月。姐姐,我高兴又难受。”

“傻妹妹,这么大的喜事,难受什么?”沈珍珍不羡慕余佳儿。在她看来,向琚这样的南陈大族子弟不是余佳儿可以掌握的。余佳儿天真,一直有父辈庇护,远嫁未必是好事。当然,她了解余佳儿的孩子气,一句坏话不说。

“康都那么远,今后就很难看到姐姐了。我本想说,姐姐跟我一起去南陈,和我作伴。”所以才劝沈珍珍再嫁。

这个念头既然落空,余佳儿又冒出另一个主意,“啊,干脆我让向琚到长安安家好了,反正爷爷和爹也欣赏他。在南陈当官,不如在北周当官。如此一来,我也不用离娘家和姐姐那么远。”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向琚不会迁就余佳儿,就像东葛青云从不会迁就她一样。沈珍珍但道,“不过妹妹是丞相的掌中宝,或许可能。我也舍不得你远嫁,若向大人体贴,妹妹就有福了。”

“他就是体贴的君子,我才那么喜欢呢。”余佳儿认为自己会心想事成,而且一旦想到,就急着去做,“我这就去跟他说,姐姐今日好好休息,我明日来告诉你好消息。”

沈珍珍看余佳儿风风火火跑了,面上浮出一丝冷笑,“要不是你爷爷是余求,他何必对你体贴?一点分不清好歹,出嫁后有苦头吃呢,找个怂包还好,却是心比天高的人。”

余佳儿根本不知自己交了个什么朋友,兴冲冲来到西园找向琚。

小吏笑着脸送帖进去,却为难着表情出来,对余佳儿道,“余小姐,向大人此时有要事,请您改日再来。”

余佳儿却不是乖乖吃闭门羹的人,推开小吏往里走,“什么事?难道比我还重要?”

小吏苦脸跟在余佳儿后面劝,“小姐,大人真有事。”他是管园子的官儿,芝麻绿豆大,谁也得罪不起。

“我等着,不行吗?”余佳儿自觉已十分耐着性子,回头叉腰瞪眼,“保证不吵不闹他。快说,他在哪儿?”

“……”小吏还犹豫。

“你不想干了?”活到今天,这句话都成口头禅了,余佳儿柳眉竖起,“一顶九品小官帽,戴还是摘,你自己瞧着办。”

小吏当然保官帽子要紧,忙到前头领路,“余小姐,要是向大人问起来——”

“放心吧,你帮了我,我不会恩将仇报的。”余佳儿独揽责任,“是我硬闯,与你无关。”

走了一会儿,小吏指着偏厅,“向大人在里面,小姐能自己进去么?”

“瞧你没出息的样儿。”余佳儿撇撇嘴,不耐烦扇走了小吏,来到门口就往里瞧。

向琚背对余佳儿而立,身前站着一个人。那人身形娇小,个头只到他下巴,脸让他挡去。但,发如云,裙如涛,是个女子。两人几乎贴立,好似女子埋在向琚胸膛一样。而且,那女子一手在卸向琚的袍肩。

余佳儿眼珠子圆睁,边跑过去边怒,“不要脸的小贱人,敢脱我未婚夫的衣服!还不给我放开,我要剁了你的手!”

女子吓一跳,探出头来。

余佳儿见对方是有些姿色的年轻女子,更认定自己心中以为的,伸手就朝那女子的头发抓去,一副要掀了头皮的凶悍。然而,她的手还没碰到,肩上就有一股力将她拉开去。扭头见一只老人手,刚想叫,那手就不见了,眨眼间一个白衣老人站到门边,抱手冲自己嘿嘿笑。

而向琚也回了身,目光有刹那沉狠,面上却温和表情,“兰烨今日不想见客。园官传错话了么,让余小姐误会?”

余佳儿却充耳不闻,指尖对着向琚身后畏缩的女子,“她是谁?”

向琚垂眸,嘴角翘起似乎在笑。

余佳儿恼火,“你我才订下亲事,你怎能抱别的女人?可曾想过我的感受,又置我何地?”

“余小姐如此生气,倒叫兰烨为难了,看来令尊还没有告诉你。”向琚的语气那么轻飘,其实丝毫不在意余佳儿的怒。

“告诉我什么?”余佳儿听不出来,因为她不是看脸色说话的人。

“兰烨家中已有妾室,因为是皇后和太子赏赐,即便可能成为我正室夫人的余小姐你,恐怕也不好随便对待。”除了他之外。

余佳儿呐呐,“爹没跟我说。”

但爹让她嫁人后要懂事点,不要耍小姐脾气。可是,她是余佳儿啊!她爷爷是北周最厉害的人!能娶到自己的男子,应该对自己一心一意才对。妾,还是不能让她处置的妾,那就会跟她抢他了。怎么行?!

“无妨。余小姐要不喜欢,这桩婚事就当没了吧。”向琚转回身去。除了采蘩,世上还有谁值得他费心?她们个个自以为独特美丽,其实都一样蠢,一点儿勾起他兴趣的地方也无。

余佳儿呆了,刚想要发出来的脾气陡然化作恐慌。不能取消婚事!他是她长这么大最喜欢的男子。

“我……不介意了。”她痴望着向琚,在他温柔的目光中化成了水。

“多谢余小姐厚爱,你我既要成夫妻,有些事互相理解就最好。我说不想见客时,并不是开玩笑的。”温柔更能肆无忌惮伤人。

余佳儿也算勇气可嘉,还是说出了来意,“我只想问问你,你我婚后可否留在长安?”

向琚居然轻笑出声,“兰烨是下任向氏家主,怎能定居长安?小姐不想离娘家太远的心情兰烨却也明白得很。不过,鱼肉熊掌不可兼得,只能由小姐自己掂清份量了。”

“可是,我爷爷能让你当大官,以你的才能,也许还能接替他的位置,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比崇拜向五郎的天真姑娘。

“兰烨姓向,不姓余。余小姐,我不送了,慢走。”非要说白了啊。

余佳儿委屈站了一会儿,默默走出门去。她既认不清闺蜜,也认不清男人,更不知道自己含金钥匙出生的好命即将用罄。

“大……大人,要不我改日再来?”和向琚“暧昧”的女子怯懦道。

“改日?”向琚自己脱去外袍,“我连一刻都等不了,麻烦姑娘赶紧量了尺寸,明日一早送来。”

“明日一早?这如何来得及?”那女子是裁缝。

“二十两银子一件衣服,相信姑娘一定来得及。”向琚抬手,有小厮捧出银子来。

女裁缝喜声道是,动作利落给向琚量过身,回去赶工了。

白老头长叹一声,“公子何苦?那姑娘到处惹祸,这个结果不出我意料。有句话说得好,聪明反被聪明误。”

向琚坐下来,手指抹过眉心,“不知白老说什么结果?”

白老头怔了,“当然是死——”

挥袖,一只杯子掉在地上,向琚道,“碎碎平安,吉兆。”

----------------------------------

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