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第389章 只怪自己嫁错郎?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冷眼望着伏在桌上醉红了粉颊的女子,独孤棠一丝表情也没有。

“老大,被虫子咬到了吗?”央跳进亭子,冲独孤棠抛“媚眼”。

独孤棠抖抖袖子,一条黑红的胖虫掉到地上,已不是活物。

央正要蹲身近瞧,一道黑影从他眼前闪过,虫子让随后而来的邈手拣去了。看邈手当情蛊尸体宝贝似的,还放在玉盒里,不禁咧嘴作恶心状。

“一条撑死的肥虫,你还给它准备棺材啊?”

邈手自顾自收好,“你懂什么?这等宝贝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丁三跟我抢,结果打不过才让手。”一说完,感到一股恶狠狠的“杀气”,回头正对上丁三的视线,他努努下巴,“瞧见没?还眼红呢。”

独孤棠说道,“不是说用来调制无夏的解药吗?别互相较劲了,救人要紧,你俩自认攻毒高手,不如真心联手,总不能看姬三郎活不过今年。”

邈手和丁三互视一眼,一起走了。

苏徊很快也进亭中,看姬莲睡得死熟,问央,“她最后用蛊了吗?”

央撇嘴冷笑,“这种自私的女人,只知自己好,哪里管他人死活。为了独霸老大的身心,能不用吗?丑奴还说这女人要是真心喜欢老大,绝对下不了手呢。所以,她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苏徊哼了哼,对独孤棠已正色,“老大,快报。人已经在路上了,百骑快马,都是高手,不铲平这里不会罢休的。”就等他一声令下。

独孤棠沉眸,片刻后冷芒从眼中射出,“一切照原计划进行。”

央用胳膊肘顶苏徊,“你赶紧背美女进屋。”

苏徊不动,“计划是你背。”凭什么他背。

“我的背留给我媳妇的,而且繁花那边换我盯了。”央蹭蹭往外窜,声音飘来,“不信你问老大。”

苏徊好笑,“还真让蘩姐说中了,这小子对自己弟弟的女人有歪心思。完了,完了,他要惨了。”

“你俩难兄难弟,有个伴挺好。”独孤棠看苏徊笑得没心没肺,提醒一句。

苏徊没明白,“呃?老大什么意思?”

“让你赶紧把人弄进屋的意思。”独孤棠也走了。

苏徊翻眼向天,没有听众,只好自言自语,“这女人那么毒,万一背到半路上她给我下蛊怎么办?”

“是让你把人弄进去,又没有一定要你背。”轱辘转动声,一辆板车推了上来。推车那人戴着大斗笠,面貌不清,但身形细巧。

苏徊眼睛一亮,松口气,“还是你聪明。”

一声几不可闻,长长的叹息。

独孤棠走进一间院子,那里布置得跟居澜园的纸坊差不多。

一个穿桃粉新装的女子站在纸槽边上,看背影竟让人以为是姬莲,但等她回头,却是气质清清冷冷,乍眼瞧与采蘩奇异肖似几分,繁花不尽的齐真山姑娘。

央本来在跟繁花说话,见独孤棠来,立刻跳开,闪入某处当隐身人去了。

独孤棠不以为意,但见繁花神情不佳,暗道这小子不懂姑娘家心思,自己心虚就跑,没好好跟人打招呼再走,恐怕这姑娘要自卑了。

“繁姑娘。”她与采蘩姐妹相称,且确有真情实意,独孤棠待之略重。

“我瞧见了。”但繁花没给独孤棠好脸色,替采蘩不平,“你和那位莲姬亲近得很啊。即便做戏,也不用如此,又拉又抱的。”

“繁姑娘一定要把这些话说给采蘩听。”独孤棠微微笑着,“她要因此拈酸吃醋,万般气恼我粘着我,我才有福了。”

繁花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我以为独孤少帅侠骨柔肠,待妹妹必定是疼宠到骨子里去的好丈夫。想不到居然是风流人物,敢对她这么使坏。”

“我不坏,她不理我。我不坏,她坏过我。”这得看老婆是哪一种的。

“那不一定。妹妹不至于要莲姬死,顶多打发出去罢了。”繁花知道计划的所有部分,不是同情姬莲这个人,只是同情同为女子结局坎坷。“其实你可以把那女人送到很远的地方去,让她再不会出现。”

“繁姑娘看我是侠士?”懂他的人,最终只有采蘩,见他阴暗面而不惊。

“刚知道不是。”繁花看着他的笑里有嘲意,耸耸肩,知道自己多管了闲事。

“是纠缠我的女人,为何要采蘩费心思?即便看她因这种事皱皱眉,我都不愿意。”所以,他动手,残忍在他。

不是不宠,而是太宠。繁花方才明白,坦然道,“是我一时心软了。”独孤棠是属于采蘩独一无二的男人,她也会等到这样的人么?心中闪过白衣,却恼。不,她和他不可能啊。

“确实不该心软,繁姑娘还是多为自己想想。你和姬莲处于同样危险的境地,唯一不同的是,采蘩当你姐姐。”他因此尽力护到周全,但有意外,他也不见得内疚。与繁花早就说得很清楚,没有逼她,她既答应,就愿意面对危险,属于自己情愿的。

“好,谢少帅提醒。”除了对采蘩,完全不会怜香惜玉的无情男人,看上去那么风度翩翩,其实跟君子一点不沾边。

一道挺拔身影飞下,即使蒙面,也不减气魄,直面独孤棠,一双眼好不漂亮,“人在半里外。”

独孤棠点头,对繁花道声准备。

夜,将临。

看到四周的火,姬莲起先以为自己又做噩梦了,但闻着焦烟味,感觉那么真实。她咳起来,熏出来的眼泪在眼眶里发热,才惊知不是梦。而更令她着慌的是,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这不是她的房间,看上去很简陋,有一张很大的长桌,一些奇奇怪怪的工具摆在上面,还铺着乱糟糟的纸。她的床也是硬板床,用的是棉布帐。头发披散了一脸,她以为自己没看真切,于是去拨头发。但那些头发好像突然固执起来,拨不开,还粘在脸上。

姬莲不由怕极了,大喊,“夫君,着火了!救命啊,夫君!”

“害人的时候一点不怕,居然怕区区的火星子吗?”独孤棠沉冷的声音从梁上传来。

姬莲抬头看,连忙高举双手,“夫君救我!”

“救了你,谁救我呢?”那双宝石眼里没有火焰,“你在我身上下蛊那刻,可想过哪日你勾我情欲又不与我,我就会惨死?口口声声喜欢我,只要有我就满足了,莲姬真本事,能 让人不寒而栗。”

姬莲浑身一颤,结巴道,“你……你怎么知道……不!不!不是我,是刘婆子提的,我不知道你可能会死。夫君,我怎么会让你死呢?你是我从小喜欢,想要永远跟着的人啊。”

“人连自己的心下一刻想什么都不知道,莲姬到底天真还是自欺欺人。”独孤棠可不想跟她太多废话,“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离开国公府,离开长安,永远都别再出现,你就可以活下去。”

“你对我是有感情的,不然不会这么说。”姬莲妄想,热浪一拨拨更冲昏了头,自己招认,“而且,你中了情蛊,没有我帮你解蛊,你会死。你必须救我!”

“刚才你还说不知道。”根深蒂固的歹毒心肠早就无可挽回,独孤棠上了一层梁。

姬莲狰狞着披头散发的面容,“我死,你也会死的。”

“那我们就在黄泉相会吧。”独孤棠的身影消失在屋顶那个小小天窗。

姬莲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疯狂地大喊夫君。等到她终于有点回过神来,转身要冲出火势熊熊的屋子时,似箭的银光没入自己身体。心脏痛到紧缩,一个黑衣人在她瞪大的眼中贴近,她能听到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冰寒。

“少夫人,别怪我, 怪只怪你嫁错人。”

她不是采蘩!姬莲想喊,发出的,却是断断续续的咳。黑衣人突然看向她身后,又道好极,抽剑就过去了。她不知道好什么,意识尚在沉浮,但顷刻明白自己成了替罪羊。刚要愤怒诅咒,低头见一条红眼的虫爬出自己中剑的胸口,跟梦中一模一样。

那是什么?!倒地,气绝,姬莲都维持着惊恐的表情,没来得及怨恨独孤棠,没来得及诅咒采蘩,对自己的一生连一幅美丽的场景都想不起。那样的,悲哀。

她那个亲姨毕绢,早知道她不是真心亲近,为了方便操控,在她身上下了同生共死蛊。蛊虫一旦成熟,就会激发情动,春梦就是征兆之一。若没有事先服药,男女交欢时,蛊虫的毒会进入另一方,随次数增多毒深不治,两人同死。下蛊的人是毕绢,毕绢一死,姬莲也是必死的。蛊虫过成熟期后,会与宿主同归于尽,但这种死法极其痛苦漫长。

所以,对姬莲而言,唯一可算作幸运的是,死得很痛快。

毕绢本以为可以借姬莲为自己报仇,只要独孤棠碰姬莲,就离死期不远了,因此她死时带了一丝得意。可是她没想到,即便姬莲成了独孤棠的妾,独孤棠也不会碰投怀送抱的美人,让她埋下的杀机彻底落空。

破晓时,独孤棠痛失爱妻的消息悄悄进了有些人的耳朵,令他们心情大好。

-----------------------------

第二更要过十二点了,亲们明天再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