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386章 比奴婢还惨的身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说就说,谁怕呢?

采蘩不觉自己眸底有了火焰,“您和庄王是正经夫妻,但你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这种事若传出去,不仅您的名声毁了,我也要受无妄之灾。我自认这世间的苦到今日已吃得不少,实在不想被莫名牵扯到您过去那些糊涂账中。”

“糊涂账……吗?”从没被人这么说过,紫鹛却知心里这么想的人不少,不料第一次是从自己女儿那儿听到,十分不是滋味。

“不是吗?您爱庄王吧?为了他丢了我,可见情深。既然情深,为何又能和我爹结露水姻缘?我爹那时候已有妻室,您如此任性,只顾自己感受,不想他人的生活可能被您搅得天翻地覆。我爹抱我回去,他的妻子痛苦不堪,阿慕由此与爹疏离,以至如今性子孤冷。王妃娘娘,您若以风流报复庄王的花心,结果不但解不了你们夫妻的心结,还伤害了别人。不是糊涂账,难道还是一桩美谈?”采蘩的火气不在于语调,而在于犀利的字句。

琉苏和苏琉姐妹俩但觉对面来疾箭,根根扎入王妃娘娘的身体。

“我成了让人不屑轻贱的奴婢仍不够,还要承担您的过错,成为比奴婢还不如的杂种吗?”庄王妃跟男人偷情生下的私生女!这叫倒霉到天雷劈了。

“够了!”是紫鹛让采蘩发怒的,但她到此已受不住。

她出生于天衣教,那时候的天衣教其实以女子为尊。师父告诉她,与男子属于阴阳交合的需要,无谓专一,可对爱慕的男子大胆追求。她因此许了天衣教主,但遇到庄王才刻骨铭心,后来的变故让她也能与孟津当一夜夫妻而不觉有异。比起师父无常伴,她只有三个男人,实在不多。然而,女儿的指责让这样的认知动摇起来。她可以尽欢,然而,是否过于自我?

采蘩紧紧抿住唇,心中自觉说得过份了。紫鹛本不是普通女子,可以说成江湖传奇都行,怎能用大门不出的贵妇来套用她?自己又不是她,而且那时她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设身处地,自己也许不会处理得比她理智。可是,却不能表达这份懊悔,只是咬牙倔着。因为不能不怨,在经历这些坎坷之后。哪怕自己心里很清楚,那不全是紫鹛的错。即便紫鹛没有丢弃她,抬不起头来的私生身份也会导致另一个悲剧。说不定,跟着爹反而是因祸得福。

然而,头脑里很冷静,心窝里很委屈。她的娘亲还好好的,且地位尊崇,她却背负着奴隶之子的名,步履蹒跚。这样的委屈,小气得很,但没办法一下子消去。

“我能明白你心里的怨恨。”紫鹛望着采蘩,一旦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无法对她板脸。

不,她不怨恨,她只是任性。采蘩心里天人交战。

“我告诉你这件事,本不期望你立刻认我,只想你知道,你还有娘。”所以这场劫难中,娘会让女儿平安无事。

不,她不想知道。不知道,就不会情绪起伏,尤其一股翻腾的委屈几乎令采蘩眼红流泪。

“我改日再来,你在这儿很安全,正好调养身子。”紫鹛身姿卓绝,离去潇洒,不似侧妃穿着华贵,显得累赘重重,身心禁锢。

“连我为何被关在这儿都不知道,说什么调养。”也许这位奇女子用了太多精力爱一个男子,再不如从前慧敏。

“娘娘不会不知道,只是让你别担心,凡事有她罢。”琉苏仍感震撼,很难相信与王爷的感情如此浓烈,连一个小妾都插不进的王妃娘娘竟为别的男人生下孩子。但那时候,她和妹妹还没进王府,无法知道确切的情形。

“凡事有她?”采蘩笑了笑,“我习惯自己的事自己担。这里有一封信,请你们帮我送出去。你们一起也好,任一个也好,记住,亲自送到收信人那儿,不要借任何人的手。”

和娘娘一般的性子,好强。暗叹在心,琉苏接过信,“我去吧,趁天色暗出入,不会惊动到不相干的人。”

采蘩无所谓,等琉苏离开,让苏琉为她拿几本书来看,丝毫没有要睡的打算。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苏琉还没回来。这对姐妹花能文能武,她不会以为苏琉不认字。起身正要去一看究竟,就觉背上贴来暖气,耳边有人吹息。她不由大惊,手比脑快,拿出婉蝉往身后全力一刺。

“妹妹,是我!”黑影跳上石桌,声音刻意惊骇,其实冷静压低了。

采蘩没好气,“这哪里是孤岛啊?集市还差不多。就我出不去,什么王妃啊阎罗啊都能进来。而且——”打量翘着腿,把玩面具的姬三,“你身上没湿么?”不可能是坐船来的。

“本来准备要游水的,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早来那么一会儿,正碰上一只挺大的画舫要上这个小岛,就搭了顺风船。”现在虽是春日,水仍冷,他体质弱,怕游不到对岸就吐血。

“你坐侧妃的船来的?”采蘩冷望。

姬三收起笑脸,目光渐沉,“你若想问我是否听到你跟侧妃,还有庄——王——妃,之间的对话?是。你是她女儿这样的事,惊得我一魂出窍。蘩妹妹,我要说恭喜你,你会再扎我一刀吧?”

“我从来也没扎到过你。”什么叫再扎一刀?“你觉得是可以恭喜的时候?”

“突然有个当王妃的亲娘,对普通姑娘来说肯定是天大的喜事。当然,这些姑娘没有蘩妹妹深谋远虑,想不到私通和私生女这些的。乍看有福,其实祸伏。”

首先,庄王府就要沸。而且,轻则王妃地位不保,重则以与人私通问死罪,连带采蘩也可能遭殃。她本已有童氏银身,再嫁了独孤棠,镀了一层定国公儿媳妇的金身,但恐怕都要毁在私通生下的女儿,这个难以启齿的身份上。哪怕,她的父母分开看都是耀眼无比的人。

“知道就好,所以闭嘴之后再也别提。”采蘩虽然嘴上那么说,心里倒没那么介意自己出身可能更低,只是无法认同紫鹛弃了她,在她刚刚降生到世上的时候。

“不提你的身世,提王妃如何?楼主竟是庄王妃,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了人,根本不能相信。”姬三从桌上下来,闻闻瓷盏中的味道,“有没有酒?”这么刺激,需要酒来缓神。

“她的事我也不想听。”那些当年,采蘩觉得离自己太遥远,“你又为何而来?讨酒喝?”

“你这么问我,我只能提她了。奉楼主之命,前来护你周全。”阎六早知道楼主的王妃身份么?姬三眯起眼。

“三哥真是——”采蘩停下来,想一想该用哪种字眼。

“好?”姬三一向自傲。

“倒霉。”还好呢!他被无夏折磨得差不多了,功夫不如人,杀人不如鬼。拿来挡毒?据邈手说无夏吸其他毒性后会加快散布毒素,以毒攻毒是不行了。“三哥,你每回在我面前出蚕丝一定会受伤,且一次重过一次。听妹妹一句劝,回去吧,顾好你自己。”

姬三笑得风流倜傥相,“妹妹这是关心我了,受伤也值。如你所说,死也不能白死,好歹给妹妹留个念想,将来有为我难过的人。”

“三哥,你出门太久忘了爹娘啊?”她是孤儿,他不是,“你这么在意我难不难过,莫不是喜欢我?”采蘩随口说笑,减灭心头怨气。

突然,安静了。

灯笼里扑进一只飞蛾,最后扇翅的美妙落成纸上影,刹那跌进黑暗。烛火仍亮,那般从容不迫。

采蘩的眉心淡淡合拢。

沉默的姬三这才笑出声来,“我喜欢妹妹是什么新鲜事吗?还正儿八经求过亲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如今妹妹再提到,方觉得实在很丢面子。居然答应跟你一道兴风作浪,那时我也是犯糊涂了。蘩妹妹记得,我日后娶了妻,你可千万对她保密这事。”

采蘩见姬三恢复常态,但道一声好,随后说别的了,“我让苏琉拿书,半天不来,得去瞧瞧。”

“不用了,我让小鬼弄昏了她,不能让她们知道这里有我的人,而且我俩也可以放心说话。”阎六手下个个顶尖,姬三已见识。

“她是庄王妃信任的人,无端端弄昏她作甚?”采蘩不知道说什么好。

“蘩妹妹什么时候开始轻信陌生人了?”姬三撇嘴,不以为然,“那两个丫头是庄王领回来的,也或许真尊敬楼主,但她们待你还真是妹妹么?而你似乎也不打算插足庄王和王妃之间,最好给自己准备一条后路。”

采蘩意味深长看姬三一眼,点了点头,“三哥说得是。”

“今夜好景,妹妹心里难受,想要哭得话,三哥还能借你一个宽阔的怀抱。一个生脸丫头杵在那儿看着,我不习惯。”话比较长,姬三这时才说完。

“三哥,这后面的话多余了。”

“哈哈,蘩妹妹不用客气的。”

“……没跟你客气。”

“突然知道这么大的事,眼泪应该要拿水缸来接。”

“……还好,你闭嘴就更好了。”

三道影,在不远的暗处,看这对哥哥和妹妹其乐也“融融”。为首那位眸如宝石,深凝片刻后,转身离去。

------------------------------------

今天第一更。

第二更会很晚,因为开始忙了,还没写,大约11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