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第357章 守株待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正月十五,天未亮,一片净黑。

“你确定吗?这大冷的,今日你可要上擂台的啊!不怕冻僵了手指头不灵活,什么最都成最差了。”拿这种语气说话的,除了姬三,没有第二人。

“应该没错。”采蘩的声音。

“唉——我可能上辈子欠你了,活着的时候跟你上刀山下火海,估计死了还得让你利用。什么叫应该没错?你喜欢猜谜,我可不喜欢。”但其实采蘩没让他来,姬三自己硬要跟的。

“那日我问庄王的是,胜古纸坊有没有一名双手似枯树的人。但庄王却是这么答我的,纸坊里没有枯树荣枝手。枯树荣枝手这个说法是我师父专指乌睿的,北周的人怎么会知道?而且,你没觉得庄王爷特别强调了纸坊里没有这几个字吗?”采蘩靠在树后,一身黑衣。放心说话,是因为前面有人放哨。

“没觉得。”姬三就在隔壁一棵树后,也黑衣连身,但他今日打算戴面具,雪白大笑的那张假脸挂在脖子上。“你问纸坊里有没有那样一个人,他答纸坊里没有,哪里不正常了?”

“三哥,你可真让我失望,还阎罗呢,身为杀手,一点观察力都没有。”采蘩如此解读庄王的意思:乌睿在午朗家里。

“别的都不说,庄王爷为什么要帮你?”推想从根本上就不成立,所以不用观察下去。

这里,采蘩语塞,片刻后只能说,“他也不算帮我,更像是无意中漏了口风。”不想在庄王身上打转,又道,“乌睿与土地公约了今日取货,他们一定会出门。正逢元宵,白天人多口杂,还有纸市,名门贵胄都往街上凑热闹,多半会赶早,我们在这儿等上一会儿也没损失。”

“等一晚上了。再说,纸擂呢?不比了?那可是唯一能跟陈帝要好处的机会,错过可就没有了。你反告那个沈氏成功后,打算回沈家继续当奴婢?”姬三觉得她不分轻重,当下纸擂是最重要的事。她造纸那么出色,一定能赢。

“我只有一个师兄。”师父临终遗嘱,让她带着师兄。因而,她认为目前没有比找到于良更重要的事。

“我羡慕他,没见你那么热心帮我解毒,只知道利用我。”姬三心里真酸?才怪。“不对,你有两个师兄。”

“能者多劳。”谁说她没帮?但这事急也急不了,她又不懂医术。“至于我的大师兄,已经死了。诈死也是死,对我而言。”

“小姐。”两道黑影轻落,是丁大和丁二,“门里出来一辆马车,车夫座上两人,样子跟你描述得很像。我们在路上设了障碍,就看到那两人跟车里请示,所以车里应该还有人。估摸两刻他们的马车就能到这儿。”

采蘩点头,望了望坐靠着懒动的姬三,恨不得踹一脚,“三哥,要不要我扶你起身啊?”

“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的胆子,装了一次还敢装第二次?”姬三一跃而起,动作其实漂亮干脆,而雪白笑面已戴起来。

“三哥是如假包换的阎罗,而我这次却不会装飞雪楼主。”采蘩戴起斗笠。

“那你装谁?”当采蘩说到让他以阎罗身份试探对方的计划时,他以为她又扮楼主。

“谁也不装,做自己。三哥记得把那两个赶车的带远点,让我和车里那位好好说话。”她今天的计划很简单。一,探那些人和飞雪楼有没有关联。二,向枯树荣枝手的主人问于良的下落。

丁大算得很准,两刻后,道上出现两簇灯火,马蹄声由远而近。

姬三一声口哨,拢宁,以及跟随姬三脱离飞雪楼的一队小鬼冲了出去,将马车前后的路拦断。采蘩则和丁大丁二静悄悄等在树林边上。借灯火,她看马车上那两人正是笑模样和铁黑面。

“这是夜路走多终遇鬼了?”面对姬三的雪白面具,笑模样仍在笑,“哪条道上的朋友?报个名吧。”

“飞雪无痕,小鬼敲更,奉命执行任务。”飞雪楼在外只有一个身份——杀鬼。

“飞雪楼?”笑模样没戴笑面具,他不是天生的笑脸,所以一直笑反而可怕,“还真碰上鬼了,不过你应该就是那个被下了格杀令的七殿阎罗吧。”

采蘩听得分明,眼微微眯起。是笑模样江湖消息灵通,还是——

“哦?阁下怎么知道?”姬三称阁下,因为感受到对方身上凌厉的杀气,应该是高手。

“因为如果你真是飞雪楼中鬼,就该知道这一片绝对不是你们该执行任务的地方。”笑模样跳下车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小子今日撞上来,明年此时就是你的忌日,我帮你们大阎罗清理门户。”

这人对飞雪楼可谓熟悉,且语气恁大,身中无夏的姬三未必是对手。采蘩想说撤,却被姬三朗朗笑声压下。

“什么时候飞雪楼的事外人也能插手?看来阁下与大阎罗交情非浅,又是深藏不露的高人。我还想活命,今日自认倒霉,请阁下高抬贵手。”姬三一声唿哨,“小的们,走。”带小鬼们往道路另一边掠去。

笑模样怪笑连连,“你敢找我们的晦气,已非死不可,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老铁,我去去就来。”说罢,身形如鸟,点地便窜,眨眼追姬三去了。

灯下黑面真如铁块一般,直到他听见树林里突现一道可疑的影子,不由喝起,“什么人?”

喝起的同时,人已拔离车夫座。长得象铁块疙瘩,动作却似风卷云那般敏捷,进了林子。他也有心眼,趁空便望马车。但树林就在路旁,又不大,路上死寂,他随时能抽身回去,才大胆找影子。找了一会儿,刚要转头看马车,突然看到两片森寒银刃削了过来,铁黑面后空翻避过,手里甩出一条粗链子,与削刀斗在一处。

采蘩就是在这时候跃上了马车,和丁三一前一后进到车里。

车里只有一人,双颊凹陷,眼冷似石,身穿冼灰兰大袍,却好像兜着个大麻袋。他靠着车壁,面无表情望着进来的采蘩和丁三,一言不发。

采蘩但看他的手。那双枯皮长骨大掌,让于良噩梦连连,让师父赋予荣命。她听过他的名字那么多次,曾经感慨他英年早逝,才华还没有迸发就埋于杯土。现在,她却宁可自己弄错了,他是个死人,不会玷污洁白的纸魂。

“乌睿。”她也冷望着他。期待一个什么样的回答,她已惘然。

那人却低了头,是在看他自己的手,声音无波,“枯树荣枝。师父当初是怎么想到这四个字的呢?只要听过的人,哪怕从没见过我,却见手就能见人。曾经感激不尽,如今困扰万分。我是乌睿,你是那个傻子的师妹?”

“我师兄不是傻子。”猜谜猜中,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却无奈,采蘩心里没法高兴。

“师父年纪大了,还是他的坏脾气没人愿意拜师,到最后竟挑了这么两个传承左伯?”话里显然对于良和采蘩不屑。

“依我看,师父若看到你这样,才会后悔收错徒弟。”采蘩当然嘴不饶人,尤其是这一位。乌睿,承载着师父最大的期望,却诈死鬼遁,还不知道在做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我今日来并非与你闲聊,我师兄呢?”

乌睿抬眼,“他知道我还活着也就算了,胆大包天敲门来见,当然会被捉起来。他以为我装死是没事找事,能逢熟人就认。”傻得没救了。

“师兄不像你,他性子耿直,善恶分明,不用你这种没有真心的人说他的不是。乌睿,把我师兄放了。”采蘩一声大师兄都不喊,“否则——”

“否则如何?”乌睿瘦骨嶙峋的脸上出现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你杀不了我的。”

车底板突然往上撞起,丁三一声不好,拉起采蘩向后跳出车外。但事出突然,避车底伏击而难以稳住身形,两人都摔落在地。采蘩没功夫底子,还滚出去好几圈。

丁三强忍胸口气血翻涌,连连啸吟,给兄弟们和姬三示警求援。车底之人内力惊人,不是他一人能对付的。

采蘩被丁三护得及时,除了滚落时蹭破皮,一点重伤也没受,还能利落爬起来冷凝对手。

车底人从头到脚包黑,只露一双翻白眼,手中一把看似很普通的钢刀,但灯下芒光闪红,刀气使刀身长了一倍。

这人也许比笑模样和铁黑面还要厉害。采蘩意识到这一点,却面色无惧,对他护住的乌睿道,“乌睿,你若对师父还有一丝敬意,就放了我师兄,我保证绝口不提你诈死之事。”

“我一般只相信死人的口闭得最牢。”马车没底没门,但乌睿坐靠的姿势不变。

车底黑衣人往前跨了一步。

丁三撒出一手粉,令对方暂时止步,“哼,我刚才在车内布了孟婆灰,吸入者会渐渐神志迷乱,记不清前尘往事。没有解药,三日内记忆全失。”

采蘩补充,“当然,也记不清造纸术。”

忘光了最好,还一个清清白白的人。

---------------------------

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