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第354章 胜古纸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采蘩还没回,丁二道,“老小,让他认孙子,今后见咱们都得磕头才行。他不认,你就接着削,等他光了屁股,那就削肉吧。”

周凡一听,娘咧,这几位才是真正的厉狠鬼。他虽认输,手段又有些不磊落,但心高气傲也是真,无论如何不想当便宜孙子。因此,咬牙死撑。

采蘩不出声,丁小就不含糊,削了袖子削衣角,削了衣角削衣边,却连周凡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没碰到。

丑奴跟麦子赶过来,对周凡出尔反尔很是不屑,瞅瞅周围惊愕的帮众,说道,“你们这位新帮主说话不算数,又不服管,还是准备换个人来当吧。”不见棺材不掉泪。

众人慌了,跑掉不少,不知道是去喊救兵,还是先溜为快。

眼看周凡上身的衣服被削得差不多了,露出赤精黝黑的胸膛,丁小喝一声,“削肉了啊!”

“刀下留人!”苍老却如洪钟嘹亮。

采蘩同时道,“丁小,住手。”但见场子那边快步走来几个汉子,最前面那人是年约七十的老者,但动作丝毫不显老迈,精神矍铄。

丁小出刀收刀都在眨眼之间,冲着光膀子的周凡娇笑一声,站回采蘩身后,哟道,“小姐,这小子一身肉练得好看。”

采蘩笑,也哟,“有我相公的好看吗?”

丁小叹口气,“小姐,您的相公我敢想吗?”

两人在那儿旁若无人论男人身材,丁大头疼。以前丁小还收敛些,如今在采蘩的纵容下,竟光明正大当起女人来,已经无可救药了。

周凡之前是惊,现在是惧,暗道这娘娘腔该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心中叫苦连天,后悔不该对采蘩出手,平白无故弄了这身狼狈,还说不定招惹煞星,面子里子都丢光了。他神魂不定,喊声爷爷却气虚,让老者瞪了一眼。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老者瞪完他,对采蘩抱拳,“在下周蟠,是火龙会前任帮主,不知双蛟令使者前来,有失远迎,请恕罪。”

“老帮主不必多礼,您是长辈,我是晚辈,今日来只为请贵帮帮忙,无意用双蛟令来迫使你们答应。不过,给我双蛟令的人说火龙会是蛟盟一员,故而带着想套近乎的。”采蘩和江湖人物混多了,如今纵是武林高手也不怕,“既然令孙要脱离蛟盟,我回去跟人说一声,他自会处理。我告辞了。”

老帮主哪可能让采蘩这么走,忙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我姓童。”蛟盟剑客们不蒙面了,但是否就此说出独孤棠的身份,采蘩选择不。

“童姑娘,我孙儿刚刚接掌帮中事务,还不太熟悉,尤其是蛟盟之定。实话说,当年我们加入蛟盟后,盟首再未露过面,也没有派任何人来过帮里,这些年过去,难免生疏。但我火龙会实属蛟盟,绝不会有二心。姑娘有什么事要帮忙,尽管开口,我们千余帮众必全力以赴。”老帮主虽然一开始是让独孤棠打到服气的,后来却真心追随。

丑奴冷笑,“老帮主,你教养的好孙子。我和师妹打败了他,他认输却又偷袭蘩姐,刚才还口口声声瞧不起女子,居然连不懂武功的都能下去手,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我正说要不要换个人来当你们火龙会的帮主,你认为呢?”

老帮主记得这个声音,仔细看了又看,“你是……丑奴?那个唯一的女剑客?”

“不是唯一的,我后来又多了个小师妹。”丑奴见老帮主还记得自己,神情缓了些,“火龙会不干恶事后,我们也没插手过你们的事,不必一来就摆张臭脸。”

老帮主打了周凡的脑袋一记,“这小子跟我吵吵过,我教训了,以为他会消停,想不到真闹起来。”

丑奴不说了,但看采蘩。

“老帮主,一朝天子一朝臣。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的孙儿想脱离蛟盟,最好还是跟盟首说。”采蘩不觉得独孤棠会死拽着火龙会不放。

周凡嘟囔一声,“我想说,也得先找到人——啊!”又被老爷子揍了。

“不用你找,他会来的。”采蘩道。

“童姑娘!”老帮主还想再次表明跟随的决心。

“这件事不必跟我多说。你孙子想偷袭我,我则划伤了他的手,算扯平。老帮主若有余力,可否帮我找人?如果能找得到,必有重谢。”还是买消息吧,“此事紧急,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无须多说,我不勉强。”

“行。”老帮主也听明白采蘩的意思了,就是别跟她多啰嗦,她一点不想管他孙子和蛟盟的事。

于是众人进堂屋,采蘩将于良的事说了一遍,“老帮主如果有消息,不要惊动对方,请先通知我。”她认为诈死的乌睿不可怕,但他背后的力量可怕,于良如果落在他们手里,打草惊蛇的话,必死无疑。

老帮主答应,比他那个别扭孙子爽快太多。

两日之后,消息来了,还是周凡亲自送到居澜园的。

周凡先问一句,“他是盟首?”

采蘩点头,“他是盟首。”她是独孤棠之妻,她的手里有双蛟令,推敲出独孤棠就是蛟盟盟首是迟早的事。

“想不到是个名门子弟,但我还会向他求一战的,他赢了我才服。”周凡自有坚毅。

“我师兄在哪儿?”采蘩单刀直入,对别人的执念不关心。

“不确定,但有人看到他在东郊的胜古纸坊外探头探脑的。后来再看,却发现他不见了。这也是离你所说失踪时之时最近的消息。”周凡答道。

“你能探听到纸坊里的消息吗?”采蘩问。

周凡道,“不能。你不了解胜古纸坊。它是长安最大的纸坊,官纸坊和宫纸坊都不能跟它比,名纸名匠荟萃。为了要防造纸的技艺泄露,用人十分谨慎。毫不夸张地说,甚至要查祖宗三代以上,有点灰底子就甭想了。”

“谁是老板?”这么大名气,乌睿是造纸天才,而于良又在那儿探,得查一查了。

“一直只知大掌事打理着,不知道老板是何方神圣。”周凡也已打听过,“大掌事叫午朗,今年四十有五,打理胜古纸坊已二十年了,人人都当他老板,在北周纸坊之中极有名望。他住胜古纸坊后面的宅子里,听一个以前去他家摸过的兄弟说——”

采蘩抬眉,果然干不少“好事”啊。

周凡以为她没懂,“就是想去他家偷东西。那兄弟刚趴上墙头,就立刻被人发现了。据说灯笼多得差点晃晕了他,但就那么一眼,他说那宅子十分阔气,亭台楼阁层层叠叠。对了,胜古纸坊后面有山。靠山采料,风水也是一等的。”

一个大掌事的家这么阔气?采蘩道,“你能打听午朗这个人吗?”

“混不进去,打听还是没问题的。”周凡拍胸脯保证。

采蘩拿了百两银票给他,“帮我谢谢你的兄弟们,给他们买酒喝,辛苦。”

“我上回是不该偷袭你,我知道自己丢人,所以别让我更丢人了。”周凡不接银票就走。

采蘩也没在意,坐在那儿兀自发呆,直到有人冷冷咳了一声。

“大白日里,又是年纪轻轻的,居然无事发呆,一看就当不了好儿媳。”能说这话的,除了定国公独孤遨,也没别人。

采蘩皱眉看着他,心绪还在于良的事上没飘回来,道声,“你哪位?”不是装的。

定国公报上大名,“独孤遨。”

“公公。”采蘩站起来行了礼,动作有些迟,“我刚送走一位客人,没注意您来。”看到定国公身后诚惶诚恐的雨清她们,八成是通报不及就有人硬闯,因此怪不得。

“谁是你公公?”定国公气噎,“我今日来就是告诉你,你和独孤棠的婚事我不承认。你也当没这回事,另择良婿得好。当然,如果你不介意上不了族谱,同意当妾,我可以让你进府,但得等独孤棠娶正妻之后。”

“独孤棠都没上族谱,我有什么介意的。”采蘩清冷着面容,没脾气,“这声公公是叫得早了点,父子关系还没定。”

定国公一呆,呆后恼怒。众所周知他和儿子关系不好,不久前他还在等真正的嫡子出生,所以独孤棠作为嫡长子身份登族谱的事一拖再拖。但让这女子如此坦荡荡把父子这层关系都否定了,他心中竟产生大不妙感。

“独孤棠是我儿子!”定国公几乎是急切地说了出来,然后才愣,头回意识到,原来他一直在乎这个儿子,虽然已不知闹得如此僵的原因。

“那么,您就是我公公。”采蘩仍不冷不热,但让雨清倒茶来,亲手端了跪下,“公公请喝儿媳妇茶,从此采蘩会当您亲爹一样来孝敬,和夫君一起。”

定国公瞪着那杯茶。他心里清楚,只要喝下这茶,他和儿子之间的僵持就会缓解,甚至以后在这个女子的调和下,父子融洽也是可期待的。

手禁不住伸出去,最终却挥了袖。

杯碎,茶流,人走。

--------------------------------

今天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