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第351章 任你兴风作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玉牌双面平滑,琥珀黄,看上去很普通。但透光下,采蘩竟发现玉中有双蛟腾云门的镂空刻雕。这个图案她见过,在独孤棠所率先锋军的大旗上。

“这是——”她不知他给玉牌的意思。

“这是双蛟令,也是当年蛟盟行走江湖时的标志。蛟盟曾缴各地恶匪共二十七处,有大有小,有多有少,所以也借用其他的势力。刚开始,一些势力当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帮我们,总要经历些波折,直到心服口服才会加入。后来,倒过来求。”独孤棠第一次说蛟盟不为人知的过去。

“加入?”这个词用得似乎不妥,“加入什么?求什么?”

“蛟盟。”独孤棠一笑,那般自傲,“真正的蛟盟可不止三十八支剑加我一支而已。蛟盟最后共有十六个大小帮派加入,其中就有长安最大的火龙会。火龙会成员千余人,囊括各行各业,想要找一个人易如反掌。”

“蛟盟已解散了。”玉小却看似沉手,采蘩明白独孤棠的决定并非儿戏。

“采蘩,我曾说过你是容易招惹麻烦的姑娘,为了帮你解决麻烦,我需要力量。到了这时候,你我都知道对方不好应付,那么实在也不要硬撑着面子。蛟盟当年解散,我只告诉了师弟妹们,对于那些加入蛟盟的帮派,惭愧,我无心统领,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所以解散也未说。这枚双蛟令是当年约定的信物,见此令如见盟首。我没想过派上用场,但如今若能解你烦心,也算我们没做无用功。你拿着吧,去城北找万马镖局,里面的老镖头就是火龙会的帮主。他若听你调遣,那是最好。若不听,我能让他听话一次,当然也能让他听话两次。”独孤棠见采蘩不接,懂她的犹豫,“我说我解散了蛟盟,但你瞧瞧,谁听我了?尉迟的一句话最对。蛟盟解散不了,因它存在这里。”拇指顶心口,他已坦然接受。

“拿着。”独孤棠不会硬塞,只鼓励采蘩,“任我妻兴风作浪,一切由为夫负责。”

采蘩终于拿了过去,“兴风作浪啊——我还从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大的本事,应该都是你教出来的,你确实要负责。还有一事,你说我如果去你家兴风作浪,你负责得了吗?”

独孤棠沉声笑道,“这个我不负责,你把国公府拆了,我不可能乖乖重建一个还给国公大人。不过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去瞧瞧也好,免得将来对面不识,我俩又臭名昭彰一回。”

采蘩“惊愕”,“我俩臭名昭彰了么?”

独孤棠好似说漏嘴一般,但笑不语。

看采蘩收拾碗筷,他才道一句,“采蘩,等这里所有的事了,你肯跟我过这样吃五花肉就很高兴的简单日子吗?”

采蘩拎着饭桶直起身,妖面清濯,“至少得带一个会做五花肉的厨子,其它简单的部分应该还成,好比洗衣清扫梳头泡茶这些,以前是常做的。”

独孤棠的手掌包了采蘩半边桃花面,目光似水柔情,“以前你在哪儿,采蘩?”

采蘩笑得眼里有水花,“还是别那么早遇到我的好,现在恰恰时。”

铁门开,牢头挺不好意思的声音,“少夫人,刚说要提审大公子了,这个——”

采蘩说声知道了,半面舍不得离开温暖的大掌,“什么时候能有结果?正月十五我上纸擂,你不来我就输了。”

“我一定到。”这一诺,不轻,因为此时离十五不过五六日。

衙役们过来押独孤棠走,不知怎么看着有些凶恶,采蘩捉着他的手,突觉心急,但又无可奈何。指尖凉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站在大牢外。

“牢头,可会对他用刑?”她忘了问独孤棠了。

“呃——这个嘛,坐牢哪有不受罪的,但大公子身份尊贵,肃公将衙役们都打点了一遍,谁也不会下重手。少夫人放心吧。”牢头说完,进里面去了。

采蘩却想牢头没说实话。独孤棠确实私提人犯,也确实杀了人犯,如果余求抓着这两点不放,除非案情重点转移,否则肯定要定罪的。

那两个证人!她眼一眯,对丁二说去国公府。她还真有些不信,定国公眼睁睁看着独孤棠定罪,反而庇护显然被人买通利用的大管事和胡说八道的丫头。但她这日没去成,上车没一会儿,让人请弯了道。

先是车子晃了晃,再来一个陌生的声音,“童大姑娘,我家主人有请。”

采蘩立刻撩开车帘,只见丁二身旁多了两人,左右各一掌抵着丁二的腰,说话的人却在旁边,一辆四马乌木车的车夫。三人穿统制的蓝锦衣,腰刀也一式一样的。

丁二道,“小姐若不想去,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不怕。”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又施展着了不得的轻功,让驾车的自己没能防备。

旁边车夫笑,“不用拼命,你家小姐是我主人的贵客,所以特地隆重相请。”

“这么隆重的请法倒是头一回,我能否不去?”请还是劫?采蘩看着像后面一个。

“童大姑娘当然可以拒绝,不过你就算不好奇自己的保人是谁,也应该表示一下谢意吧。当面道谢最有诚意,你说呢?”反问,其实不容说不。

“你们的主人是长公主么?”怪不得衣着官式。

“童大姑娘竟已经知道了?主人曾嘱咐过别告诉你,看来有人大嘴巴。不知是谁告诉姑娘的?”车夫神情有些肃然。

“你一副要找人麻烦的样子,我能说吗?再者,也是迟早会知道的事,公主不就让你们来请我了?”公主特意嘱咐过的事,独孤棠从哪儿知道的?而且他还被关着。采蘩心里刚起的焦虑稍稍冷了。她要相信他。正月十五他会来看自己造纸的。

车夫但觉采蘩说得不错,便再问,“童大姑娘,去还是不去?”

“你其实并不给我不去的选择,那就去吧。请你的人回自己车上去,你们带路,我不会半途改主意的。”南陈的皇帝和公主都见过了,还怕见北周的公主?而且她也正好可以问个清楚作保的事。

车夫一点头,却只有一人就跳回他车上去了,身法如飘叶轻巧,但道,“童大姑娘,你后面有尾巴,公主没打算连他们也请。”

采蘩慢半拍想到还有四个官差盯梢,回头看却没见人。

“我让人暂时挡了那几个,但并不想引起怀疑。童大姑娘和这位随护还是上我的车,我的人会直接把车驾回居澜园。如此一来,两面不耽误事。”马车停了下来。

能让她带上自己人,应该不像是骗子,采蘩对丁二说声走,便上了对方的马车。

两辆马车就此拉开距离,但车夫不急着赶路,直到四个官差忙不迭跑过去,这才调转了方向,往南行去。

不到半个时辰,进一所高门大宅,两边明瓦白墙。采蘩下车来,面前都是白石地,四周不栽树,只有矮方的花圃,眼中看到一座气派的广楼。不愧是公主府,处处显皇族的最尊贵。

车夫领采蘩和丁二来到广楼前,将丁二一拦,“童大姑娘,公主就在里面,我和你的随护在此等候。”

“你不通报?”采蘩问。

“马车进府,就已有人通报了,这时公主应该在等着见你。”车夫道声请。

采蘩独自往里走,发现这楼有点四通八达,正怕自己迷路,身前就来了两个穿青裙的少女,对她微微屈膝,也不说话,静静转身慢步走。她跟后面走了一会儿,等在楼阶上,就闻到兰花香气。

“公主殿下,童大姑娘到了。”少女禀报。

“你们下去备茶。”一个略有些沙的女声,听得出岁月。

少女们道是,不再给采蘩引路,走了。

“童姑娘请上楼。”那声音又道。

采蘩不是听话的乖乖女,但这声音里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令她的双脚不由遵从,自觉往楼上走去。

阳光斜照,彩了一面珠帘。

帘动,走出一位中年女子,面貌姣好,气质温婉。穿着不显,素紫织锦纹的落地大袖袍,竟没有佩戴任何饰品,但皇族身份丝毫不逊,全在她一举一动和一双眼中。

采蘩跪,“民女参见公主,谢公主为民女作保。”

“童姑娘起来吧。”长公主伸手相扶,“突然半途请你,也不知你愿不愿意,却是我拿身份压你,因此作保一事就算我对你的赔礼吧。”

竟然还能这么反过来说?采蘩对这位以我自称的公主突生好感。

长公主拉采蘩在窗边圆桌坐下,“我虽为公主,但离开皇宫已久,好多规矩都不讲究了。而且我眼睛不好,这么平坐着才看得清你,你不要觉得拘束。”

她这么说,采蘩才留意她的瞳色偏淡,心里不禁诧异,这样一双目力不好的眼居然还能让人感受到气势且甘愿低头。

“公主的眼睛怎么会——”采蘩脱口而出。

“年轻气盛的时候想不开,凡事要争出头,做错不少,夫君过世之后才知道悔,但哭出血泪也无用。我当这是报应,眼睛没瞎已是老天垂怜。”长公主说完,端详着采蘩,“真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