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41章 刀林中的喜堂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罗扬见余求犹豫,心计上来就拱手告辞,“余相,今日是您认义女的好日子,但两案涉到朝廷重臣和您的义女,我觉得还是尽快上报皇上为好。身为朝中监察长官,我责无旁贷,这就进宫与皇上商议该由谁来负责此案审理。”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

余求本想拖延一时,至少他可帮沈氏打点一下,所以罗扬这么说让他心里很不痛快。但若流露出不满,之前的大义凛然就可笑了。他很清楚沈珍珍可能真陷害了这个叫采蘩的女子,但说实话,大户之家这种主杀仆的事太多了,是可以问罪,可也没几个能上公堂的,多私底下给钱了事。然而沈珍珍可能会比较麻烦,因为现在被人闹出来了,而对方曾为奴,但这会儿有南陈童氏罩着,要无声无息地处置掉很棘手。

罗扬看了看独孤棠,给他一个安心的表情,“余相,虽然有些委屈了东葛夫人,但童姑娘有状纸有人证,按例要先拘押。如您所说,只要查明无辜,很快就会无罪开释。”加在他大弟身上的耻辱,如今还给那个自以为是的老者,真是爽气。

他一副在等的模样,余求唯有一法,“即便是我亲女儿,我也不会徇私枉法。不过,童姑娘自认是逃奴,案情明朗之前,她又未必是冤枉的,因此我提议也将她一并关押。肃公,你说呢?”

罗扬还未说话,采蘩的声音响起。

“刑司大牢,我愿陪东葛夫人坐一遭。”她知道余求不会让自己独善其身,“我爹已惨遭沈氏毒手,即便受点委屈,也要讨回天理公道。

今日本是沈珍珍认为最该高兴的一天。攀上朝廷最贵的人物,又能借他的力量问难独孤棠,将采蘩小贱人重新踩到脚底。然而,她却怎么也料不到这会儿自己居然要进大牢了。

从天上落地,撞得她哪里还能摆假脸,完全掉了贵夫人的虚荣,神情真慌,“义父,贱人冤枉我,明明是她和她爹偷我家的钱,此案由浙州府尹大人亲理,她和她爹都画了押认了供,如何冤枉得了?我多的是人证还有物证可证明她有罪,怎能因她信口开河而关押我?我不去大牢,那种地方我一刻都待不了的。义父!”她这辈子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东葛傻了,也顶多觉得不能炫耀自己是官夫人了而已。

余求皱眉,何尝不知大牢之脏秽,但采蘩清冽如雪,那般坚韧无畏,反衬得沈珍珍心虚怯懦,便有些不悦。他以前看她挺能干又不失温婉,是个有脑子的美妇人,故而想法设法弄到手,却不料这时候和别的无知妇人没两样,一点傲性都无,当众让他帮她,真是不知所谓。

于是,他沉了脸,“沈氏。”不叫女儿了,“你既坚定自己无错,不必担心旁的,委屈也只是暂时。”

沈珍珍让那声沈氏唤得心中一凛,如从头被浇了一盆冰水,顿时清醒。她真是急昏了头,这时无论如何不能让余求没面子,必须忍耐,再暗地动作。

她咬咬牙,硬生生转了脸色,“谢义父教诲,女儿自小娇生惯养,因而有些慌张。女儿问心无愧,不怕恶人诬陷,愿与之对薄公堂。”

余求点了点头,对沈珍珍能及时转过弯来而肃面缓和,“我认你为女儿,皆因你坚强柔婉。只要你是无辜的,没人敢问你的罪。”到底还是霸横了一句。

余求招手,上来一名属官,吩咐道,“将三人送至刑司大牢,因尚未定案,不可随意对待,更不得擅自刑求。

属官道记住了。

众人皆知这声嘱咐主要是怕沈氏受刑。采蘩和独孤棠对换一眼,心意相通,都觉搭福。

独孤棠往前一踏步,众刀卫齐刷刷拔出刀来,没见过也听过他率一支先锋军万夫难挡的事迹,这个少帅的名头真是浴血奋战挣来的。所以他一动,气势迫人,让他们不自禁亮兵器。

罗扬好笑,“这时候反抗岂非告诉别人心虚?你们不用那么紧张,我愿为大弟作保,他绝对会乖乖让你们押入大牢的。”

而独孤棠对那些亮刃视若无睹,似乎信步,却坚定不移,走向了同样让刀卫包围的采蘩。

采蘩双眸晶亮,对独孤棠伸出手来。

刀如林,气煞森森,在两人面前变成了衬托的春林月华,纷纷为之让开路。于是,手手相握,并肩而立,一切从容。

“独孤棠。”采蘩心思敏跃,“我今日来此,特意打扮了一番,还喜气吧?”

独孤棠打量。霞粉云锦流风袖,绣一幅红鹿踏雪。云髻垂柳一双蝴蝶簪,振翅欲展。比起在座挂金戴玉的夫人小姐,她的装扮轻巧灵秀,且恰到好处。

“确实美矣。”他笑。

“进了大牢要换囚衣,这么好看的袍子可惜了。你若愿意,再用它一用,如何?趁着满堂宾客,其中有你的姐夫,也有你不少部属同僚。”她笑。

“哦?怎么个用法?”独孤棠抬眉。便是他,也未必跟得上这姑娘的心思。

“拜高堂,拜天地,夫妻对拜,成亲用。”采蘩紧紧握拢独孤棠的手,眸晶亮。

独孤棠目放异彩,“借假喜成真喜?不用定国公坐高堂?”

“你别光顾着高兴,想清楚了便知道这全是我自己的私心。万一我——”看他目光灼灼,采蘩决定虚晃过去,“你再娶,那也是续弦。我以独孤棠之妻入土,黄泉地府必定太平等投胎,不再生事。”她曾想自己死而复生,是不是在阎罗殿里大闹了一场的关系。

独孤棠高兴地笑出声来,神情飞扬得意,仿佛能逼退刀光,什么也不多说,转头就对罗扬说道,“姐夫,请为我和采蘩主婚,再当高堂受拜。”

在场的多看过别人拜堂成亲,但如此突如其来,而且马上就要被押进大牢,生死难料的两人,搅了余相认女的局,却还要借现成的酒宴宾客来成亲,简直闻所未闻。然而,本来坐立难安想走的这些人,就此又不想走了。

沈珍珍眼睛都瞪红了。她本意是想棒打鸳鸯,毁掉采蘩,现在不但看不到对方凄惨,居然还让她羡慕得要死。明明都要坐大牢了,明明都会受刑受审磨难开始,为何还能展露欢颜?

她不知道,眼红是因为她从没有遇到过真正想要去爱,或者真正爱她的人。她的婚姻,她的人生,都是算计过来的。看似光鲜无比,却只是水中影雾中花罢了。

“又主婚又当高堂,于礼不合。”罗扬非常喜欢这一对,因此也想让这场成亲合了礼法,“可否请余相或在场的客人出来一位,为两人主婚?”

余求当然不肯出面,像他这样只贪年轻貌美刺激的男人也完全体会不出其中的情深,“荒谬!此女即便无罪,也是奴婢出身,怎能为贵族妻室?”

但独孤棠天地不怕,“奴婢可赎身,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再者,此刻我与采蘩皆要入囚,身份等同。要娶她的是我,我愿便可。”意思是别人就不要挑三拣四了,一点关系没有。

余求冷哼一声,“你自贬身价,别人却是奈何不得。但看有没有人同你一般,不在意门当户对,只凭一股年少无知的冲动。”

客人们多看余求脸色,他黑了面放了话,他们只有安静。

这让沈珍珍心里刚略微好过了些,却见一人从贵宾席间站起,正是南陈副使大人张翼。

“我愿为大公子和童姑娘主婚,不知是否合乎礼法?”他一摸银胡,眸中沉笑。

罗扬爽朗笑道,“说起来童姑娘是南陈人,大弟是北周人,两国联姻,你主婚我高堂,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采蘩没料到张翼在这节骨眼上再帮自己,不禁感激,屈膝行礼,“谢张大人。”

张翼点头,“我是看在你师父的面上,自认算得上你同行的长辈。”

造纸显人心,他从采蘩的造艺中看到与艳丽容貌不相符的高洁品性,不信她是小偷。至于身份,他也不在乎,名匠中有多少出自寒门,但他们制作的却是无价宝,连带自己也价值斐然。采蘩是一块宝石,只要细心雕琢,假以时日,必能绽放光华。

“这个……排场是有了,情势不容悠哉着来,我就直接进入正题了。”张翼朗声道,“良辰吉时,新人进喜堂,八方来祝。一拜天地——”

独孤棠悄言,“真是很直接,合我心意。”

采蘩抿唇掩笑,但拽他转身朝向楼台的星月之空,跪地长拜。

“二拜高堂——”

金刀卫早就不自觉让开了路,使两人可以面对笑眯眯端坐席间的罗扬,拜过了他。

“夫妻交拜——”

没有双喜字,没有红烛灯,没有锣鼓震天和喜气洋洋的人群。相反,刀气煞人,心鬼如魅,杀机,危机,重重裹来。但两人的心从未如此坚定且欢快过,仿佛让明光照得亮堂堂。一旦成为夫妻,就是一体了,再苦再难两人一道承受,生死之间必将对方考虑在内。而如果没了另一半,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他罪,己罪也。己罪,他罪也。但无罪,便两人无罪。

拜过天地,采蘩和独孤棠再复牵手,十指交缠,并肩往楼外走去。身后金刀卫反而显得诚惶诚恐,亦步亦趋,不敢搅浑了那片无言的激荡。

-----------------------------------

祝亲们七夕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