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307章 门中高人,门外烂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采蘩在晨光中安然道,“老人家知道我来做什么,这回却一点都不装傻,何故?”

“姑娘既然有备而来,我也不用跟你兜圈子,而且看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什么事是不能勉强的。”老头又掏掏耳朵,“你不是来拜土地爷,而是来拜我,不过你带的供品对我无用。我虽好两口,还不至于为此有求必应。”

“多谢老人家这么高看我。您跟我坦诚,我若再拿土地爷说事就有些白了。这供品您看不上,我也不强留下。只是不知老人家是如何知道我识字,还有来此的目的?”对方深藏不露,采蘩从端倪中见识其高明,虚心求教。

“味道。”老头靠树干坐下。

“呃?”采蘩没懂。

“你和昨日来的那两个小子一样,身上带同一种味儿。”老头闭目,好似要继续睡觉,“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您是说纸味?”采蘩仍立定着。

“姑娘,纸有味道吗?”老头却不是反问的语气。

“纸有香,纸坊香气更甚,但您老人家所说的纸味应该不是这种。”采蘩低头看了会儿自己,“造纸之人最重素洁,我这身是造纸时常穿的,颜色淡易看出脏。十指不留长甲,避免在纸絮上划痕。又怕发丝儿掉入纸浆,总束发。您瞧出来了,故而说是纸味儿。”

老头陡然挣出两条眼缝,缝中乌瞳动了动,随后又闭牢,“嘴巴挺能说的,就是有点儿自以为是。你大概心里正得意,觉着说对了是吧?”

是位难伺候的老爷子,但采蘩不厌其烦,“那您说呢?”

“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就算她说得不错,可他不认,“你和他们一前一后上门,而且他们中一个傻愣愣的好几回提到师妹。又听说南陈纸官署中有女匠,聪明美艳,还是有钱的大小姐。小混蛋说他昨天用废纸换了一顿免钱的饭,对方是富家千金。综上所述,不是你,又是谁?我说的味儿,就是你们仨都冒傻味儿,一点眼力没有,错把废物当成宝。”

“您为何说那是废纸?”采蘩对这个老人越来越好奇,“以我们所见,它甚至比高丽绵茧更出色,堪称上上——”

“你以为能造出左伯纸就很了不起?到此为止吧。”采蘩不烦,老头却烦了,而且清楚她的那些事,“朽木不可雕,可你是姑娘家,我不泼你,赶紧自己走,今后都不要再来了。”

采蘩弯腰片刻,然后直起身子轻挪脚步,到老头面前时,再度弯了弯腰,出门前才道,“老人家,我明早再来。”

“你不但没眼力,耳朵也不灵。我让你不要再来,不然哪怕你是姑娘,都别想我给好面儿。明早你敢来,我就敢叫你哭鼻子。”老头哼哼。

只有一片静悄悄。

老头睁开毫无睡意的双眼,立刻却是一愣,那双满是泥的拖鞋干干净净地在他脚跟旁齐头并排。他就觉得这姑娘出个门怎么那么拖拉,原来是给他整鞋子。有点意思啊。伸手抹把脸,爬起来蹬上鞋,拎了两个酒坛子,啪啦啪啦踩着石板底,绕到屋子后面去了。

再次走在西市大街,不知道丁三在哪儿,向来分不清方向的采蘩有些迷糊,又犹豫是一个人逛或是回居澜园,因此站在巷口正踌躇。就那么一会儿,周围多了四个人,将她前后左右的路都堵了。

“童姑娘,我家夫人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马车就在前头。”四人中一人垂着头说道。他们都穿晋蓝绸褂,戴一样的小冠,衣片上用红线绣着东葛二字。

“你家夫人好没诚意,没有名帖,也没有亲自拜访,却让你们几个鬼鬼祟祟跟着,见我落单才过来围堵。”街上人来人往,她虽不致于以为这些陌生人能帮到自己,但无形中还是增添了不少安心。而且,丁三一定在。

“童姑娘,这也怪不得我家夫人,您和从前大不一样,怕您不认我们这些旧识,只能这么请到你啊。”说话那人一抬头,笑出一脸阴险。

是他。姓王名平。随沈珍珍娘亲陪嫁到沈家时还只是少年,如今又跟沈珍珍到东葛家来,看似已经是十分受重用的管事了。刚才他故意不让她看清,是为了这时来吓她吗?采蘩笑了起来。不是冷笑,是好笑。死都经过了,她还怕什么?

“东葛大人在南陈第一回见到我,就为我这张脸肖似他夫人的婢女闹出不知道多少事来,随同南陈使团一路又非要到我故乡去。你们可想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要知道,老天有眼,他要是存着善念,不会有此报应的。”

王平精明的双眼眯起,“听起来,童姑娘对我家主人很是厌恶啊。”

“是啊,他坏我名声,在南陈让人以为我是他早先订下的小妾,他夫人的奴婢,居然还向家中长辈求娶我作平妻。如此厚颜无耻,难道我还得赞他有眼光不成?”还原一部分的真相,而且今后会持续还原,直到他们想要她承认的,全部,还给他们!

王平想不到东葛姑爷竟背着大小姐做出了这种求亲的事,不由暗骂无耻,脸上表情有些僵硬,最后皮笑肉不笑,“童姑娘,小的嘴快,你可别见怪。我只是个下人,照主子吩咐办事,还请跟我去府里做客吧,不然没法跟夫人交待。”

“我看东葛府上的人也跟东葛大人一样,把我当成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婢女了吧。”采蘩哼道,“真是可笑。我堂堂童氏千金,是你们几个能请得动吗?赶紧给我让开路,否则我叫人了。”

王平望着这张艳美的脸,曾几何时那个妖媚女子变成眼前气质不凡的千金贵女,已不是他能够低视的了。他心中瑟缩一下,不知怎么很不安。想让,但大小姐的话言犹在耳。

“贱丫头一定会百般否认她的出身,可我们必是赢家。沈家那么多人见过她,任她造假说谎也没用。她若不肯跟你来,你就告诉她,私了不行只能公了,之前只是流放,如今却是要她的命了。”

王平想到这儿,头仰得高了一些,“童姑娘,这会儿咱还算客气的时候,你就别倔着了。你可以不去,我也可以让你过,但过两天官差找上你家门,那可别怪我们不念旧情。”

“旧情?果真都是一个毛病。行,你让我过,自管去报官,我等着。你有你主子撑腰,你主子有丞相撑腰。我有南陈两位使节大人撑着,更有南陈姬童两族撑着。各自走着瞧。”真相会一一浮出水面,但怎么浮,要多久,由她说了算。“东葛夫人若要找我说话,亲自拜访,我必定好好接待。初来贵地,本就该多交些像你家夫人这样的朋友。东葛大人已经犯了一次糊涂,但愿他夫人别跟他走老路。我此来,存着南陈北周友好相安的意愿,很多事无意追究,这也是为什么东葛大人还能保着他官位的原因。”

王平让她清冽的眼神看得遍体生寒,禁不住退了一步。

“这就对了。”采蘩正要从他让开的缝中走出去。

“等一下!”一只大手捉住了她的肩,“王平,你这没出息的东西,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成。姐姐说用不着我,我却知道你关键时候会哆嗦,暗暗跟着你,果然你让小贱人唬弄了两句就晕了头。你滚开,我来对付她。”

这声音是沈珍珍的弟弟沈疆。采蘩记得很清楚,而且在老牛码头差点遇到他那次也算惊魂。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且沈疆空有一身力气却没脑子,他对付她?

她转过头来,嫣然而笑,“你是哪位?”说到这儿,笑容已冷,声音也寒,“报出名字,免得我砍了这只贼手却还不知道是谁的。”

沈疆压根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贱丫头,当初你对我姐夫施尽浑身解数,妄想同我姐姐争宠。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自己的下场了?就凭你,也想跟我姐姐,跟沈氏斗?”哼哼两声,“你穿得确实人模人样,只不知逃奴的身份要是揭穿了,还能不能这般嚣张!”

采蘩神情突然妖娆,便是不懂风情的沈疆也楞是呆了呆,左手往他的手腕上一捉,婷婷转身面对他,就在他不解的目光中,右手瞬时抬起。婉蝉很久没有出鞘,墨光隐现兴奋。

沈疆会些外家功夫,但觉她手中墨光危险,立刻挣脱她左手的钳制,往后一跃。谁知慌忙中没顾得上后面两个仆从,他块头大,冲劲更大,三人倒在地上,手忙脚乱拧如麻花。

王平哎呀大叫,扑过去将三人分开,抓着沈疆的胳膊,“二少爷,好多血啊,您的手……您的手还能动吧?没断吧?”

沈疆看到自己的衣袖让血浸红了一片,不由眼犯晕。自小到大,只有他让人血溅骨碎,何曾有过自己流血的时候,顿时哇哇大喊起来,挥开王平站了起来,面上杀气腾腾。

“小贱人,你敢伤了小爷,小爷要你的命!”一拳打向采蘩的面门。

----------------------

今天第一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