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41章 把私房钱统统交出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姬家开始拿义母嫁妆铺子的利润,采蘩就留了心眼。她自己吃过人心不足的亏,又防着姬莲,知道这些铺子迟早会引起一场你争我夺,所以交待三大掌事把账往好看了做。在姬莲以为她藏利的时候,其实利润是给了十足的,甚至还往里贴钱,造成转移银两的错觉。

为何?因为十指有长短,十间铺子也一样。能赚千两以上一年的,只有冯斡管着的四家绸缎庄。本来这些铺子就是放那儿给人看的,赚多赚少,童芷不在意,而采蘩就更不在意了。童夫人也早有打算,才将原本童家的人慢慢调回去。

同秋氏商议的,就是让姬莲以为低价买铺子的机会出现,诱她掏出私房钱来贴补。而姬钥说到底是姬氏子孙,采蘩没有把事情做绝,告诉秋氏一定要拿住最赚钱的绸缎庄。

姬钥有些地方还是不太明白,“姐姐,你是说这大半年上交的利润给多了?”

采蘩点头,“不算给多,却是把利润都交出去了。同时,让冯叔他们做成每间铺子的收入都差不多,且放了一万两左右的银子到里面兜转,让你三姐以为我们没交实底,又当这些铺子都赚大钱。不过,兜转的银子在卖出铺子之前,冯叔已经全部拿出来了。”

“那就是说三姐的七间铺子其实没那么赚钱?”圈套啊圈套!

“三间米盐铺子每月真能赚个二百两数,有两间茶叶铺子一间首饰铺可以小赚几十两,还有一间酒水铺子亏着钱。无论如何,以现在的状况,你三姐每月交一千两银子给公中,说不定还得继续拿她的私房贴补。”这个圈套,本来是她防贼的。贼自己送上门来,怨不得她。

“卖盐要有官府发的牌子,到下个月姬三小姐就拿不到这牌子了。我已经跟本家那儿打了招呼。家主也觉得,既然这些铺子跟童氏已经毫无关系,就没必要特别照顾。”童夫人说道。卖盐是赚,但得有门路。姬莲光看铺子的收益,却不知经商并非靠聪明就行的。长在大宅深处,以为斗得家里人,耍得阴谋诡计,就可以自以为是,但终究她的性子太毒,目光狭隘,做不到细水长流看高看远。

“原来外祖母和姐姐早就打算好了,害我一个人瞎担心。”姬钥松口气,感慨道,“希望祖母别再糊涂,能把绸缎庄交给真正可靠的人打理。爹娘说过,本家就是一棵大树,我们就是枝叶,树要是倒了,枝叶无存。”

“我还不至于坑亲家。你娘在世时就陆陆续续拿钱给你祖母,我却嫌麻烦,又不是带孩子,要一口给一口的。这么一买一卖,谁也不吃亏。你祖母等于将铺子这半年交给她的银子还给你们,但她得了这些铺子,只要好好经营,就能继续延续本家大树的老根。”童夫人深深懂得互相依存的道理。

“而且,等皇上的旨意到,我们就能顺利从本家分出去。相信你祖父母即便再舍不得你和雅雅,也不会多说什么。”四房已经没有任何让人蠢蠢欲动的好东西了,至少在明面上。采蘩看姬钥有些沉默,明白他对出生地的眷恋,“你要是不想离开本家,那我们就保留着墨月堂?”

“不,迟早要分的,保不保留都无妨。”姬钥拼命摇头,“我只觉得有点难过,明明是一家人,却为了利益算计成这样,亲情不得不给钱财让路。看起来这不能那不能的事,拿钱就轻松解决了,让人心里很凉。”

童夫人想哄姬钥别这么想,但采蘩抢在了前头。

“正是因为这般残酷,你更要强大。不要像你宠妾冷妻的大伯,也不要像以为所有人都对不起她的三姐,只有你睿智了,珍惜了,才能为将来你的家带来亲情和温暖。”现实如此,但她说过,命运可改。

姬钥重重点下了头,上学去了。

童夫人会心一笑,可以预见钥儿在采蘩的教养下,一定会很出色的。

午后,采蘩接到老夫人让她去一趟的传话,便猜是有关她和姬钥雅雅要去北周的事。果然,她一进屋,老夫人就告诉她,因为北周皇帝希望高丽和南陈的使臣能在长安一起过最热闹的年节,所以使团十日后就要出发了。而皇上下朝后把老爷子叫去,说姐姐要去游山玩水,哪有弟弟妹妹不跟的道理。

采蘩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老夫人一声——

“我却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妥。”

采蘩在这里越来越像客人,语气尊敬,但有话直说,“为何不妥?老夫人,这可是皇上都点了头的。”

“十郎和雅雅还是孩子,你又年轻,怎能跋山涉水去那么远的长安?我知道你自己是有不得已的理由,但没必要带着那两个孩子一起。皇上虽然发了话,可我们会向皇上呈明。我已经失去了明儿和儿媳妇,不能再失去孙子孙女。更何况,明儿夫妇就是在北周遇害的,叫我怎能不心惊胆战?”老太太似乎真急,竟抹起眼泪来。

采蘩想,除了那个姬莲,这家人其实还行。

“老夫人,此去北周我们会跟着使团坐船坐车,使团有千名精锐兵士随行,十分安全。我是两个孩子的姐姐,如今要离开数月,却留他们在墨月堂,我实在不能放心,不若一道可以随时照应。”这件事上,采蘩不会给商量的余地。

“两个孩子在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老夫人觉得采蘩的话毫无道理。

“老夫人,恕我直言,我义母的嫁妆铺子只是由公中代管,府里就开始克扣四房的用度。如今,铺子都归了公中和三小姐,正好我这敢削门的却去了千里远,那四房的人还有没有饱饭吃了?”采蘩话锋讥诮,“老夫人的话虽不错,这里是我们的家,但这家太大,老夫人您未必事事都能管得过来。再者说,义父义母出门从来不把孩子们留在家里。并非我开先例,而是遵照先例。”

老夫人虽然停服了酥梦香,但身体不见好,脸色较之前还差,“那些事我听你大伯母说了,只是有些下人自作主张,我已吩咐将他们赶出去,今后不会再发生。”

“老夫人,府里刚买下我义母的铺子,三位伯母肯定要全心顾着那头。眼看又要过年了,家里上上下下有多少琐碎的事还得您亲自过问过目,您到时候恐怕有心无力,顾不得四房两个小的了。”虽然决心已定,话语间全不退让,但采蘩心里为两个孩子欣慰。亲情还有的,哪怕有时会妥协,总比荡然无存得好。“老夫人,和您一样,我也是为了钥弟雅雅着想。况且,舅姥爷会送我们去。您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童家?”

“哦,亲家夫人的弟弟会和你们一起去?我怎么没听亲家夫人提起?”老夫人半信半疑。

“您可以问我祖母,我不会拿这种事来说谎。”这位老太太对她一直忽亲忽疏,对姬莲却不分青红皂白的好,这也是亲情。

听到颜辉会跟着,老夫人就暂且不反对了,可是转个话题,却也不是采蘩爱听的,“关于求亲的事——”

采蘩打断老夫人,“我已经从祖母那儿听说了。”

三门亲,媒婆再上门来说作罢,而且巧了,都凑在同一天,也就是鉴赏会回来的第二日。东葛青云是个寡情人,她前世就看清了。向五郎是以此传达他不再怜惜的意思,她已经在竹君馆见识过。姬三,她的风暴刮停,他当然就不必再兴风作浪。

老夫人居然叹了口气,“这事传出去,无知小民恐怕要把市井传言当了真。今后再要有人跟你求亲,定然会顾虑。你这次出远门,切记慎言慎行,要是再惹出什么闲话,那可就传出千里去了。但若有故意使坏的人,你也别不吭声,女子的名节十分重,不能任人毁之。你这回去北周,不就是为了正名的吗?所以千万不可妥协。”

采蘩知道老夫人不见得担心她的名声,却担心姬氏的名声,因此淡然道是。

老夫人今日好像特别啰嗦,“不过,也是你运气不佳。不但北周副使东葛大人会留下来为使团领路,而且皇上委任了向家五郎担正使……”

“谁是正使?”采蘩终于动容。

“向琚。”老夫人继续唠叨,“他是君子,应该不会为难你。倒是那个东葛大人,拿画当众羞辱你却没得逞,一路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报复。好在御纸坊张大人担任副使,他一向公正,你凡事多跟他商量……”

老太太一直说到太阳下山,才放人。

跟着采蘩走出澄明园,雨清终于能对雪清说话,“几时见过老夫人对小姐那么唠叨?好些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又莫名其妙跳到别处去,让我稀里糊涂的。”

“真的。”雪清点头,“原来觉得老夫人跟别的老太太不一样,雷厉风行,不爱唠叨,今日耳朵长茧,才发现她毕竟也是一老太太。”

-----------------------------

今天第一更。

还在感冒中,写得很慢,所以第二更会很晚,请大家不要等,早点睡觉。

身体健康最重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