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第223章 渊源这种事,也可以硬拉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丝绕居梁,青花盘云柱,只是一个花厅就下足了本钱。姬莲不是第一次来,仍觉得羡慕这样的住所,奢侈却又有格调,不像南家的俗富,也不像姬家的旧古,处处高雅时兴。

不一会儿,外头鹦鹉叫起,“夫人来了!夫人来了!”

姬莲在家大小姐架子端得十足,这里却恭谨,连忙起身,对门口进来的那位中年美妇作福礼,“绢姨。”

“嗯,坐吧。真是巧了,我还想差人叫你来一趟。”美妇正是采蘩在绸缎铺里遇到的人。丹凤眼,青柳眉,红唇似火焰,明月一般的容颜,过了最佳年华却丝毫不减的逼人华美。

姬莲等她坐下才重新落座,“绢姨只管吩咐。莲儿有今日全靠了绢姨的帮忙,一直依赖您,若有我能效力之处,那可求之不得呢。”

“你是姐姐唯一的女儿,姐姐与我相依为命,世上就没有别的亲人。她死得凄楚,我只恨不能及时相救,如今却不会再让你受委屈。哪里需要你效什么力,听刘婆子说那盒珍珠落在童大小姐手里,我想弄回来,所以假充了买家,实则要找出她藏珠的地方。今日才与她打过交道,跟你说一声罢了。”美妇姓毕,与姬莲的母亲是同胞姐妹。

“绢姨好气度,还称她大小姐。在我看来,童采蘩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至于珍珠,虽然让她钻了空子得去,但我也得了她的银子,不算吃亏。绢姨有心,我却不想您再为这等小事操心,还是算了吧。况且,她义母的十间铺子我志在必得,到时看她如何还自以为是。”姬莲冷冷一笑。

“听起来,她比不得你聪明?”毕绢抿口茶,彩帕点唇,“那是我看走眼了?还觉得她挺难对付的。”

“什么难对付?”姬莲目光不屑,“不过就是仗着那副勾人的狐狸貌到处出风头,绑靠男人而已。绢姨可知,她不但与我三堂弟姬乔有染,还勾引了美玉公子向家五郎。这两人居然一前一后找了媒婆来向她求亲,弄得满城风雨,家中长辈如今对她十分不喜了。而您猜怎么着?今日还会有媒婆上门。我想她的名声很快就要成为人人贱踩的烂泥巴,在姬府也将待不下去的。”

“你说得这么笃定,莫非是你的手段?”毕绢好奇她要怎么对付采蘩,尤其自己以为那位不是好惹的主。

姬莲眸珠儿轻转,颇为得意,“几日前她受到北周副使东葛青云的邀约前去赴宴,可我打听到那位东葛大人不过见过她一面,显然是为她美色所迷。前日我偶遇东葛大人,他向我频频问起童采蘩的事,更因说到两人向她求亲而嫉妒不已,我只是稍稍一激,东葛大人便说也要争上一争,让我荐个能说会道的媒婆。”

“你帮童大小姐找到第三个求亲的人,岂不是让人以为她有多出色,众君抢之?”毕绢不懂姬莲的用意。

“绢姨不知道,东葛大人家中有正妻,所以只能给平妻位。我已命人放出风去,说童氏采蘩过于招摇,行为不检,性子风流,处处留情,才引得君子失仪,不嫌她出身低微,更有连发妻都不顾的。换作正经人家的千金,求亲的人多自然只会传出好话,但她半道成的大家闺秀,又长得那副妖媚相,您看着,用不了两天,我就让全城的人都当她是狐狸精。到时候,别说她义母的嫁妆铺子,就是她义弟义妹都由不得她照顾了。”如果对付大夫人,甚至整个姬家,是出于为娘亲报仇的心态,对付采蘩,却全然是因为自己看她不顺眼。那女人凭什么得到最好的?

“本来都城两大贵公子向她求亲是极雅的事,却冒出一个有妇之夫的北周副使,的确会让人觉得是她为人不够正经所致。加之众口铄金,莲儿此招可谓厉害。看来,我还真不用担心你。”毕绢挑眉,心道她倒是像足她娘亲,“不过,珍珠我还是想拿回来。我之前虽然没说过,但这盒珍珠是送给你当陪嫁的,意义非凡。”而且,还有另一层顾虑,珍珠不可落在外人手里。

姬莲不由感动,“绢姨,你对我真好。”

“除了我儿子之外,你就是我仅剩的家人,不对你好对谁好。”毕绢面貌亲切,“对了,你来可是拿药?”

“正是,难为绢姨替我想着。”姬莲点头。

毕绢叫人拿了三十个纸包出来,“这是新到的,药效最好的时候。说起来,老太婆服用三个月了吧?”

“是,她如今还不知道是上瘾,只说一日不服就睡不着觉了。”姬莲眼中狠光,“人人都以为她极疼我,却不知她是内疚所致。当初若不是她点头,我娘怎会被卖作商人贱妾?她当我年纪小,什么都不记得,可我记得清楚,我娘被领走那日,她笑着对秋氏说解决了。解决了?我娘是人,不是物件,她居然笑得出来。”

“那时我正闭关苦学制毒,刘婆子传信来,读到已是一年后,可怜我姐姐没熬到我救。”毕绢的眼中同样狠绝,“等老太婆差不多了,就该轮到秋氏了。你爹当上家主之时,就是她命丧之日。莲儿,你可别心软。”

“绢姨,对谁心软我也不会对她心软。她傻了一个儿子,却要我娘赔命,也赔了我的姻缘,我不可能放过她。”姬莲取了药便告辞要走,“绢姨此次来都,多待些时日才好,让莲儿陪陪你。那个姬府,没有一个人是我的亲人了。”

“莲儿,我并没有要你对付秋氏的意思。”毕绢却道。

姬莲一愣,“为何?绢姨不恨秋氏么?”

“我恨,不过我自会对付她。至于你,花一般的年纪,难道要守着姬府白耗光阴吗?连童大小姐都有人争着要,更何况你还是姬大小姐。虽然你成过一次亲,帮你再寻一个好夫君对我不是难事。你等些时日,我已着人去办了。”所以珍珠之事,急。

“可是……可是……”姬莲心上有独孤棠,想不到姨母居然要让她再嫁,禁不住焦急。

“可是什么?”毕绢看她的失魂落魄,“我是你亲姨,还不懂你的心思?你喜欢北周定国公之子吧?”

“绢姨,您怎么知道的?”即便是芬儿,也只知她喜欢的是棠大掌事,姬莲想不到绢姨那么清楚。

“独孤棠。”毕绢笑道,“在南陈康城可能藉藉无名,但在北周长安名头却十分不小。独孤之望,在于兰;独孤之明,在于棠。倒是我想不到你竟这么好的眼光,独孤棠混成掌柜你也不嫌。照我听到的,你在出嫁前就喜欢他了?你该早说,不然也不必嫁给姓南的。我一直以为你想摆脱秋氏,仓促答应了婚事。既然你愿意,我才没多管。”

“绢姨以为,以我的身份会喜欢一个小小掌柜么?”姬莲不想让姨母瞧轻她自贬身价,“多年前我随父亲去长安时,见过独孤棠一面。”

那是冬日,大雪天。父亲与友人在山中别院吃酒,她也有贪玩的时候,偷逛去后山梅林玩雪摘梅。就在那里,她见到一个舞剑的少年。迄今,她仍记得那身天空般蓝,染海棠花红的风袍,俊冷的面容,宝石的眼,带着绝妙的剑姿,梅雪不惊,飘逸若流风。她第一次心跳脸红,回去跟人描述他的样貌,才得知那是住在同座山中的定国公之子。虽然第二日她就不得不离开,却从此对独孤棠再不能忘,然而康城长安千里之遥,且秋氏不可能会帮她求得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她快要断绝奢望时,竟在苏姬的诗社再度看到了他。哪怕他已经长成了高大挺拔的男子,不复少年冷狂的模样,哪怕他在人前谦恭有礼,一副掌柜的精明相,他是独孤棠,那个让她钟情多年的傲君。

“原来如此。你两人有如此渊源,可能也是上天注定。你之前受了不少苦,只希望这回我能帮你觅得这桩良缘。”毕绢就见姬莲眼中璀璨,又道,“不过,妻位恐怕是不行的,毕竟你是再嫁之身。定国公独子的身份何等高贵,配公主都绰绰有余了。”

姬莲忙说,“莲儿从不敢奢望能嫁给他,更不曾想过为他的妻,只要能跟着他一辈子,无名无份也不妨。绢姨说得可是当真,我真可以嫁他吗?”

“谁知道呢?”毕绢不答,只道,“你也别那么没出息。妾又如何?进了门,是飞黄腾达,还是沉寂一生,就得看自己的本事。只有懦弱的女子才说什么无名无份。这样的人,往往在后宅之中最容易遭人嫉妒。男子或许爱极她单纯专情,女子却恨她独占夫君,她还不自知,那就短命了。”

姬莲听姨母虽不答却似乎很有把握,一边说是,心中却喜得不知如何是好。若能嫁独孤棠,采蘩嫁给谁她都不嫉恨了,因为天下男子,谁及得上她未来的这位夫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