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122章 只会纸上谈兵的非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云魄。

这是纸官署前园的名字,也就是左拐说的,充场面用的那片纸海。

于良说,他也是这么被迷进来的。他本来想当玉匠,成就稀世珍宝之类的,结果目前成就了窗纸和伞纸,心里特别郁闷,但又不甘从纸官署抽身。他说,他就是犟脾气,不做成一件事,就绝不往别的事上去看。

采蘩没打算和于良有过多交情,满打满算就一个月,但她记性好,听进去便忘不掉。

从云魄穿过入中庭,却是一圈的高屋高门。

“这几间是大匠的工坊,纸官署所出各种名纸就出自这些门里。”左拐看看采蘩那身衣,“今日便算了,明日起换上署里统制的匠衣,你这一身没法活动得开。”

采蘩还觉得挺利落的,心想他们上回的蓝袍比她这身累赘多了,潇洒如流风青空,彻底颠覆她爹留在她心中造纸时苦俭的样子。

“左大人的工坊是哪间?”采蘩见左拐都快走出中庭了,不由问道。

半晌后,左拐说道,“一个残废要什么工坊?我虽然挂着大匠的头衔,但这里属我官阶最低,只带学匠,不做别的。”

采蘩知道自己开错口,不再多说。跟着左拐走到后面,却又是让她大吃一惊。长久以来,在自家穷院里看她爹一人造纸,很小的院子,很小的石臼,很小的砖窑,一切都小小的,纸却一张张出来了。但这里,上百个纸槽,已有两三百人在开工的广地,竖立着一排排整齐的贴纸墙,冲着日光湿白絮正在烘晒。

“他们已经开工一个多时辰了,小姑娘,你知道自己有多迟了吧?我差点以为你反悔,想亲自去府上逮你呢。”已知她是童氏女,但左拐的态度仍大剌。

“今日祖父母回杭州,我要送他们上船。再说,左大人也没跟我说什么时候该到。”采蘩不怕他指责。

“明日起,日出那刻你要进署。”没关系,规矩说法一条条来。看似他态度不变,对她其实算照顾了,毕竟是姑娘家,他怕过分严厉把她吓跑。

“是。”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最好,采蘩是那种决定方向一往直前的个性。

左拐走到一台纸槽前,让两个抄纸的槽工让开,对采蘩招手,“小姑娘,那就开始吧,我先看看你基础功。”

采蘩表情刹那空白,说话有些慢,“开始什么?”

“抄纸啊。你应该知道朝廷文书纸用什么主料,洗,切,浆,煮,漂,捣,这些都是基础中的基础,想你也熟悉,我今天就先不看了。抄纸很讲究手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抄法,我瞧瞧你会的。今日抄完二十枚不同的纸,基本能符合我的要求,你就能回家去。我也不想你第一天来便累得不愿再来。”左拐说教,一箩筐的话。

洗,切,浆,煮,漂,捣,基础中的基础?想她也熟悉?基本能符合他的要求?她来错地方了!纸官署是个真正造纸的地方,她连斧头也弄不动,更别说是一群鲁班门前了。

采蘩僵笑,“左大人,我没造过纸。”

左拐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没造过纸。你说得那个基础中的基础,我还是头一回听说那六个字。”留在记忆中的,只有她爹的动作而已。

“你没造过纸?”怎么可能?“你评纸的时候,绝不可能是那些自以为见多了些纸的人能说出来的话。”没造过纸的人是评说不出来的。

“我真没造过。”采蘩看到左拐的大胡子成了如临大敌的刺猬。

“你没造过?”重复第二遍,左拐显然承受不太住,再说第三遍,“你没造过纸。从来没有?”

“没有,但是——”看着左拐吃惊的神情,采蘩第一次后悔她前辈子没好好学习。

“那你怎么能说得出那么多名堂,用词也十分精准?”左拐没办法接受这件事。

他想过她未必是能工巧匠,但至少眼力高于常人,手上触感敏锐,应该已经是棵好苗子了。只要他稍加点功夫,她的进步可以一日千里。别人以为他残了,废手废脚,所以能豁出去说离开纸官署的话。恰恰相反,他自认赢面很大,才会选她与西骋比试。西骋有天赋,他所教的学匠中没有人可与这种天赋相匹敌,采蘩是他发现的意外之喜。是不是宝,他还不能断定,所以上来就想看她抄纸的能力。料不到,她完全不会造纸。

怎么可能完全不会呢?!

“但是什么?”他没有漏过采蘩所说的每个字。

“呃?哦,那个——”害她心虚内疚到有点结巴,“我爹会造纸,是他教我识纸的……其实还算不上教。我爹挺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喜欢读书写字。不知道他是嫌纸太贵,还是挑剔纸质,家里的纸都是他亲手造的。我从小没娘,爹做什么事都不得不带上我,若是纸成,他一定会问我这纸如何,久而久之我就会评了。至于造纸,毕竟那时候年纪小,我爹不会让我动手,等他想教我时,我又大了,没兴趣学。”

“也就是说你昨日纯粹纸上谈兵。”左拐明白了前因后果,敢情她看她爹造纸多了,所以能侃侃而谈。他上了大当!

“纸上谈兵,还真是。”采蘩却见左拐的脸色一点没好转,“不过不是有句话,看都看会了。我觉得造纸不难,一个月就算从头开始学,也来得及。左大人先别着急,您把官位都押上了,我不会不尽全力。”

“造纸不难?一个月也来得及?”左拐面色铁青,大叫于良。

于良正在不远处榨纸,连忙跑过来,“师傅。”

“跟这位姑娘说说,你进来学造纸多久了?”左拐简直气得七窍生烟。

“今年是第三年。”于良见师傅神色难看,不由瞧向采蘩,“怎么啦?”

采蘩老实说,“大人要看我抄纸,可我跟他说以前没造过纸,他急得上火了。”

“你没造过纸?”于良也完全没料到,“可你——”

“看见了没有?没人会觉得这是正常的。”左拐咬牙切齿,磨得嘎吱响,好像这么磨,采蘩就突然会造纸了一样。

“没有人能在一个月里从不会造纸到击败骋公子。即便是骋公子具有不同一般的天赋,也学一年多了。”造纸不容易,于良自己学两年才从今年正式入门。

左拐指着于良,“他算是勤奋好学的,今年年底能考纸匠。多数人在署里一辈子也只能当普通的抄纸工,永远称不上纸匠,更遑论大匠了。小姑娘,造纸没有捷径,天份只能帮你如虎添翼。”

“那——我还是回去?”复杂困难的事情有一个简单的解决之道——放弃。“以我的名义向西大公子发封信,说明我根本不会造纸,也根本不能在一个月里学到他那样的水准,而左大人则以为我有基础。如此明显的误会,我想大家不至于为难他人吧?”造纸真得很难么?为何她看爹那么轻松?

“不!”左拐下意识挡住去路,“事到如今,谁也不能反悔,哪怕误会,也得继续误会下去。你不会造纸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听你说来,你爹是个巧匠,也许真让你看会了不少也说不定。本来我想根据你抄纸的能力来决定如何教你,现在就当你什么都不懂,从头学吧。”

于良仍不能想象,“师傅,还是照童姑娘的说法放弃得好,一个月从头学,能打出像样的浆来就不错了。这回比的是文书纸,虽然是普通藤角纸,但纸质要求极高,即便是我,还常常让您骂呢。”

“童采蘩,我能教,你能学吗?”左拐双眉深锁,目光却不再动摇,“我想你爹不过让你认纸,就把你教得这么好,你一定跟他一样有造纸的才能。如你所说,说不定还真得看都看会了。”

她可以对自己没信心,但不可以对爹没信心,采蘩重重点头,“大人肯教,我就肯学。”

“很好!跟我来吧,咱们从第一步开始。”左拐走了两步,回头问,“你看造纸看了多久?”

“三岁开始——十四年。”说出这个数字,采蘩自己都怔了怔,原来看了这么多年。

左拐也有些诧异,“三岁的事你还能记得?”

“我两岁开始记事。”过目不忘就不说了,免得他们以为自己说大话。

非凡的目力,非凡的敏锐,非凡的记忆。左拐看了她好一会儿,好像要说什么,却最终只是回过身去领路。他希望自己没看错,而如果这姑娘没有撒谎,她的天赋可能比西骋高得多。只要再多一样非凡,就能跟自己的先祖媲美。

采蘩没多么多想法,直到她跟着左拐停在几座小山一般高的青藤前。这就是第一步?

“我给你一个时辰,挑出适合造纸的藤枝来。如果通不过,就没午饭吃,继续挑下一堆。一直通不过,晚饭也没有,你可能要留在这里看明天早上的日出。”没办法,一天得当成十天来用。

“怎么可能一个时辰?”有她两个那么高的藤堆,“而且左大人,您不教我怎么挑吗?”

“先瞧瞧你从你爹那儿学了多少,如果这堆没通过,于良会教你的。”这还需要他亲授?

左拐走了,太阳将他的影子晒贴在脚下,离午膳不过也就一个时辰。

于良奉令盯着,端来一张板凳,提了一壶茶,就差瓜子了。

------------------

今天第二更。

周末了,亲们愉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