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91章 踏青枝上,有葡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望山书院,没有门联,没有门匾,没有望山书院这四个字。山长说,能来到门口的人当然知道这是哪里,无需多余的点缀。

望山属于向氏,但山长不姓向,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不说,人们就干脆称他为望山长。望山书院已三十多年,学生越来越多,多数平凡着,少数发迹着。望山长是从这里出去的第一批学生,他去了北周,再出现就已经过去很多年。和向家当时的家主畅谈一夜,从此便在书院里安了家,第一个学生就是向琚。

虽然向琚后来上了太学,但他和望山长的师生情谊一直十分深厚,甚至在书院后面的山坡上建了一处别院,与恩师比邻而居。只要回到都城,他住在这里的时间比向府还多。两人一起为书院增加了算学理学水利农牧等非主流科目,接收各种各样的学生,让他们能在不同的领域中发挥所长。

因此,今日望山书院门前来的一位女客说来求见向五公子,并不引起接待人的奇怪。但这位才进学的年轻人看到那张妖娆桃花面时,脸红了好半晌,手脚摆哪儿都觉得自己笨拙。

这位女客正是采蘩。要是以前,她会故意逗逗他,谁知道呢,这个长相斯文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会否来自一个富裕的家族,成为一个不逊色于东葛青云的男子?现在,她不再贪图捷径,对陌生人神情淡漠,目不斜视。

她面容艳美,气质却清冷,年轻人手心盗汗,但也绝不敢唐突,“姑娘可有名帖?对不住,并非小生为难,实是五公子平日不随意见客。”

“我明白的。”采蘩早准备好了,拿出一张帖子,“我没有名帖,可有五公子的名帖,今日特来送请柬。”

年轻人接过,见帖封上一树墨白玉兰花,只有一朵水蓝色,是向五公子的名帖不错,于是连忙说道,“姑娘请稍等,我去找顶小轿来,因五公子的居所要穿过整个书院,又得到半山坡。路虽不远,却是上山,对你可能辛苦。”

“不用了,我挺能走路的。”她凭这双脚,行走千里去流放。

年轻人听了这话,不由看向她的脚,却只见层层裙涛边,“姑娘真要走吗?”自己看错了,难道她不是那些娇弱的千金小姐?

“请你带路,不然我大概走到天黑也找不到地方。”她不分东南西北。

年轻人腼腆一笑,走到前面。怕采蘩觉着闷,就为她说些书院的事。经过一座小桥,他指着溪流源头,告诉她那边就是新开的算学馆。正说着,就有人从算学馆的山间小路走下来。

看清来人后,年轻人笑道,“独孤兄下课了?”

采蘩立刻联想到独孤棠,抬眼一看,声音微扬,“这城里不会只有你一个姓独孤的吧,棠掌柜?”

与她前几回所见的不太一样。青鼎纹字书生袍,罩在娟白描银花的宽腰衣外,戴一枝蛇形铜簪束高髻。儒雅衣装配高大身形,用斯文二字很难来形容这人,但就是十分出挑。

“采蘩姑娘?”独孤棠有点惊讶,随后就笑。大概穿得这身书卷气,没有一点圆滑油脸。

“棠掌柜还是望山书院的学生,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采蘩明眸一转,“原来你是看着老相,其实——多大?”

年轻人表情僵了,脖子有点转不过去。

独孤棠却继续笑着,好似全然听不出她的讽刺,“我今年二十有三,因算学馆新开,学生有些少,所以四公子让我过来凑个人头。”

年轻人张着嘴,合不上。

“给四公子干活,还能进书院读书?这么体贴人的东家,我得学着点。”采蘩抿嘴回笑,“不过,该不会棠掌柜算盘打得不精,四公子才送你来的?”

“我原本也和姑娘抱有相同的想法,还以为四公子不好意思说我不会管帐,用这个借口让我来学一学。”独孤棠眼睛亮着,好像采蘩的话正中下怀,“可是说句我这外行人不该说的话,算学博大精深,如何打算盘跟它还真没多深的关联。”

他眼睛亮,她眼睛眯,“这不是说我更外行了吗?小女子浅薄,莫怪。”

独孤棠聪明地不再提,“姑娘来找五公子,难道是燕窝吃完了?”

“你不说,我还忘了。等会儿见着他,我得再要一斤半斤的。”和这个人说话不用装高贵,常觉得说着说着心情就好。可能因为他是掌事,而她是掌事的女儿,真实的地位相当。

“姑娘也是,这等小事直接找我就行了。明日一早,我让伙计送两斤去府上。”独孤棠大方允诺。

“这如何使得?要是五公子不肯送我,你却自作主张,这银子就得你自己掏了。”采蘩呛他的小气,“先说好,要我付银子的话,燕窝就别送来。”

“五公子待姑娘大方,要是连这点我都没看明白,能帮四公子做事么?姑娘放心,这银子绝对不用你我掏。”独孤棠嘴角一勾,自信饱满。“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我如今在东城茗林坊做事,管着七八间铺子的总帐,姑娘若要买首饰补品这些大价钱的东西,开张单子让人送过来给我,我给你最好的货最好的价格。”

“真会做生意,可惜我成不了你的大客。”采蘩说到这儿,从袖中取出一封红金柬,“正好遇到你,不用五公子转交了。三月十五,新杭会明月楼晚宴,恭候大驾光临。”

独孤棠接过,还没打开,就摆出一张震惊的脸,“采蘩姑娘要成亲了?”

采蘩眉毛跳了跳,要笑不笑,“谁家新娘子亲自送喜帖?你媳妇么?”

“玩笑,玩笑。”独孤棠翻开帖子,眼睛飞快拐一遍,面露喜色,“采蘩姑娘要成童姑娘,真是天大的喜事啊。童向两家虽然营生不同,但有往来,今后还请您多照应了。”

“虽说要冠童姓,但童家的生意我是不管的,我会与义弟妹同住,仍在姬府。不过是姬氏门槛高,姓不随便给我这样的孤女,而童老爷童夫人看在我义母的心愿上为我补上一个正式的仪式,能让我名正言顺照顾义弟妹。”采蘩淡淡笑着。

“要我看,还是姓童好。”不多说,就一句,“姑娘邀我与宴倒有些意外。”

“这有什么意外的。我初来乍到,都城也不认识几个人,童夫人给了我十张帖子,我怎么数都没那么多人可送,结果就想,但凡能说上两句话的,就当了我的好友算了。”向四向五他们不算在她的名单里,而由童氏列入。

“好友?”独孤棠垂眸,转瞬抬眼,“承蒙姑娘看得起,独孤棠一定到。”

“你就当我也在凑人头吧,记得送礼。”采蘩说完,不再看独孤棠的表情,走了过去。跟在年轻人身后,沿弯弯绕绕的山路而上,眼角余光中,桥头已无人影。

“想不到姑娘和独孤兄是知交好友。”年轻人又开始闲说。

“好友都勉强。”童夫人说专为她好友放一桌,她怕空桌没面子。

“那——”为何送请柬呢?

“实话跟你说,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这位独孤兄舍不得花钱,喜欢吃免费的饭,所以我可怜他。”采蘩已经望见前方的乌瓦白墙,“那就是五公子住的别院?”

年轻人让她转移了心神,回道,“正是,姑娘果然能走远路。我听学兄们说,苏姬夫人和苑夫人头回来时也走着上山,结果差点晕了过去,后来书院才备下小轿给女眷女客。”

“听起来,来访五公子的女客很多啊。”备轿就得备轿夫,要不是经常用到,岂非烧钱?

“那倒也不是,而是因为两位夫人起了女子诗社,每两月要在青枝园聚一回。”年轻学生有问必应。

“五公子别院叫青枝园?”突然想起三小姐的那首诗中有一句踏青枝上。

“是,应是取青青春枝欣欣向荣之意。”年轻人看向采蘩,却发现她回身从坡上眺望了出去,又道,“这里风景独好,不但能看到书院,还有半个蝶尾湖。”

还有莲园书房那扇窗,采蘩桃花眼眯如狐,“果真如诗如画,会令人流连忘返。”

年轻学生再想说什么,青枝园的门却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书童,清亮的童音,“谁在门外?”

年轻人立刻送上名帖,“这位——”想起来,“采蘩姑娘持五公子的名帖来送请柬。”

小书童歪头看看采蘩,抿出一个大大的笑,“姑娘稍等,小的就去通报。”

过了一会儿,小书童快步跑出来,有些喘,“姑娘请跟我来。”

采蘩走进去,又回头对年轻学生微福,“多谢你为我领路。”

年轻人怔忡在那张妖美的面容里,半晌才自拔出来,摇头晃脑往山下走,轻诵着,“官官雎鸠,载河之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唉——五公子在,我们一个都没得逑啊。”

青枝园并不大,穿过前厅就到花园,一眼看到底,厢房六七间,由廊而连。花园小巧却精致,五角亭,观鱼塘,白桥沙地,一角竹格架。三月有青藤,带着毛绒绒的五爪小叶悄悄攀爬。

那里曾经有一道潇洒又落寞的背影。

“采蘩姑娘。”

向琚来了。

----------------------------

今天第二更。

么,感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