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第89章 漏风漏雨一家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用过晚膳,采蘩教雅雅认字,姬钥在一旁做功课。开始十分温馨,维持一刻之后,出现裂缝。

“小妹是笨蛋,一个蘩字念那么久还记不住,吵死了。”姬钥抓脑袋,“明天先生要问楚辞,我本来有一大段文已经想好,可以一气呵成,结果现在就剩一个蘩字。”

雅雅从不怕她哥哥,嘟嘟嘴,道,“哥哥才笨蛋,自己记性不好,还怪雅雅。而且,这是雅雅的书房,你干嘛在我的地方写功课啊。”

采蘩噗哧笑出声来,被姬钥瞪了,忙捂住嘴。

“那是因为三人中我最有学问,所以才在这里坐镇,怕有个识字不多的人充当先生会误人子弟。”其实皆因雅雅的这间新书房又大又舒适,等会儿还有各色点心可以吃。当初爹爹为了让他安心读书,将书房置在墨月堂最偏僻的一角,抬头见墙檐,低头见砖地,意味心无旁骛。从前他不觉得怎么,和雅雅的一比较,立见高下,害他在自己书房里冷清不已。

“姐姐,我的书房雨天漏雨,风天漏风,我能不能——”也建个新的。

“可以补顶补墙,但新书房就别想了。”采蘩摸准他的心思,“马上吃点心了,吃完就赶紧回你书房去。”

“姐姐从来对雅雅偏心。”姬钥有点不罢休,“林叔跟我说了,给她建书房也是你的主意。怎么给雅雅就是新的,到我这儿就只能补?”

“雅雅是姑娘家,你是吗?”采蘩白他一眼,“老夫人说了,女儿家读不读书并不重要,最重要就是大家闺秀的气质。这儿说说是书房,也是绣房,画房,琴房,这些都是兴趣爱好,未必要学得样样精通,布置当然是舒服顺心为主。你就不一样了,你爹对你的期望从书房的位置就能看出来。咱不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劳其筋骨这些,读好书就得专心致志,心无旁骛。舒适是通悟的阻碍,美景是真眼的雾障。一间漏雨漏风的屋子,只要四壁不空书满架,就是名符其实的黄金屋。别忘了,现在我照顾你们,但将来你得照顾我们,你是堂堂男儿,要挑这个家的大梁。”

姬钥听得出神,“姐姐,这也是你爹教你的吗?”

“可惜那时我不懂事。”她间接承认。

“还好现在也不晚。”姬钥合了书,卷了纸,抱着就走,“我好好读书去,不写完功课就不出屋门。”

他出了门又探回头,“姐姐,点心记得送我那儿一份,漏雨漏风都没关系,肚子不能漏。”

“好,好,什么都苦你,绝不苦你吃的。”到底还是孩子呢,采蘩笑。

过了一会儿,雨清雪清送点心来,说三小姐的马车刚到莲园门口,开始搬行李了。

“这么晚才搬?”要是她的话,不如等明天,不过这位三小姐的想法不好猜,“让林管事找些有力气的人,我们去帮忙。”

雪清想得多些,“我们突然这么多人过去,会不会让三小姐误会?毕竟前两日她们气势汹汹来帮我们。”

雨清道,“就怕我们真心想帮忙,她们却不领情。小姐,算了吧,别给自己找气受。”

“我们住得这么近,难道还能避开一辈子?她难得回娘家一趟,被大夫人安排住客舍,心情自然不好。不过你俩的话也有道理,这时突然过去,她说不定往歪处想。”找回那三件东西虽是紧急,但姬三小姐心思太重,欲速则不达,“那就让林管事一人过去问问。”

结果,林川回来说,“三小姐说她行李不多,很快就搬完的,小姐的好意她心领了,等安顿好,再来谢您。”

“话说得好听,分明就是不领情。”雨清摇头,“看来桃枝做得对。”一粒盐都不留。

采蘩看林川欲言又止,“林管事有话直说。”

“此次三小姐似乎不是回娘家这么简单。说行李不多,但整整三大车,大箱子装着。还有陪她回娘家来的那些婢女仆妇都是当初陪嫁过去的,好像也全跟回来了一样,可一个夫家人也没有。”林川在姬府很多年了,因此能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

“大夫人也提到了这事,看来确实有些怪。只不过三小姐是大房的人,再有奇怪处,跟我们也没关系,别惹火上身就行了。”采蘩对姬莲回来做什么不甚关心,但她做着最坏打算,曲折迂回不行就实施明偷暗抢。虽然孤客不和她联手,但有梓峰,牛安山,还有蟒花他们,数数至少五个手指的江湖人物。而姬莲能找到五味铺,并非是养尊处优全然不识愁滋味的千金小姐,但身边会武功的有几个?她觉着应该没有。

这一点,到第二日就得到了验证。

说好送姬钥上学,采蘩起了个早。姐弟俩吃着早饭,正说康都附近踏青的好去处。

应该准备马车的林川匆匆进来,“大小姐,公子,莲园的人要从咱们的门出去,小的不好做主,特来通报。”

姬钥想都不想就道,“谁不知道这门是专为我四房进出的,是祖父祖母对娘的特许,所以平日都要上锁。莲园虽近,但三姐姐是大房的女儿,要守大房的规矩。就我所知,七姐姐要出门得问过大伯母。除非大伯母允了,他们不能借墨月堂的门进出,不然出了事谁负责。”

林川去回了。

采蘩还是挺诧异的,“姬府的小姐出府这么麻烦么?”

“看各房规矩,一般出门都要事先跟长辈们报备。大伯母是比较注重姑娘家名声的,对三姐和七姐一向管得严,报备了也多不准。三伯母最松些,许五姐和八姐每月能出两趟门,若有哥哥们带着,就放心让她们去。”姬钥这个小大人,知道的真不少。

“一边是姬妾生的,一边是亲生的。”采蘩一眼看出其中的缘故。

姬钥倒不曾想过,“你不说我还没发现。”

“看来你之前给我门钥匙还真不错。”采蘩得来全不费功夫,出门也自由自在,没想到其实很奢侈。

“那是当然了。”姬钥趁机夸自己,“谁能像你似的,随时就出得去,还能留在外头过夜。”

“可我也不像她们,个个是姬氏千金,贵不可言。”采蘩越发庆幸接受了童夫人的提议。

“就算你叫了姬采蘩,我保证你仍自由自在,想出门就出门。”姬钥骄傲抬头挺胸,“因为你在墨月堂。爹娘不在,你就是长女,我就是长子,我们自己说了算。”

这全都是因为童芷带来的财富,令墨月堂独立而不依赖于姬氏钱库账房。采蘩看过四房的账本,即便公中一分钱都不花在他们身上,将来大房继承家业,四房要出去单过,也绝对游刃有余。童夫人说,芷娘不是做生意的好手,但她最大的优点在于谨慎能守,这就已经足够。

“小姐,礼盒都已经准备好了,要拿到车上去吗?”雪清进来问。

“什么礼盒?送给先生们吗?那可少了点。”姬钥看过去,四五只色彩斑斓的浅方盒让婢女轻轻松松捧着。

“不是给先生的。先生的礼老爷子已经送了,我何必多此一举。”她挑挑眉,眼波流转着坏笑,“我给你的朋友们准备。”

“你知道吧?”姬钥敲着桌子,“你要么就冷得像块冰,但有表情的时候多数就不像好人。我在学馆里有朋友,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会读书,功课好得不得了。”她已经问过梓峰,“至于你那傲慢性子,我更是第一次见你时就领教过。你外祖母说了,小孩子打打闹闹才成朋友,所以你的朋友不知不觉让我找着了。你也别端着了,所谓不打不相识。”

“我头疼,给我请大夫吧,今日不上学了。”姬钥站起来要走。

让采蘩一把拉住,笑抿着嘴,“二弟,逃学是绝不允许的,这是我给四房新立的规矩。走吧,迟到就不好了。”

姬钥不敢真使力甩她,用身体重量拖慢脚步,“上学可以,把那几个花盒子扔了。我跟你说,事情已经过去,你别这时才整花样出来。”他脸上的伤好了,也道歉了,当朋友是不可能的,和那几个念书笨得要命的家伙。

“我不整花样,我送礼,诚心诚意。”真是冤枉,她表情像坏人,但良心未——泯尽。

墨月堂大门在前头,姬钥开始高声,“我病了,我不去。我不信你诚心诚意,一定是惹麻烦,而且是大麻烦!”她多狠啊。

雅雅惺忪着眼,开窗来瞧,“大姐,二哥,你们吵架?”说她小,称呼改得最快就是她。

“雅雅,救我!二哥我头疼,受风寒,咳咳……”一物降一物,哼哼。

“二哥,你要好好读书,雅雅和大姐将来要靠你养。”问题是,雅雅这一物此时不想降采蘩,所以只是挥挥小胖手,送别。

采蘩不由欢笑出声,这孩子没白疼啊。

同时伸手拎起姬钥的耳朵,“别折腾了,越折腾你越倒霉。”

姬钥哇哇大叫,哪里还敢慢,恨不得小跑。

一出门,遇到芬儿带着两个小婢。姐弟嘻哈笑闹,她那边却脸色气冲冲的,居然当面头一甩,要走过去。

-------------------------

今天第二更,也是粉430的加更。

下一双更粉红过465,好像没差多少了,亲们厉害,感谢你们。

周末愉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