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54章 一位穿男装的寡妇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是,都是夫人们请了铺子里的师傅入府量身选料,做好再送进来。”雨清哪里猜得到采蘩和姬钥暗中斗智,实话答道。

“一直都做童氏铺子的生意?”采蘩心想,抓到点东西了。

“是。童氏绸铺有都城最好的制衣师傅和绣娘,在整个江南都是数一数二的,再说还是四夫人的陪嫁,价钱好东西好,当然做自家的生意。”雨清认为应当。

自家?采蘩却不以为然。她相信一句话,亲兄弟该明算账。

“小姐可是想让师傅来府里?”雪清不经意一问,因为突然想到林管事的吩咐,“其实夫人们管小姐们颇严,不好常到外面走动,比不得小姐您自在,想出去咱们就出去。”

采蘩盯瞧着雪清,啧啧道,“你真对我的脾气,知道我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

雪清一惊,要跪,“婢子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就是……”林管事说要尽量顺着采蘩小姐的性子,别拘束了她。

采蘩捉住她的手肘,将人扶起来,“我夸你,不是骂你。你说得对,我不爱住在这里,想出去就得出去。你去付银两时告诉送货来的伙计,我一定再去,谢谢冯大掌事。”看来,只有多去几次才能明白姬钥的谋算。反正这小子不会害她,她笃定。

新衣上身。青烟小雪色,染远山草舍,绣蒲公英花球,既素淡有别致。衣式为三件,秋涛落霞裙,竖领叠襟高腰衣,翻兔毛云锦大袖袍,连配饰都送齐了,从头到脚,样样精贵却不张扬。

雪清为采蘩绾发,簪了一支白玉扇坠珍珠,“不愧是最好的绸铺,如此装扮不违孝礼还清新大方,衬得小姐极美。”

采蘩看着铜镜中的照影,“美,有用吗?”纤指轻抚,明明传上来的是细腻触感,但却记起采石五年给她干裂粗糙,“没用的,再美也没用。”

美眸在苦笑中慢浮出水光,等她站起来时,已经重新明亮。她知道身边这些人是如何想她的,包括姬钥,都当她厉害不好应付,脾气性子难以捉摸,又倔又狠。她,其实,内心狼狈如泥。庆幸的是,如今里面有一簇火不停地烧,烧出一层厚厚的实瓷。

“小姐……”雪清再聪慧也不知采蘩的故事。

“走吧。”脆弱必须只在瞬间,否则自己难容。采蘩转身,苦笑成冷,衣袖翩翩,身姿曼妙。

但等她到百香坊时,问起向氏兄弟,掌柜却道两位公子尚未抵达,请她先行入座。

“说得冠冕堂皇候着候着的,怎么叫小姐等?”雨清跟随在后,低声道。

“可能是我们来早了,毕竟离午时还有半个时辰。先坐吧,我瞧这百香坊雅致得很,他们若不来,就当我们自己玩,更自得。”采蘩不以为意,既然决定赴约,谁等谁都不重要,叫来伙计,给随行的梓峰等四位剑客单开一桌,又让雪清雨清坐下。

“等就罢了,如何连个包间都没有?”雨清直接,有话就说。

“因为百香坊没有包间。”笑声响起,音色悦耳,突然在她们面前出现一人。

采蘩定睛瞧着,即便她冷淡惯了,这会儿神情也露出兴味来。

那人高髻牙冠香木簪,一身蓝空大袍绣千字纹,潇洒如风。再看貌相,面若银月眸似飞叶,肌肤皓雪,樱唇瑰红,高颈无凸结。分明是个女扮男装的俏佳人。

“诸位不必怀疑,我虽是百香坊的大东家,确实也是女儿身。再说,有我这般漂亮的男子么?哈哈!”她毫不掩笑,但放声仰面的模样仍令人看呆了眼,美丽更甚,“我夫家姓魏,我娘家姓吴,我觉着魏吴氏不如魏吴姬好听,所以要么喊我大东家,要么叫声吴姬姐姐,可也。”

采蘩起身福礼,“采蘩见过吴姬姐姐。”她喜欢这个女子,不知怎么,还羡慕。

“向四爷昨日遣人来说要招待贵客,让我仔细备下美酒鲜肴,少见他这般着紧,我以为是哪位王公贵族,却不料是妹妹。”魏吴姬牵起采蘩的手,“不过看到你,我就知道四爷为何要提前吩咐了,这可是大娇客,难得一见。”

和向氏兄弟的关系并非外人所以为的,采蘩但笑,急忙解释反而引人更多遐想。

“吴姬姐姐的百香坊独树一帜,立于山水间,用翠竹红木两种材质而建,冬暖夏凉。外有宽廊架子窗,内有屏风雕画墙,帘子一下,风景独好,又隔他人探视目光,不是包间胜似包间,美矣。”

“妹妹好眼光。不错,这正是百香坊独到之处,不过妹妹恐怕不知坊后还有妙地。百香坊本是我先夫的酿酒造坊,喏,树下那些房子便是坊屋。这座山属魏氏,山中有冰热二泉,冰泉酿酒,热泉泡澡,都能物尽其用。夫君病去后,我嫌一个人住太静,就在山口建了酒馆,地处得有些偏僻,好在老客熟客给面子,时不时照顾着,生意过得去。今日得见妹妹,我心中真是高兴,还望以后常来我这儿,咱姐妹说话解闷。”魏吴姬也喜欢采蘩。

采蘩先是闻她夫君已故,不免想客套安慰几句,转念再想,她既然说得大方,可见此事过去了,不必再由旁人替她伤心。

“好。”简洁明了应下。

魏吴姬又喜采蘩干脆,“妹妹住哪儿?我也有个去处寻你。”

“我暂居姬府莲园,等义父义母丧礼为他们披麻戴孝。之后我也还说不准,但等找到另外的地方落脚,必定告知姐姐。”采蘩近日想这事挺多,就是尚未拿好主意。

有人可能问为什么?乍相见就姐姐妹妹那么亲热?

其实很简单,因为两人虽然做派迥异,但都不是普通女子。一个寡妇抛头露面,一个妖女魅惑众生,见面自然投机,还相见恨晚。缘份这事,遇上了就知道,不用久经考验日日年年维系着凑近乎。就像姬老夫人第一面就不中意采蘩,今后即便改善了,也难贴心。人与人相交,有时就凭一眼感觉。

-------------------------

想去玩雪人的亲,有没有发现雪都冻成冰块了?

嘻嘻,无论如何,风景绝美,尤其在暖气房里往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