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53章 可怜的孩子早熟到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采蘩回到莲园才更衣,姬钥就来了。来了,还笑脸迎人,乌溜眼睛骨碌,心眼打转。

“姐姐,今日出去玩得可尽兴?听说还有我三哥相随。如何,我没骗你吧?比那暮暮黄昏不知出色多——呜呜”嘴被塞了点心。

采蘩拍掉手上的糕屑,“行了吧,你的眼神不好使,我不怪你。多大点年纪,懂什么出色不出色,偏帮家里人,我也明白。不过,冲着我们一路的情份,姐姐我教教你,人要谦虚,今后别老说你三哥优秀不得了,不然让人笑话你们姬氏厚脸皮。”

姬钥喝水咽下点心,腾出嘴来反驳,“谁厚脸皮?我三哥七步成诗,写得一手好文,又能画又通音律,他向琚不也就会这些吗?”

“向琚那人我是不清楚,可你三哥家门不入,却与青楼女姬同进出,德和行似乎尚未修到家。林管事也一定告诉你了,我们还遇到向琚。你三哥的心眼比你还小,好歹你当人面挺懂事的。”姬三对向五,她公道评一句,东施效颦,形似神不似,差得远了。“我说真话,你都比你三哥强。所以,今后麻烦你,别再替你三哥吹牛。”

姬钥本来不服,听到采蘩最后两句话,气就没了,“我比我三哥强?”

采蘩暗笑在心,她掌握这小子的心性呢,双眉挑起,正儿八经,“那是当然,而且假以时日,你的朝阳之光就盖过人黄昏了。”

姬钥其实真傲,小身板挺得笔直,“说得也是。三哥是自家人,我不跟他比,但向琚那家伙,将来我必定胜过他去,你等着瞧好了。”

“是,是,好弟弟,我等着那天你给我争脸。”采蘩笑意就到了明面上。没办法,这孩子着实可爱,刀子嘴豆腐心,继承了他爹娘的善良。只怕,他对家人护短,家人对他却算计重重。

“那明日你去赴约么?”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要管。

“去。”采蘩却答应得痛快,“你三哥那儿我哄了一回,到你这儿总不见得要我再哄一回。再说,我没空帮旁人牵线搭桥,向琚向粲两兄弟的助力,我只替你争取。”意思是,去也是为姬钥去的。

姬钥心头感动,嘴上道,“谁要你瞎使劲?向氏兄弟狡猾如狐,弄不好陪了夫人又折兵,你别把我和雅雅也搭进去。而且我跟你说,和向琚交好不容易,首先其他房,还有祖父祖母,若他们知道,肯定不会乐意。”

“所以由我出面。”采蘩不怕姬府里的人怎么看,“再说也不是敲锣打鼓跟人攀交情,你们两家更不是生死仇恨,好歹他们还将你和雅雅平安送回家了,吃顿饭道个谢是常理。你们可是上百年的老族,不讲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总该说个气度纳百川吧。”

姬钥努努嘴,“我说不过你。”

“那就别说了。”采蘩赶人,“赶紧回你祖母那儿去,省得又让人来催。”

姬钥便道,“明日年夜饭,我陪祖父祖母一道,但雅雅会回墨月堂,姐姐早些返家,免得她找不着你要哭。”墨月堂就是莲园对面的园子,也是四房的居所。

“啰嗦。”采蘩不耐,拎起姬钥的衣脖领子往门口去,“夜了,走好。”

姬钥被赶出门,嘟哝几句便与不远处候着的林川一道走出莲园。

“冯伯答应了吗?”他问。那夜偷听到祖母和大伯母的谈话,提醒他那枚宝石花的大用处,心里就没停过思量。想要采蘩名正言顺留在府中,为长辈们所接受,让她掌管母亲的陪嫁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冯老哥开始犹豫,后来勉强说试试,但今日在对待三公子的事上,采蘩小姐处理得极好,我看冯老哥颇满意。”林川一五一十答了,又道,“小主子安心,采蘩小姐聪慧,自会令众人心服口服。”

“我自然信她的本事,只是万一让她知道我算计她——”小小年纪,天天想点小鬼魅伎俩留人,还想到他脑袋疼,他多可怜。

“采蘩小姐和小主子您有一处像,都是嘴硬心软,这些日子已不曾提要走,想来舍不得您和小小姐。”林川劝慰。

“你看错了,她是嘴硬心硬,狠起来吓死人。除非她自己心甘情愿,否则我怎么折腾她也不会留下来。”姬钥叹气。

“那您还想方设法?”在对待采蘩的事件上,林川惊讶发现小主子真是长大不少,手段心思都很不一般。

“就是想方设法让她心甘情愿啊。”姬钥像小老头似得背手踱步,“我告诉你,她心硬但不无情。娘说过,人有情就会有牵挂,牵挂一起便难放下。她和我们相处一路,风雨同舟,若能让她牵挂我和雅雅,大概是能留下她唯一的方法了。”

“小主子聪明。”林川自认不及。

“我却怕聪明反被聪明误,惹恼了她,一切都不能回头。”姬钥又一声叹。

林川再次认为,公子虽然懂事很多,又似乎早老了些。这究竟是好还是坏,还真不好说。送主子到澄明堂,望着深深的宅院,想起府中令人不安的蛛丝马迹,他再一次觉得公子执意留下采蘩小姐主持四房是明智的。要找一个忠实可信的又有能力的人,看似简单,其实很难,一不小心就把两位小主子的将来都赔进去。

“林叔。”姬钥要进园子了。

“是。”

“若冯伯拿定主意,你们也不必再在姐姐面前藏掖,她聪明,很快就会明白的。要是问你们什么,只管说实话,她不喜欢被骗。”那样,她对他们也没有真心了。

林川越发觉得过早懂事也可怜,想归想,应了声退下。

第二日一早,冯斡派人送了两套衣裳来,还传口讯,请她过了年再去挑些春装样子。

采蘩听完口讯,沉吟半晌。

雪清见状便问,“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半途杀出个姬三郎,又遇到向家人,所以打散她心中的疑惑。昨日林川突然带她出去逛,逛得还是童氏的嫁妆铺子,真得只是给她做衣裳么?“平时府里的小姐们做衣裳也会去绸铺子?”

姬钥那小子心眼多,她得想想。

-------------------没看到雪,亲们帮聆子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