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4章 见义勇为的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黄牙骂一句蠢人事多,但也不好不让去。

采蘩就躲进茅房,不多会儿又喊肚子疼。味儿虽然熏得够呛,总比面对两个色欲薰心的浑蛋好。她把福旺的话想了一遍,看来这晚就三批客,暗中帮她的,不是那对夫妻就是孤客。可是,她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接近两方人,求他们救人救到底。

鼠脸一开始没法子催,只拽着脚链子等在外头,后来就不耐烦了,一声比一声急。

采蘩好不容易积起的那点希望又散,无奈之下,推门出来,刚要绕到前面,就看到一盏明灿灿的灯朝这边来。心念一动,她忙藏起身形。

“这位差爷。”

采蘩听到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

“你是谁?”鼠脸狐疑的语气。

“在下姓阮,住南院。我家主人很爱交朋友,说今日能遇两位差爷也是有缘,让我来请你们去喝杯茶。不知能否赏面?”阮管事本来要去跟客栈掌柜打听他们的住处,巧了,在外头碰上。

鼠脸惦记着美人销魂,哪里对陌生人的茶有兴致,“我二人公务在身,没空与闲人喝茶,天色已晚,该干嘛干嘛吧。”说罢,要拽链子。

采蘩听不见说话声,猫腰去看,就见阮姓男子凑着鼠脸的耳朵悄悄讲了什么。

鼠脸的神色立刻变了,频频点头称是,“阮管事请回,待我叫了大哥就来。”

阮管事一笑回应,将灯带远。

采蘩现在才知道,前世那晚黄牙和鼠脸出去了好一阵,原来是让人请去喝茶。看来,帮自己的人找到了。她转出去,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对鼠脸的骂骂咧咧一如既往沉默。

进了屋,黄牙就把门关上,咧嘴笑得恶心,搓手过来,像要扒采蘩的衣服,“小乖乖,总算让老子等到了。”山高皇帝远,他如今最大。

采蘩咬了半边牙,虽然知道自己不会被辱,但黄牙色迷迷的眼神看她一次,她就禁不住颤,恨不得他死。

鼠脸连忙上前拉住他,俯耳说了几句。

黄牙睁大了眼,“你说谁?没诓我吧?”

鼠脸将铁链拴在床脚锁牢了,又把采蘩绑个结实,“兄弟不敢。赶紧走吧,咱们还能让他久等不成?”

黄牙歪眉斜瞪采蘩,咽咽口水,“娘的,老子这火都撩起来了。”

鼠脸干脆拉他往外走,“到嘴的肉还能跑了?就一杯茶的功夫。”

黄牙嘟囔着不太情愿,但还是任鼠脸拉出了门。

灯芯爆一下,将冥思苦想的采蘩惊了惊。五花大绑,冷链冰锁,凭她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跑得出去的。跑不出去,就算押解她的官差不碰她不杀她,明天日落时分,自己便会遭到黥刑,在守卫森严的矿山做五年苦役,然后活活累死在石子堆上。

她就说嘛,老天爷没那么好,从以前起就不待见她。不但让自己像借尸还魂的女鬼,还捡了这般的倒霉时刻让她还魂。真的,到了这份上,她要怎么做才能不重蹈覆辙?早半年说不定可以自救,现在是有希望之后又没了希望。知道将要发生的事,却只能眼睁睁看它降临,而且得重新经历一次,不如不给她机会,不如直接死了好。

门开了,黄牙和鼠脸走进来。

采蘩立刻闭眼装睡。

“小贱人倒还睡得着。”黄牙的声音里掺了一种美滋滋和一种不甘心,奇异交替,“老弟,咱不管他——”

“老哥,你可得想仔细了。”鼠脸谨慎劝道,“不要为了一个女囚,坏了咱的——好事。”

黄牙唉叹一声,有点火冒,“算了算了,老子睡觉总可以吧。”

“睡觉。睡着了,就是天仙来勾引咱们都没用。”鼠脸比黄牙高兴。

笃笃——伙计送热水来。

两人略洗过,吹灯各自上床。开头还唠,没一会儿功夫,就哈欠连连睡过去了。

采蘩这才敢睁眼,怕吵醒了他们,一动不动。屋里装着起热的铜炉管子,木头烧得彤红,火焰在她眼中一腾一矮跃着。不知过了多久,木头烧成了黑灰,火舌舔不到半点木碎,饿得只剩星星气儿,了无睡意的她突然看到门动了,一道身影无声入内。

深更半夜,不可能是掌柜或者伙计。采蘩的心猛烈跳了起来,眯眼窥视。

小偷?强盗?

采蘩只见那人影停在黄牙床前弯下身,能听到窸窸簌簌布料摩擦的声音,却看不清他在干什么,不过显然是碰触到了黄牙。奇怪,黄牙怎么不醒?那人又到鼠脸那儿做出同样的姿势和动作,这回还拍打他的被子,挺大的动静。可鼠脸也没醒。

“你还想看多久?”声音突兀冰冷。

采蘩促息,但她抱着一丝侥幸,闭皱了眼,连带整张脸。

静,无声。

过了半晌,采蘩以为那人走了,慢慢挤开眼皮。

一顶斗笠,一方蒙巾,近在呼吸之间。

采蘩张嘴想叫,却又即刻咬住了唇。凭直觉,此人不是小偷,而且这斗笠她见过。略微一想,眼睛瞪大,他是——

“认出我了。”那人语气死板,“为何不叫?”

采蘩仍咬唇,一声不吭。然而,心中狂风大作,不知道那个穷孤客为什么会半夜出现。

“不说话,那我走了。”孤客站起身,高大的影子瞬间将采蘩的身形吞没。

怦怦!怦怦!

采蘩耳中传来心跳的巨响,令她几乎听不到自己的话音,“壮士救我。”

孤客的衣摆未再动。

他的斗笠盖住他的脸,但采蘩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正仔细打量她。

她仰起面,这回用很清晰的声音说道,“壮士请救我,我还不想死。”

孤客冷声道,“你的死活,与我何干?”

“壮士既已管了这桩闲事,何不管到底?”前世那夜,她错过的,是他么?睡死了,自然不知道他来过。

“你凭什么说我已经管了?”冷然微动。

“我看壮士刚才拍打他们二人的力道,分明知道他们不会醒。壮士给他们下了迷药,什么时候下的,恕我愚笨不知。他们与壮士不相识,便无冤无仇,身上又无令人觊觎的财物。小女子斗胆,以为壮士见义勇为,免我遭受凌辱。”说完这番话,采蘩吐一口气。

“我见义勇为?”孤客呵呵笑了起来,“女人,你真是异想天开!”

一柄掌宽的剑,从他身后缓缓拔出。

--------------------------------------今天第一更。聆子跟亲们求推荐收藏点击啊,双更后就满一万字,便开始显示在新书榜上了,请让纸贵金迷进前十五名吧。先谢谢了。第二更上午9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