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质疑的资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关楚云在红墙内未来发展的规划。

女皇陛下略知一二。

但她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是一些浅表的东西。

此刻。薛老所提出的,他楚云就是薛老钦定的接班人。

这消息对女皇陛下来说,是非常震惊的。

她万万没想到,楚云在红墙内,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未来规划。

她更加想不到,薛老竟将楚云,视作了红墙接班人。

那李北牧呢?

作为第一人的李北牧,现在又算是什么?

“你在为李北牧担心什么吗?”薛老活成精的人物,岂会看不出女皇陛下的心思?

“多少会有些好奇。”女皇陛下微微点头说道。“如果楚云是您钦定的接班人,那李北牧又是什么呢?他在红墙内,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

“一个承上启下的存在。”薛老点了一支烟,似乎很不尊重女皇陛下。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却是对女皇陛下最大的尊重。

因为薛老每天的一根烟,都只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去抽。

“我老了。”薛老缓缓说道。“但我们这个国家,还处于茁壮成长的青年期。国家需要更多的年轻势力。而李北牧不适合,他的思想和觉悟,也撑不起红墙第一人这个身份。”

“所以您认为,楚云撑得起?”女皇陛下问道。

“他撑不撑得起,都只能是他。”薛老淡淡说道。“我没有更好的人选。我也答应了萧如是。”

“据我所知。老师的家族,在红墙内的影响力,也是非常惊人的。”女皇陛下耐人寻味地说道。“您之所以答应老师,也是碍于老师家族在红墙内的影响力吗?”

“你想的太复杂了。”薛老摇头说道。“我只是在一个合理的范畴内,做出最合理的选择。我并没有考虑你所说的那些因素。尽管看起来,这些因素也是非常的关键。但并不在我的考虑范畴之内。”

女皇陛下闻言,也没有再刨根问底。

但对于薛老的坦白,她却是颇有些意外。

一个要杀自己的人,为何要对自己如此坦白?

而这个念头只是在她的脑海中盘转。

薛老便给予了她答案:“你很好奇,为什么我要对你和盘托出?”

“是的。”女皇陛下微微点头,抿唇说道。“如果您真的要杀我。完全没必要和我说这些。”

“我只是为了让你死的不留遗憾。”薛老的答案,异常地锋利。甚至让人窒息。

女皇陛下的表情格外的凝重。

从旁人嘴里得知薛老的态度以及亲口听到。

这两种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女皇陛下深吸一口冷气。抬眸望向了薛老:“告诉我真相,我就可以不留遗憾吗?”

死了。对女皇陛下来说,就是天大的遗憾。

她还想见到东京城的繁荣昌盛,甚至重回巅峰。

她还有很多的野心。

有很多的愿望没有实现。

她不想死。

也不允许自己死。

哪怕要杀她的,是薛老。

她也会努力求生。

会竭尽全力地完成谈判,并回到东京城。

没有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人,会轻易向命运低头。

更何况,这是别人赋予给她的命运,并非她自己的。

“我想不留遗憾地活着。而不是不留遗憾地死去。”女皇陛下只够过盯着薛老。“谁想让我死,我也不会让谁好过。”

女皇陛下的态度很强硬。

也没有任何示弱的意思。

在生死面前,谁也不会服输。

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输了,就彻底沦为失败者了。成了亡灵。

“我能想到你的态度。这也很符合你的做事风格。”薛老微微点头。“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温柔恬淡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也不可能成为东京城的主宰。但你想借助我们华夏,来起你们东京城的势。我不答应。你的想法,也不会实现。”

“这是双赢的好事儿。为什么您认为,是我们东京城单方面的占便宜?”女皇陛下皱眉问道。“这不公平。”

“或许对华夏,是有某些方面的好处。”薛老淡淡说道。“但更多的,会让华夏的局势变得不再稳定。甚至激进。”

“我不明白您指的激进,是什么。”女皇陛下问道。

“华夏仍然需要发展,需要和平的发展。这是国策。也是大方针。”薛老淡淡说道。“我们暂时,并不需要树立太过强大的敌人,比如帝国。比如你们东京城的老大哥。”

“与我们东京城联手,华夏未必就会成为帝国的生死之敌。”女皇陛下说道。“最多,就是关系会变得恶劣一些。”

“这份恶劣,是华夏暂时所不需要的。”薛老说道。

“但我们东京城,也会为华夏提供另外一些方面的好处。”女皇陛下说道。“这世上,本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有获得,必然会有所付出。”

“我不贪图那块馅饼,我也不想付出。”薛老沉声说道。“现在的华夏,就挺好。”

女皇陛下忽然觉得薛老有点油盐不进。

而且,他太死板了!

太故步自封了!

这样的思维,就是国策吗?

这样的态度,就是华夏的态度,是红墙的态度吗?

如果是。

女皇陛下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与红墙谈判。

又能谈出个什么结果?

女皇陛下的内心,微微有些不太痛快。甚至有点被薛老的态度,所激怒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楚殇会如此的看不起您了。”女皇陛下深吸一口冷气,直勾勾盯着薛老。“在他眼里,您或许就是一个缩头乌龟吧,一个无能的懦夫吧?”

这番话,是非常恶毒的。

也是对薛老的极大不尊重。

但薛老却并没有任何的过激反应。

他冷静极了。

只是目光冰冷地凝视着女皇陛下。

“你在试图激怒我?”薛老淡淡地问道。

“是我被您激怒了。”女皇陛下沉声说道。“我也无法想象,一个掌控华夏数十年的红墙一号,竟然会是如此一个故步自封的老人。”

“华夏这些年,从吃不上饭到现在的国富民强。你作为东京城的主人,有什么资格评论我的所作所为?难道我们华夏,不是比你们东京城更为强大吗?”薛老用事实说话,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制定的国策,你有什么资格质疑?”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