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3章 言墨的后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匠人组织和匿名者组织对此当然是很清楚的,他们经过再三考虑,最终决定再一次联手,共同远涉重洋,去美国创立新的基业。

面对着已经极度膨胀的辩论者组织,匠人组织和匿名者组织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这才堪堪在美国站住了脚。

正当辩论者组织积蓄力量,准备对匠人组织和匿名者组织发动更大规模的袭击,彻底铲除他们在北美的落脚点时,意外情况发生了。

当时的国家机构早就获悉了辩论者组织的存在,他们一看辩论者组织越来越强大,甚至强大到了可以颠覆国家的地步,他们再也坐不住了。

趁着辩论者组织集中力量对付匠人组织和匿名者组织的时机,国家立即展开了行动,对辩论者组织进行严厉打击。

辩论者组织刚开始的时候被打蒙了,他们赶忙收缩力量进行反抗。

最后他们使出了一招险棋,干掉了此次袭击行动的最高首脑,这才稳定住了局面。

不过经此一役,辩论者组织再也不敢像以前那么张扬了,他们开始韬光养晦,在暗中恢复自己的力量。

与此同时,为了分担来自国家的压力,辩论者组织默许了匠人组织和匿名者组织在北美的存在。

有了这两大组织帮他们分担压力后,辩论者组织的处境开始好转。

就这么的,三大组织再一次汇聚在了同一片大陆上。

随后的日子里,三大组织之间虽然依旧明争暗斗,但都控制住了规模和范围,尽量不引起国家的警惕。

这种微妙的平衡一直持续到了最近几年,当匠人一背叛了培养他的先知之后,这种平衡才被彻底打破。

“实话跟你说吧,匠人一其实是我的亲生儿子,匠人二和大剑士也都是我的孩子,甚至就连欧若拉的体内,也流淌着我的血脉。”

“我耗费了一生的心血来培养他们,原本以为他们会帮我实现愿望,但最终却事与愿违,匠人一的背叛使得我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先知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道:“至于我的来历,想必你应该能够猜出一二。”

牛小强已经大致猜到了先知的来历,不出意外的话,此人应该是言墨组织的后裔。正因为如此,先知才会处心积虑的培养人才,试图在暗中掌控三大组织,替言墨的先辈们完成一统墨门的理想。

匠人一和匠人二是先知安排在匠人组织的棋子,大剑士是先知安插在辩论者组织的棋子,墨无花的师父是先知安插在匿名者组织中的棋子。

这三颗棋子当中,匠人一无疑是最成功的一个,墨无花的师父算是最失败的一个。

至于大剑士,他的性格存在着一定的缺点,最大的缺点就是缺乏雄心壮志,到死的时候心里最惦记的依然还是欧若拉这个女人。

就算没有自己的突然冒起,估计大剑士也不太可能掌控住辩论者组织。或者说大剑士根本就没有掌控辩论者组织的想法,他表面上很配合先知,暗地里却一拖再拖,始终没有对观察者动手。

可能在他看来,维持住了那种微妙的平衡,他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亲近欧若拉。一旦他动了手,他就将彻底失去转圜的余地,或者说他将会彻底失去自由,只怕到时候连跟欧若拉私会都做不到。

“不管你有没有猜到,我还是要告诉你实情,我其实是言墨的后裔,当年言墨总部虽然被第一任观察者派出的人绞杀一空,但依然还是有幸存者逃过了劫难,这一批人逃出生天后密谋了一番,他们都觉得辩论者组织已经势大难制,从正面上对决根本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因此他们最终制定了暗中潜伏,静待时机的计划。”

“数百年来,言墨其实一直都在极力的向辩论者组织进行渗透,与此同时也对匠人组织和匿名者组织展开了渗透。”

“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每当我们即将获得成功的时候,总会发生意外,最终使得我们功亏一篑。”

“三大组织也因此提高了警惕,如此一来我们的渗透行动也变得越来越艰难,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我这一代。”

“跟以前差不多,眼看着我的计划即将成功,变故再次发生,说句实话,我都对言墨当年制定的计划失去信心了,唉,这也许就是命吧。”

先知的语气显得极为颓废,充满了萧索的味道。

牛小强心中暗想:言墨的生命力当真是强悍啊,这都两千多年了,不知道灭亡了多少个朝代,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闪亮登场然后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言墨的传承居然始终都没有断绝,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单单这份顽强的生命力,就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说句实话,牛小强也就只佩服这么一点了,至于言墨和三大组织的理念和宗旨,他其实是不太认同的。

当然了,三大组织的宗旨固然是很好的,他们以天下百姓的福祉为宗旨,试图通过自身的努力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这种精神和想法绝对值得肯定。

不过天下大势本就不可捉摸,更加不可能被人控制,任何有这种想法的人,最终都会被历史所抛弃。

某个人或许在某个时代可以达成掌控一切的目的,让其他人按照自己的意志和想法去生活。

但这个世界并非一层不变,聪明人真正应该做的其实是顺势而为,对天下大势适当地加以引导,而不是去试图彻底掌控管一切,让大家都按照自己的理念去生活。

同样的一种理念,放在某个时期可能无比的正确,但如果放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中来看,天下并没有绝对正确的道理,有的只是相对正确的道理。

就好比人人平等这个理念,在现在看来绝对是无比的正确,但在将来却未必就一样正确。

尤其是当人类进一步的发展到了星际时代的时候,如果没有高度的集权和精神信仰,人类将面临的将会是分崩离析,成为一盘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