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3.第1483章 葬礼2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叶老爷子是叶家辈份最高的,又是为了救叶珩煜而亡,他的葬礼,自然而然的,新城各大名流全都到了,当然,生怕打扰老爷子的清静,让他安安稳稳的走,叶霆翊和顾绯肯定不会把葬礼办的太大,到显得不尊贵了,但是,像跟叶家关系好的人家,以及如季幕南和姜莱这般,被叶老爷子看做自家晚辈的人,自然都是要到场的。

当然,不止他们,还有远在m国的关家人,也同样连夜赶了回来,准备跟老爷子道个别。

“唉,霆翊,你爷爷这一走啊,爸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实在是打不起精神管事,送爷爷的事儿,你和幕南、还有关渠就多看着点吧,还有,你记得跟关渠说一声,葬礼那边他多看顾点,就麻烦他了。”叶韬闻言叹声,眉眼间带着股子深深的疲惫和痛苦。

自叶老爷子走之后,半个月的时间了,叶韬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每闭上眼睛,总能浮现出那边叶老爷子坐在轮椅上,踉踉跄跄扑向凯丽的画面,那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让他时时不能安宁。

“爸啊,真的老了,不行了!”他摇头苦笑着叹声。

那模样,又是苍老又是憔悴,真真的,让人看着心里都难受。

身为人子,看着亲爹这副模样,叶霆翊哪有个不心疼的道理?连忙伸手按住叶韬的肩膀,他连声安慰着,“爸,你看你说的那话,什么行不行的?我知道您是最近太累了,爷爷没了,一时接受不了才会这样的……爷爷的后事,你就交给我吧,我都会办的妥妥当当的,不用你费心,您好好养着,陪陪奶奶就好了。”

“至于关渠那边,他是我兄弟,我肯定会招呼好的,您放心吧。”他低声,一副稳重的样子。

“好好好,我儿子有能耐,我知道。”叶韬欣慰的点点头。

父子俩边说话,边收拾东西,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整理妥协,而那一旁,叶老太太也吃完了饭,佣人伺候她装好衣服,早早等在了客厅,同一时间,顾绯把叶珩煜交给了育幼时,色色都安排好了,叶家一众人满怀着悲痛之情……

“走了,去看老头子睡觉觉。”只有叶老太太,还满面懵懂之色,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依然天真的拍着手。

“对,奶奶,咱们去看爷爷吧。”顾绯咬唇,眸里闪过一抹水色,伸手扶住叶老太太,强自扯出一个笑容。

“嗯嗯,乖绯绯,陪着奶奶。”叶老太太用力点头。

看着那天真的模样,叶家众人,尤其是叶韬,心里那叫个难受,根本不忍心在看,他别过头,快步走往门口走,尤其速度过快,脚步还有些踉跄。

叶霆翊见状,连忙跟上去,扶住了他。

“奶奶,咱们走吧。”顾绯抿唇,挽住了叶老太太的胳膊。

“好。”叶老太太笑眯眯的应声。

叶家一众人就这般互相扶持着,走出了大门,那画面,看起来当真有些让人难受。

慢步缓行,几人来到院子里,叶霆翊扬手,刚想唤佣人到跟前,让他把车开过来,结果,还没等他动手呢,突地,不远处,停车场的方向传来了阵引擎车响,加长版的黑色轿车由远而的近,缓缓驶来,很快停到了他们面前。

‘咔’的一声,车门被打开,一身黑色连衣裙,装扮淡雅的姜莱从后门走出来,她身边,自然有季幕南伴随着。

两人并肩而行,向叶家人走来。

“幕南?莱莱?你们两个怎么过来的这么早,不是说好咱们在墓地见面吗?”一眼看见两人,顾绯疑惑的着问,“我记得,咱们昨天联系的时候,明明说的,是你们去帮关渠啊?”怎么到一大早的跑到我们家来了?

她挑着眉头,满面不解。

“这不是……阿渠跟我说,你们家里,叶叔叔和叶奶奶年纪都大了,身体又不太好,怕你们两个照顾不过来,让我们过来帮忙嘛!”姜莱笑了笑,上前扶住了叶老太太另一只胳膊,温声哄着,“奶奶,我和绯绯一起陪你好不好?”

“好好好……”叶老太太笑眯眯的应声。

虽然,以她目前的身体情况,哪怕见过姜莱无数次,她也认不清这人到底是谁?跟她有什么关系……但,叶老太太惯来随和,尤其对长相漂亮的女孩儿没什么抵抗力,姜莱如此温柔的跟她说话,她又哪里忍心拒绝的。

只是一叠连声的应着,“跟绯绯一起,你们陪着我,我们一起去看老头子,他啊,最喜欢热热闹闹的了,大伙都在一起……”

“嗯,奶奶,我知道了,我们陪着你去看叶爷爷,我们大伙儿都在一起。”姜莱闻言目光闪烁出一抹水色,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着实是,看着白发苍苍,满面皱纹的叶老太太晚年丧夫,如此悲痛的事情,偏偏她又懵懂如孩童……这般情况,确实让人心里难受啊。

“霆翊,你没把叶爷爷的‘情况’跟叶奶奶说明吗?今天可就要下葬了,叶奶奶要是不知道的话……你别让她在葬礼上闹起来啊。”一旁,听见自家老婆和叶老太太的对话,季幕南微微拧起眉头,满面为难的侧脸看着自家兄弟,他伸出胳膊怼了叶霆翊一下,小声说道:“叶奶奶都这么大年纪了,身体又是那样,万一闹起来,丢不丢人是小……可千万别伤了她的身体啊!”

“再说了,叶爷爷那里……你也得让他走的安稳一点……”葬礼上闹起来像什么话?

他拧眉,担忧着如是说。

“没事的,奶奶那边,我们虽然没明说,但已经把她哄住了,她答应过我们,会好好的送爷爷一程,幕南,你放心,我有准备,不会出事的。”叶霆翊闻言叹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季幕南的肩膀。

“你有准备就好,我就是白叮嘱一句。”季幕南叹声,转头又跟叶韬打了个招呼,随后,便拽着叶霆翊快步来到轿车旁边,问了他一句,“对了,那个凯丽的死,你已经‘解决’了吧?霆翊,你可得把那事弄‘干净’了,别让叶爷爷临走临走,还背着污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