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生产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件事情的结果那定然是,几位最能嚷嚷的大人隔天蔫了吧唧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立在勤政殿门口,上下眼皮直打哆嗦,一晚上没睡还要听人上奏,终于也明白了犯困的苦恼。

可是就算如此,事情还是很快就传了出去,宫门口人来人往的,哪有什么事情遮掩得住,司马建安听说了此事也十分震怒,若是华世宜有个好歹,他必定割了他们的舌头,又在朝堂上呵斥了几句,赏赐了华世宜不少东西安抚才算完事。

几位臣子都一大把年纪了,按照年纪都是谢容的叔叔,被如此拉出去训斥哪里还有脸,一下朝也顾不得推卸责任了,灰溜溜上了自家的马车就跑,哪里还敢去华世宜面前杵着。

不过事情可没完,府上的夫人第二日知道了原委,吓得连聚会都没去,一直在府上等他们下朝,回来了少不得一顿批,就连性子最温顺,最贤良,向来以夫君为天的赵夫人都炸了毛,恨不得当即带上补身子的药材去华府赔罪。

“你说说你怎么这样糊涂,那是怀胎十月的妇人,你们这群糙老爷们围着她搅闹什么,我没给魏然那蛊兵吓死,也得被你这张嘴给折腾你,我看你还是别当官了,早日回乡去的好。”

自家夫人从来是不肯这么跟自己说话的,这下子听完人也傻了,当真是连晚饭也没吃,回去写请罪的奏疏了。

李文忠的夫人更绝,直接把从虎牢关回来压根没收拾过的行囊丢到了门口去。

“赶紧滚,别没得连累了儿女,往日里你弹劾那些人,那也是有道理的,可你看看你现在干的什么事,老娘在京中本来就没什么人来往了,你还怕我活太长久是不是?惹到华相家里去,我我我,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被我休了,就这么着吧。”

李文忠提着行囊带着马夫只能在客栈窝一晚上,如此盛京谁人不知这华相肚子的金贵,当今圣上也看得紧。

原本这预产期也就在这几日了,华世宜想着还是不上朝了,所以干脆在家里躺着休假,屋内屋外的产婆稳婆,妇科圣手都在府上严阵以待,加上府上伺候的人,虎视眈眈盯着她的肚皮。

结果那小两家伙稳如泰山,一丁点想出来的迹象都没有。

华世宜遵照大夫的吩咐,多出去走走运动运动,就每日绕着府邸,还好如今春暖花开,四月天景色也美,可景色再美天天看也会腻歪,谢容下朝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今日有感觉没?”谢容下意识就问道。

华世宜脸色一下就变了,如今谁见了她都要问这个,她听到这句话就烦得很。

“别问了,没动静。”

见她皱眉耍脾气了,谢容也住了嘴不敢问,到了预估计孩子出生的那日,从早等到晚上,厨房里也煮了热水了,好家伙,华世宜吃好喝好散步回来一点反应也没有,大家又是空欢喜一场,弄得华世宜都有些内疚了。

又在家呆了差不多七八日,也没有要生产的意思,华世宜决定还是上朝去,不然那些事情堆在那也不放心。

谢容盯着她的肚子欲言又止,华世宜瞥了他一眼,谢容咽了咽口水把话吞了回去,拿起了小几上元九做好的小吃,“先吃两口,等会上朝别饿了。”

华世宜这才开始吃,“现在元九这手艺越发好了。”

谢容见她吃的香甜,也放了心,到了福宁门,百官们的马车也停在外头,正在下车寒暄说话,见谢家的马车来了,便知道是华世宜也到了,若她不来,谢容一般直接骑着马上朝,只是这档口怎么还来上朝。

大家只是心里想想,哪敢问。

马车停稳,谢容率先下了轿子,准备扶着华世宜下来的时候,她突然惨叫了一声,谢容忙掀开帘子喊道:“怎么了?”

整个福宁门广场上一静,竖起耳朵去听马车里的动静。

“咬到软肉了,疼。”

谢容松了口气,“下来吧。”

华世宜扶着腰准备起身,又哎呦了一声,谢容刚握着她的手呢,“还疼?”

“不是。”华世宜指着腿根,“怎么流水了。”

谢容往下头一看,果然湿漉漉一片,他有些发懵,新任的司农寺少卿正巧就在边上,三日前刚好得了个闺女还大摆宴席,一看这情形提醒了一句,“这是要生了,赶紧进宫宣太医。”

众人才反应过来,“快开宫门!”

可是宫门还没到开启的时辰,里头负责开门的小黄门正巧去了茅房,这下子可玩球了,华世宜根本站不住,谢容上了马车扶着她平躺下来,“怎么办,怎么办啊!”

李文忠扶着官帽跑过来,“要不先回府?”

“马车颠簸,怎么禁得起!”谢容吼道。

“那就地生产吧,你,快去华相府上把稳婆跟大夫都叫来!你们把马车上的褥子挡风的全部拿过来遮风。”

现在在场的,都是有孩子的,没进过产房也知道稳婆在里面怎么喊得,想了想还是得让谢容出来,说冲撞了胎神。

谢容眼睛都红了,“去他娘的胎神,我这妻儿有事,我就去把全天下的胎神庙都给拆了。”

这下李文忠几个人也不敢吭声了,只能在旁边问问情况,把陪过女人生产的人给推到前面来。

“华相大人,你保持呼吸啊,节奏要有序,我夫人那时候生产的时候,疼了一天一夜呢。”

“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一边去,摄政王,你这,咳咳,掀起裙子看看,有没有看到孩子的头,宫口开了没。”

众人点点头,“对对对,别只顾着上面。”

谢容闻言就去扒拉裙子,以前那善解人衣的摄政王现在就跟愣头青似得找到门路,好不容易掀开了往里面一看,可是天还黑着什么也看不见。

“我看不见。”谢容求救似得说了一句。

李文忠一拍大腿,“你看不见,我们也不能看呐,稳婆来了么!”


要生啦要生啦!

谢谢墨痕无声、阿然在这里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