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5.第1618章 喉神凶煞生疫疾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1618章 喉神凶煞生疫疾

钦擅眼中是气运,众尊眼中是生死。

扬汤、妖族、魔宫三方先是被五千天魔像冲成了散沙,道者习惯单独为战,倒也没多少惊慌,可很快他们发现自己陷入了重重围困中,寸步难行。

先是五千天魔像列阵如棋网,带有功德神力的镰刀纵横交错,仿佛无处不在,棋网之中,又有暗网,二三普通返虚附近总有一位顶尖返虚尊者,互助互应。

若细查,就会发现他们聚能成阵,散能单打独斗,甚至有几队,连道都是互补的。

这叫三方人马有一头扎进针堆的感觉,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极大的压力,进退不得。

太一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完成了第一波收割,数量和战力相较低的扬汤人马被清剿殆尽。

有光将军面有苦涩,提着刀催发精血,战力上飙,瞅准近处的一名尊者便要大发狂性,这尊者却不应战,闪身避了开去,当是时,泰皇剑拦下了他的刀,将他震开一丈远。

“匹夫!”有光将军恨声,“你们太一的尊者居然如此懦弱,接我一刀也不敢。”

姬朝月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且送你一程。”

出战即为将,军令在上,太一尊者到了战场上,都尽可能与自身实力相当或比自身弱的敌人对战,碰见一个强敌就引给附近的顶尖返虚,碰见两个就群攻,一切以效率为先。

她是没空向有光解释的,一剑斩碎他的刀,二剑削去了他的臂膀,第三剑未出,衡方尊者晃着诡谲的身法穿过天魔像的封锁,拎起有光的领子,将他甩给几个魔修。

衡方念及三方联盟的名头,救下了有光将军,自己与姬朝月打上了。

妖族和魔道也不是莽撞上阵的,经过初期的措手不及,强大者从战场上突显了出来,衡方尊者就是其一。

他本为玉昊魔道碎片身,仙道碎片身玄诚陨落后,他在与鬼道碎片身酆都帝君的争夺中取胜,吞下了玄诚的那片真灵,道境大进。

所谓擒贼先擒王,魔军在他的带领下,目标十分明确,诛杀巫非鱼这些领头者,姬朝月自然也在其中。

“也不知人族大帝的本源血滋味如何,看我将你打回原形,好好尝一尝。”衡方神情奇异,半边脸是魔道的冷酷,半边脸是仙道的超然,他抬起手指,一竖划破自己的喉咙,无数生翅的黑虫扑棱棱飞了出来。

姬朝月被他惊着了,“大祭司快看,他也玩虫子。”

后方的巫非鱼倍感屈辱,“我不剖喉咙,谢谢,另外这是魔道的喉神凶煞,不是虫子。”

“我不正在等你讲解煞之法。”

巫非鱼可真嫌弃她的拐弯抹角,直接说不就行了,“喉犹虎贲,气神生津,便是说喉乃外界秽气进入身体的第一道防线,他纳天地秽气于喉间,破自身之防,养成了秽体,你可以当他现在是一个瘟疫源。”

“别的不学,偏学难伽族。”姬朝月对如今的魔道功法不熟,但对同为黄金人种的难伽族很熟,这一族总是带来疾病和瘟疫,给人族惹过不少麻烦。

她打出八重法印,意为祛、清、除、净、明、化、灭、卫,法印一出,束缚住铺天盖地飞来飞去的凶煞,一重重清除化灭,这些凶煞垂死挣扎,震动翅膀,发出尖啸,闻者头晕脑胀,险要栽倒。

巫非鱼解说之际,已画下血咒,这会儿将血咒烧了,洒出灰烬,就像一场雨,浇灭了蝉鸣,带来清静。

衡方眉心的纹路愈发深刻,张口吐出了一团弥天盖地的秽气。

姬朝月缔结法印施于剑,一剑既出,浩荡清辉,正气凛然,转眼间湮灭了这方虚空中窜动的秽气。

然而秽气中的衡方不见了。

此时衡方潜行在混战的人群中,对着巫非鱼咬牙切齿,果然还是应该先杀了此人,免得她时不时增益太一尊者们的力量。

不经意间一只流萤闪了一下光芒,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侧飞绕过,衡方大觉惊奇,在他的身法下,即使是遇见障碍,也该透身而过的。

第二个念头,他被发现了。

衡方现身闪躲,果然周身旋起星星点点的光,比日月的光弱,却澄净安宁。

他怒然挥散身边飞舞的流萤,下一息就愣住了,往上望是夜空,往周遭望是幽寂的森林,接连闯出几步,一条河流在静谧中流淌。

流萤在夜空,在森林,在河上,无处不在,如同散落的星火。

相传,它还有个别名,灵魂接引者。

衡方对太一是有了解的,他脱口而出,“疾祖,有胆出来一战!”

无人应声。

“哼,你以为你困得住我!”衡方冲着光群挥出一拳,光群散去,换个地方聚集,他又扫出一腿,光群散去,快快乐乐地加入了其他光群。

显得他的愤怒,十分无能。

衡方既莫名又失措,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他检视自身,此刻他是不带道身和修为的,所以是被摄走了灵魂吗?

这里是疾祖的道?

自融合玄诚的真灵以来,他少有遇到如此劲敌,强到让他摸不清原委。

然他心中又升起强大的自信,他曾是玉昊上帝的一部分,焉能被小小虫豸困住!

米粒之光,何敢到他面前现眼。

不提衡方尊者的诸般挣扎,外头旁观到向疾出手的硕狱清了清嗓子,携着威势发出震慑之语,“扬汤人马颓败,魔道衡方束手被擒,尔等还不快投降!”

其实衡方尊者目前是被困而已,能不能逃脱还未可知,不过别人四处一看,找不到衡方的影子,心里信了七八分,发起了慌。

尤其魔道修士失去领头,战局又始终得不到扭转,渐生退意。

那边,被信棠道人和常陈老祖压着打的陆吾大妖也止不住恼怒,太一到底哪来这么多半步准圣的修士,要不是这一身皮够厚,还真防不住几下。

陆吾当机立断,一声厉吼示意众妖寻找撤离的时机,魔道修士更是果决,发觉妖族有撤退的迹象,直接弃战而走,试图突围。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