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第406章 七拼八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关平安无趣地撇了撇小嘴儿,原想溜一圈找找小伙伴玩耍啥的,好有个不在场的证据。如今嘛,算了,无非找她爹告状。

我怕你?!

“娘,我爹呢?”

大门口,叶秀荷蹙了蹙眉,“咋又不带手闷子?”

“三次了!”关天佑拍了下妹妹的脑袋,拉拉好她的围脖和帽子,满意地点点头,“还好记住戴帽子。”

关平安懵了。

不是该先关心她小手!

“爹在里头。妹妹,你是不是偷偷跑到老院?”

关平安迟疑地点了点头,“你们在外面干啥?”

叶秀荷朝身后瞅了一眼,蹲下身子,悄声问道,“闺女,跟娘说说,你去那边都听到他们说了啥?”

关天佑前倾着小身板,“咱爹一进来就躺炕上,也没先问咱们俩在哪儿。喏,还面朝窗躺着。”

关平安抿了抿小嘴,琢磨着措词,“我去的太迟,没赶上。吵啥我不知道,不过好像真闹掰了。”

“他们都咋说?”

关平安不悦地咬了咬嘴唇,“我爹这次跟我奶也闹掰了。”

“啥?”叶秀荷失口而出,吓得连忙捂嘴扭头看了眼大门,“嘘,小点声。是不是你听错了?”

“娘。”关天佑靠近一步,压低声音,“错不了,我妹妹就是隔了老大远,她都能听得到谁说啥。”

“嗯那。是真闹掰了,关有福哥仨围着一块,他说我爹连老娘都不要了;关有全说我爹说了各自安好,关有禄听不懂,他还给解释,就是各管各的,等俩老人干不动活,我爹才分摊养老。”

“关有福还骂我爹,说我爹吓唬他。关有全说是不是吓唬你试试看。然后呢,关有禄就说我爹太不孝,他要削我爹。”

“赵秋月问刘春花到底咋回事?刘春花说他们在堂屋骂老三,结果正好被我爹逮了个正着。”

关平安隐瞒下来她爹的身世,捡些能说的,前后一拼接,一五一十地掏个底儿,倒不是信不过她娘和小兄长俩人,某些事得她爹亲口说才对。

叶秀荷听了一耳朵,好不容易把这些大名对上位置,气得双手发抖,“好,好得很,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娘~”

“你们说咋有这么坏的人?娘不知以前的事,就说自打嫁给你爹开始,你爹哪点对不起他们?

银锁病得都说胡话,是你爹抱着孩子连夜跑进城;前几年饿得没吃,要不是你爹,他们还有命……”

关平安兄妹俩人见她越说越激动,吓得连忙拍着她的背。

“这些丧尽良心的,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还合起伙来欺负你爹,他们都不得好死。”

“妹妹,抄家伙!”

关平安连忙拽住暴起的关天佑,脱口而出,“等天黑。”

叶秀荷吓得更是扑过去抱住一对儿女,“不用你们,有娘呢。”

你?

兄妹俩人相视一眼。

“让你们学武不是让你们打打杀杀,听到了没?”

兄妹俩人乖巧地点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好,我们听娘的。”

“在你爹跟前就当不知道,他爱脸面。”

感情她爹好面子已经众人皆知,关平安再次点头。其他都没问题,但关有福,她一定是要给他个教训。

居然敢挑衅她老子!

“走,跟娘进屋,你爹见咱们都没在屋,该要出来找了。”

关平安捅了捅还依依不舍离开大门口的小兄长,连连打着眼色:先稳住咱娘,有的是时间报仇。

有时就是这样,你越不想去回忆某些事情,但它总一幕幕的闪现,关有寿知道他的心乱了。

索性他就坐了起来斜靠在炕上,顺手拿起一本还没翻完的古籍。

“爹~爹~你小棉袄回来啦。”

听到闺女拉长了声音呼喊,关有寿脸上不由地露出笑容,“爹在里头。”

关平安弯着小身板从门帘下方钻了进来,笑靥如花地扑到炕前,扑哧扑哧地撑着炕沿想往上爬。

见她搞怪,关有寿乐得直笑,“这是又想干啥?”

关平安挤眉弄眼地指了指外屋,缩在脖子压低声音,“爹爹,我想闻闻酒味儿,我真不喝哟。”

“小东西!”关有寿扔下手上书,“只能闻不能喝哈。”

关平安的小脑袋如小鸡啄米。

最近小葫芦关门,不止小黑黑子不习惯,就连她都憋得慌,下次一定藏些甜甜的果酒在外面。

听到自家男人的笑声,叶秀荷松了口气,嘴上说几句喝啥酒,可已经手脚麻利地上好酒菜。

关平安咪了一口特意为她兄妹俩人准备的蜂蜜水,小屁股不知不觉地从四方炕桌挪到她爹身边。

是掺了百年佳酿的烧刀子一直用它浓郁的香味勾引着她,她真没忘爹娘说的他们还小不能喝酒。

不喝,凑近些闻闻就行。

关天佑跳下炕,乐不可支地摩挲着再次醉得迷瞪的黑子大脑袋,“厉害,这回是真赢了小黑。”

叶秀荷闻言失笑地摇摇头:个头不对称,可不得吃亏。

“……你娘正好在河边洗衣服,你马大爷就推了爹一下,爹差点掉进河,吓得你娘连衣服也不洗撒丫子就跑。”

叶秀荷怪嗔地斜了他一眼。

“爹都没看清你娘长得啥样,你马大爷就问爹中意不?说这可是叶家堡一朵花,长得不比你老姑差。”

关平安乐得咯咯直笑。

“你爹我是那么肤浅的人?找媳妇就看姿色?你马大爷火了,他就拽着爹留在他老丈人家住了一晚。”

关有寿喝了一口酒,“当天晚上你马大爷就拽我去扫盲班,这是爹第一次见到你娘,有句话叫灯下看美人。

差点把爹给看傻了。你老姑就像兰花,长得不容易养得也不容易;这姑娘呢,就像满山野花……”

喝高嘴快的关有寿立即被叶秀荷给掐了!

“哎哟,说错了,是杜鹃花。”关有寿赶紧补上,“你马大爷最懂爹的心思,他一瞅有戏,立马推爹到讲台。”

“爹~你还是老师啊?”

“你别看爹没上过学,不是爹吹的,方圆十里,爹是这个。”

关有寿一竖大拇指,叶秀荷冷冷地插上一句,“是啊,那些小媳妇大姑娘可不都爱往你身上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