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我是不是很失败?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赵啸天对刘冠的话,仿佛充而未闻一样,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刘冠与刘文茵两人之间的对话。

见刘冠要离开,赵啸天抓着牢栏,冲着刘冠质问道:“刘冠,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秦婉的死倒底和文茵有什么关系?”

刘冠冲着赵啸天邪魅一笑,转身头也不回离开了。

赵啸天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气得无比抓狂。

“啊!啊!......”

赵啸天使劲摇晃着牢栏,似要把牢栏给摇下来。

只可惜,这里是天牢!

发泄了一通之后,赵啸天颓然无力坐在地了地上,双目无神,脑海中想到了种种的可能,喃喃念叨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人在面对真相,涉及到身边亲近之人的时候,通常会不愿意相信事实,更宁愿处在自欺欺人的意识状态下。

如果秦婉的死,和刘文茵真得有关系。那么他赵啸是为了赵家和刘文茵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但终究是难辞其咎。

赵啸天现在只想求得真相!否则,没有面目去地下见秦婉。

云城!

赵旭在得知“小豆豆”中了盅毒,爷爷居住在一个叫做“临茅”的地方之后,他和华怡决定,先去“临茅”走一遭。

“临茅”是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地处红河一带。

在去之前,赵旭做足了充份的准备。

红河一带是盘山道,会经常发生一些“泥石流”等自然灾害。

赵旭租了一辆“陆巡”的越野车,这车坐起来虽然不是那么舒坦,但越野能力极强,车体宽大,能适应各种地形的道路。除此之外,又购买了一把普通的长剑和一把匕首,长剑藏在了车座下面,匕首放于裤管中,便于随身携带。

除此之外,路上吃的和水,也一应备足。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只等出发红河。

红河地理位置非常复杂,除了毗邻各个县市,还和南国接壤。

原本,赵旭打算尾随骆炎一起同行,也好暗中保护他。可发生了“小豆豆”事件后,不得不把去“云河”的事情提前了。

在出发前的前一晚,华怡来到了赵旭的房间。

“你不准备跟骆炎一起走了?”华怡问道。

赵旭苦笑着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赵家有更多的人,需要我去救。我们此行来云城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盅术传人。现在,好不容易有线索,得尽快行动才行。至于骆炎,也只能看他的造化了。我能救得了他一时,却救不了他一世。有些苦难,还得自己亲历才行。”

华怡微微一笑,说:“看来,几年的上门女婿生活,让你沉淀了不少。”

“是啊!”赵旭笑了笑。

“华姐,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赵旭说。

华怡见赵旭一本正经的神色,说:“你小子怎么了,突然和我严肃起来。问吧,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官方的谈话。”

“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还不结婚?是恐婚吗?”赵旭问道。

华怡没想到,赵旭所谓的“私人问题”,是指她婚姻大事。

华怡叹了口气,说:“我们有句老话,叫做一朝被蛇影,十年怕井绳。人,一旦受伤了,其实就会像是刺猬一样,遇到事情,喜欢把自己包裹起来。我上医学院的时候,因为医术理论另类,常常会与其它的学生发生口角。当时,有个学长挺身而出,力排众议,支持我的观点。”

讲到这里,华怡笑了一下,说:“当然了!他们不知道我的祖上,是神医华佗。我也不可能向他们言明我的身份。”

“自那以后,那个学长疯狂地追求我。他长得高大又帅气,又是医学世家子弟。可谓才华横溢。我以为自己找到了爱情,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背着我,同时和另外一个高干的女儿交往。”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接受过别人对我的追求。”

华怡将额前的碎发,向耳边拢了拢,苦笑着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赵旭说:“华姐,你现在悬壶救世,已经创下了不菲的名声,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成功。”

“那不同,于少在爱情方面,我是一个失败者。”华怡苦笑着说:“其实,现在单着也蛮好。反正没碰到合适的男人,我不会再冒爱情的险了。”

赵旭想对华怡劝几句,可觉得华怡有些事情比自己看得还透。

就在这时,房门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赵旭耳目聪慧,凭脚步声就能断定来人是堂妹赵晗。

“是小晗!”赵旭说着,起身来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后,见赵晗穿着一套自己刚给买得粉色睡衣,俏生生立在眼前,漂亮得像是个芭比娃娃一般。

见华怡也在,赵晗进了房间,对华怡笑着打招呼说:“华姐,你也在啊!”

华怡知道赵晗来找赵旭肯定有话要说,识趣儿地站了起来,说:“你们兄妹聊吧,我回房休息了,明天还得早起呢。”

“华姐,不碍事!一起聊聊吧!”赵晗对华怡邀请道。

华怡嫣然一笑,说:“不了,我真得有些困了。留些时间给你们兄妹!”

华怡朝赵晗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赵旭的房间。

华怡离开后,赵旭对赵晗问道:“小晗,有事吗?”

“旭哥,我有些害怕!”

赵晗钻到了赵旭的怀内。

赵旭搂着赵晗的香肩,不解地问道:“小晗,你怕什么?有旭哥保护你,这里是安全的,不会让你有危险。”

“不!我是在担心大伯。”赵晗依偎在赵旭的怀内,解释说:“大伯为了我,将那个藏宝图给了刘冠。我担心,一旦让刘冠知悉藏宝图是假的,大伯他会有危险。”

赵旭又何尝不在担心父亲赵啸天的安危。

可“云城”离“杭城”,相距不远万里。杭城刘家,更是龙潭虎穴。

就算赵旭是“天榜”第二人,也没有胆量敢孑身一人独闯刘家。

他对赵晗安慰说:“小晗,一切皆是命!希望我们此行,能尽快寻到盅术传人吧!只要解除了赵氏族人身上的盅毒,就可以无所顾忌,和厂狗放手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