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刘冠去刘文茵那里后,并没有瞧出什么异常。

不过,刘若烟和刘文茵姐妹关系要好,可要比他这个做哥哥的强多了。

他总觉得刘若烟有些不对劲儿,离开刘文茵的房间后,径直朝刘若烟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

房间里,摆着六样精致的菜肴。

有“东坡肉”、“西湖醋鱼”、“叫花鸡”、“跑素火腿”、“没焖笋尖”、“虾仁锅巴”。

杭城刘家的厨师,聘请得可是专业级厨师,绝对不比五星级饭店的厨师手艺差。

刘家的大厨最喜欢刘若烟这个二小姐,平时连刘冠的面子都不给。

刘冠进来后,见桌上摆得菜肴都是自己爱吃得东西,高兴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若烟,范大厨真是喜欢你啊!给你做了这么多好吃得东西。”刘冠一屁股挨着妹妹刘若烟坐了下来。

刚要伸手去抓“叫花鸡”,被刘若烟拿着筷子打了一下。

刘若烟寒着俏脸,说:“去洗手!”

刘冠尴尬笑了笑,急忙跑去卫浴间洗手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林俏给刘冠准备了一双筷子。

刘冠拿起筷子,夹起一支“叫花鸡”的鸡腿,大口大口啃了起来。

刘冠一边吃着香喷喷的鸡腿,一边夸赞道:“还是范大厨做得叫花鸡香。外面那些叫花鸡的味道,简直不敢恭维。”

刘冠见刘若烟在自斟自饮,取过一支酒杯,自己拿起酒瓶,主动倒上了一杯。

“咦,这是什么酒?味道很清新啊。”刘冠端起酒杯闻了闻。

刘若烟说:“这是我从蛾眉带回来的酒,是当地的特产。”

“来,干一个!”

刘冠举起杯,主动去碰了碰刘若烟的酒杯。随后,仰脖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

舔了下嘴角,说:“这酒的味道不错!”

刘若烟说:“你少喝点儿,别看这酒度数不高,喝起来很醉人的。”

“就这?......”刘冠得意笑了笑,说:“小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

“那你喝醉了,可别怪我啊!”

“喝酒全凭自己的本事,喝醉了怪你做什么。”

“那就好!”刘若烟眼神里露出一抹狡黠的神色。

只可惜,刘冠只顾低头吃东西,全然没有发现。

刘冠一边夹菜吃着东西,一边对刘若烟警告说:“小妹,我可告诉你,你最好少跟大姐走那么近。女人一旦结婚,心思就会放到婆家那边了。刘文茵她就是最好的例子,你看她和赵啸天结婚这么多年,为我们刘家办过什么事情?老爸都后悔同意她嫁入赵家了。白白养肥了赵啸天那个白眼狼。”

“刘冠,那你把赵啸天抓回来做什么?”刘若烟趁机对刘冠问道。

“当然是为了赵家的宝藏。小妹,你也知道,五大世家手中各自拥有不少的宝藏。我听说,东厂已经把萧家的宝藏搞到手了,我们西厂怎么能输给东厂。还有,他们家族手中都有一把守护钥匙,集齐这五把钥匙,就可以打开沈公的墓穴。那可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啊!”

“钱,够花就行呗!我真搞不懂,老爸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以我们刘家目前的财力,几辈子都花不完。”

“就说你们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刘冠卖着关子说。

“喂!我听说赵家那个大明星失踪了。她哪去了?”刘若烟趁机对刘冠打听问道。

“可以肯定的是,潜逃回到国内了,但究竟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你是不是对人家赵晗有意思?”

“有啊!”刘冠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说:“要不是大姐一直护着赵晗这小妞儿,我早就将她拿下了。不过,以前的赵晗还很清涩,现在身上多了一种诱人的味道儿。”

“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刘若烟白了刘冠一眼说。

刘冠尴尬笑了两声,对刘若烟问道:“小妹,你也老大不小了,不如和施浪早早把婚结了吧!”

“我才不要嫁给他呢。”

“可是老爸已经和施家都谈好了,你要是单方面悔婚,老爸肯定不会同意。”

“我不管,反正我不嫁。你们爱谁嫁谁嫁!”

刘冠知道妹妹刘若烟的倔犟脾气,要是刘若烟执意不嫁给施浪,那么这桩婚事,真得会很麻烦。

倘若刘家和施家联手,对双方都有裨益。

刘冠和刘若烟是一对龙凤胎。

刘冠只比刘若烟出生早了半个小时。所以,刘若烟不习惯叫刘冠哥哥,总是称呼他“刘冠”的名字。

“老爸什么时候出关?”刘若烟转移了话题,对刘冠问道。

“老爸刚得到了一种功法,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若烟,你什么时候回蛾眉?”

“再住上几日再走!怎么,我在家,你嫌我烦啊?”

“当然不会!”

刘冠一边喝着酒,一边口沫横飞高兴地说:“等我取得了赵家的宝藏,再收拾了赵旭那小子。彻底将赵家击垮,一定会威震半边天。到那个时候,东厂、锦衣卫和六扇门都会对我们西厂刮目相看。”

“在你们男人口中,争权夺势永远是永衡的话题。我突然发现,自己活着好像没什么目标。”

“小妹,你就知足吧!很多人的人生终点,都不如你的起点。你的人生只剩下挥霍。挥霍时间,挥霍金钱!”

“俗!俗不可耐。我才不会像那些纨绔富二代,活得没追求呢。”刘若烟想了想说,“我要做自己想做得事情!”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喝着喝着,就听“咕咚!”一声,刘冠醉得不省人事,趴在了桌子上。

在这之前,刘冠只是微微流露出醉意。可这酒醉来得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刘冠来不及反应。

刘若烟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喃喃说道:“你先在这里睡上一大觉吧!”

侍女林俏担心地对刘若烟问道:“小姐,你真得要去天牢?”

“对!”

刘若烟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回答说。

“可是少爷他万一中途醒来怎么办?”

“放心吧!他喝了我的百日醉,一时半刻醒不过来的。这还只是一年陈酿的百日醉。要是十年以上的百日醉,更是会醉上十天半月的。”

“林俏,你在这里守着刘冠,我先去打探一下天牢的实际情况,去去就回来!”

“小姐,那你小心些!”

“放心吧!”

刘若烟说完,换好衣服,拿起准备好的东西,匆匆离开了居所,奔着天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