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扶不起来的阿斗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云城民政局!

骆炎早晨起来后,接到了多通老婆打来得电话,催他去民政局办离婚。

他不想离婚!

老婆方清悦和他过了这么久,最艰难的时候都过来了,骆炎坚信自己会有出头之日。

在方清悦的百般催促之下,临近上午十一点钟的时候,骆炎无奈来到了云城民政局。

在民政局的门口,骆炎见到了老婆方清悦和女儿丫丫。

见骆炎来了,丫丫挣脱开方清悦的手,向骆炎跑了过来。

“爸爸!”

骆炎伸手将女儿搂抱在怀里,轻抚着女儿的头发,问道:“丫丫,你和妈妈昨天晚上在哪住的?”

“在旅店住的。”

骆炎听了辛酸不已。

就听方清悦冷声说:“骆炎,你还磨蹭什么,赶快跟我进民政局办离婚!”

“清悦,我不想和你离婚。”骆炎牵着女儿丫丫的手,走到了近前,对方清悦说。

“可我想和你离婚!”

“清悦,虽说我骆家破产了,但我会努力让你们过上幸福生活的。”

“骆炎,你不要再跟我发誓或是承诺了。你每次发誓或是承诺,有做到过吗?男人穷不可怕,但如果不上进,那就真得没救了。我不想和一个窝囊废过一辈子!”

“我不是窝囊废!”骆炎说。

“不是?”方清悦冷笑了一声,说:“在我们母女受到别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会挺身而出吗?”

“你们骆家欠的债,加在一起至少有近千万。我们现在一贫如洗,你拿什么去还?”

“我......”

骆炎一时为之哑口无言。

方清悦讲得都是事实,骆炎根本无力反驳。

说出来的承诺和发过的誓言,在事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就在这时,两辆白色宝马轿车停在了骆炎的面前。

前边车子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对青年男女。

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穿着时髦,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主。从后面车上下来两个剃着寸头的青年,一看就是跟班之类的人物。

男了下车后,见到骆炎似乎很意外,“咦!”了一声,问道:“骆炎,你在这里做什么?”

再一瞧对面的方清悦,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冷笑着说:“骆炎,你不会和方清悦来办离婚的吧?”

方清悦嫁到骆家的时候,那时候骆家还没破产。可是三个月之后,骆家遭逢大难,进药材没有把好关,被人坑了,进了一批假药材。被人举报后,查封了骆家的相关产业。从此以后,骆家一厥不振,变得落魄起来。

骆炎也从一个豪门公子哥,变成了一个落魄之人。

骆家落魄之后,方清悦并没有选择和骆炎离婚,而是一心一意跟他生活。可是,自那以后骆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不是酗酒,要么就是整天做着“发财梦”。从朋友那里借了一些钱,试图东山再起,可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从宝马车上下来的公子哥叫曹楠。

曹楠之前和骆炎是好朋友,可骆家破产之后,两人便形同陌路,再也没有往来。

方清悦认识曹楠,冷声说:“曹楠,我和骆炎的事情,你少管闲事!”

曹楠是来民政局来领结婚证的,站在他身边的女伴儿冷笑了一声,说:“哟!这不是方清悦吗?”

女人叫汤纤,和曹楠在一起,分分合合。

可是到头来,两人还是走在了一起。

汤纤故意对方清悦显摆说:“方清悦,你不是不看好我和曹楠在一起吗?实话告诉你,我和曹楠是来民政局来领证结婚的。对了,我们的婚礼就是在你和骆炎结婚的那个云都大酒店进行。不过,以你们现在的身份,恐怕再也进不去云都大酒店了。”

“方清悦,你和骆炎这个窝囊废还过什么?我都替你感到不值。你们还是离婚算了!”汤纤说。

“我们离不离婚关你屁事!你们要是结婚,民政局就在这里。”方清悦朝民政局的方向一指。

汤纤就看不惯方清悦都一贫如洗了,还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扬起手臂,一巴掌扇在方清悦的脸上。

“你!”

方清悦的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骆炎见老婆被打,下意识地紧握了下拳头。

曹楠看到骆炎的样子,冷笑着说:“怎么,骆炎,你还想和我动手不成?”

方清悦挨打之后,抡起手臂向汤纤打来。

“啪!......”

汤纤躲避不及,被方清悦打中。

“好啊!你个贱女人敢打我。”汤纤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儿。

她早看方清悦不爽了,现在骆家落魄了,又怎么会将方清悦放在眼里。扑上去和方清悦扭打在一起。

方清悦的力气不敌汤纤,很快被打倒在地。

看着老婆方清悦和汤纤扭打了起来,丫丫急得叫道:“妈妈!妈妈!”

丫丫摇着骆炎的手臂,叫道:“爸爸,妈妈被打了,你快去帮妈妈啊?”

“我......”

骆炎没打过架,之前骆家辉煌的时候,出入有保镖跟着。落魄了之后,更是变得自卑胆怯。

赵旭和华怡开车适时来到了民政局,适时瞧见骆炎的老婆和一个女人扭打在一起。

华怡皱了皱眉头,对赵旭说:“骆炎的老婆怎么和人打起来了?”

“不知道,还是瞧瞧再说吧!”

赵旭见骆炎带着孩子站在旁边,没敢出手。他心里感到非常气恼。

自己老婆受欺负了,这家伙还站在旁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华怡问道:“你说骆炎会出手帮忙吗?”

“这一关,他必需自己挺过去。如果克服不了心里的这重障碍,他永远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见方清悦被骑在身下,汤纤左右开弓,一连在方清悦的脸上连抽了五六个耳光。

一边打一边骂咧咧地说:“你个贱女人,嫁给了一个穷货。你以为骆家还是以前的骆家吗?跟我斗,方清悦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丫丫见妈妈方清悦被打得凄惨,使劲摇着骆炎的手臂,哭兮兮地叫道:“爸爸!妈妈被人打了,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被打吗?你快去帮帮妈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