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远离杨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宋依霜下班回来的时候,见陈小刀不在,向赵旭询问陈小刀哪里去了。赵旭告诉她,陈小刀已经被派回临城了。

她见赵旭没说原因,知道向自己隐瞒了一些事情,当下没再追问。

滨北公园一株白桦树下,杨兴背负着双手似乎在等人。

这时,两道身影,从远处快速向这边纵身过来。

见到杨兴后,两人躬身对杨兴汇报说:“杨少使,已经查明了,黑川集团原来的幕后老板是秦七爷。”

“秦七爷?”

杨兴“啪!”的一掌拍在身边的树上,恨上说:“哼!便宜赵旭这小子了。我就说他怎么会成为黑川集团的老板?果然是秦家的人。”

“那秦七爷现在在哪里?”

“原来的居所,已经人去楼空,现在不知道去向!”

杨兴听了一脸的怒色,冷声说:“好你个赵旭,玩得好一手金蝉脱壳。你敢以真实身份来见唐凯歌,原来是早有准备。”

“你们下去吧!”杨兴一拂衣袖,对手下吩咐道。

两人拱手应了一声,身形很快隐没在夜色中。

杨兴回到下榻的酒店后,前脚刚进屋,紧接着房门就晌起了敲门声。

打开门一瞧,杨岚悄生生立在门口。

“小岚,你还没睡?”杨兴颇感意外地问道。

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钟了,杨岚平时很注重保养,很少熬夜。

这个时间不睡,的确有些非同寻常。

杨岚进了杨兴的房间,盯着杨兴冷声问道:“杨兴,这么晚你出去做什么去了?”

杨兴闻言微微一愕,旋即解释说:“我去了一趟唐凯歌那里。虽然,我们怀安集团不与长狮集团合作了,但毕竟共事一场。”

“可我刚给唐凯歌打过电话,他说你不在他那里。”杨岚盯着杨兴冷声说。

杨兴神色一阵尴尬,没想到杨岚对自己起了疑心。

“小岚,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谎话连篇,连真话都不敢跟我说,让我怎么相信你?”杨岚寒着俏脸说:“杨兴,你的私事我不想追究,但你真得让我很失望!”说完,打开房门,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门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杨兴在门外喊道:“小岚,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我累了,想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早起回省城。”

任杨兴如何敲门,里面再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杨兴神情沮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下意识地紧握住拳头,如同一只愤怒的雄狮,眼神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赵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杨兴目露锋芒,喃喃说道。

杨岚的房间里。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局外人,以前感觉自己很了解赵旭,但现在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赵旭这个人。而杨兴行事鬼鬼祟祟,也让她愈发感到不安。

她拿出手机犹豫了很久,最终给赵旭发了条信息。

“旭哥,睡了吗?”

“还没有!小岚,有事吗?”赵旭回复信息问道。

“我睡不着,想和你聊聊!”

“聊什么?”

“你觉得杨兴这个人怎么样?”杨岚犹豫了半天,编发了这条信息。

赵旭没有丝毫的犹豫,立马给杨岚回复说:“这个人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我知道不应该这么说得,但这是我的真实感觉!”

“没事,我就想听听你的意见!他追求我很久了。”

赵旭回复了一个“哦!”字。

“小岚,我刚才的话不会影晌到你们吧?”

“不会!我又没说喜欢他。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赵旭对杨岚回复道:“小岚,如果可以的话,远离杨兴!我明天还有事,先睡了!”

给杨岚回复完信息后,赵旭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了。

不管出于何种目的,赵旭就是不想让杨岚和杨兴在一起。

现在,他已经确认了杨兴“东厂”的身份。一旦杨岚和杨兴在一起,那么将来自己真得无法面对杨岚。

而杨岚在接收到赵旭的最后信息时,盯望着手机屏幕怔怔发呆。

轻抿朱唇,杨岚心思复杂,暗道:“旭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好希望你能直白的告诉我!”

翌日!

杨岚和杨兴在酒店吃过早餐,就直接回省城了!

上午九点钟,长狮集团董事会!

省城怀安集团突然撤销了对长狮集团的合作,让长狮集团的一众小股东,纷纷嚷嚷接头接耳议论起来。

啪!

唐凯歌一巴掌狠拍在桌子上,喧嚣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只是怀安集团撤销了合作而已,又不是世界末日,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唐凯歌心情不好,气极败坏地说道。

原定十点钟的新闻发布会,已经无法撤销。

唐凯歌还没想出办法,该怎么来对面众多媒体记者。这董事会才开始,公司的小股东就炸了,他心情能好才怪。

会议室的氛围安静下来后,众人都一阵沉默。

就听唐凯歌说:“怀安集团虽然和我们长狮集团取消了合作。但我们长狮集团的实力还保存完好。不过,眼前棘手的事情是,宋依霜的依虎集团已经盯上了我们。大家都想想办法,我们该怎么来应对依虎集团。”

众人还是一阵沉默!

“你们都哑巴了?”唐凯歌大着嗓门儿,对众人厉声问道。

这时,坐在一旁的唐剑开口说话了。

“爸!如今的依虎集团有赵旭的旭日集团支持,实力如日中天,我们已经失去了怀安集团对我们的支持,根本不宜再和他们斗下去!”

“逆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你给我闭嘴!”唐凯歌对大儿子唐剑怒声叱喝道。

“呵呵呵呵!......”

唐剑大笑了起来,站起来瞪着唐凯歌说:“我从小就被你叫做丧门星,我也一直为我妈的死而忏悔!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她。可现在我想明白了,一切都是你!”

“在我妈遭到绑架的时候,你却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风流快活。丧失了救我妈的最佳良机。”

“我妈死后,你把一切的怨气都发泄在我的身上。不仅亲手割了我身上的胎迹,还天天打我、骂我!你自己却在外面又养起了别的女人?你有羞耻心吗?”

“你宁可启用唐超这个废物,也不肯重用我。要知道,我也是你儿子啊!这个公司不光是你唐凯歌的,其中也有我妈的心血。我绝不允许你把长狮集团拖向万丈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