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弹劾陈天河(感谢最爱胖胖宝贝的解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商会的人,看到吴荣轩被断了一根手指。众人看得头皮发麻,身体瑟瑟发抖。

商会,原本只是讨论行业发展、自律、规划、前景的地方,可鲁老爷子把临城商会,变成了粗暴野蛮之地。

王德忠和沈翔天对望了一眼,脸上均呈现出凝重的神色。

一时间,莅临商会的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下一个遭秧的是自己。

良久之后,王德忠出声打破了会场的沉默。

王德忠瞧着鲁老爷子,淡漠地说:“鲁正,你想做商会的会长,也得按商会的规章办事。既然你说前会长陈天河死了,那么我们必需派人调查,确定陈天河死了之后方可再选新会长。”

鲁老爷子目露寒芒说:“王德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商会的规矩。就算陈天河不死,只要三个月不亲临商会。商会的人,仍然可以弹劾现任会长。”

“所以,我们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派人去北河市确定一下,陈天河究竟有没有死?”

“不必了!”

鲁老爷子直接否决了王德忠的建议,冷声说:“紧急情况下,两位副会长有权利弹劾现任会长。所以,只要你王德忠和沈翔天联合提名废除陈天河,就会大大减少不必要的环节。王副会长,沈副会长,你们说对不对?”

王德忠和沈翔天听了之后,两人脸上均呈现出凝重的表情。

今天,鲁家明显是有备而来。如果不按照鲁老爷子的话去做,那么二人的命运一定和吴荣轩一样。可是让鲁正做临城商会的会长,那么以后他们肯定没好日子过了。

鲁正这个人阴险、自私、狂妄、心狠、手辣。正如他所说,顺鲁家昌、逆鲁家亡。

在商会里,以后根本谈不上什么民主,只能仰仗鲁家的鼻息生活。

鲁正见王德忠和沈翔话,冷声问道:“王副会长、沈副会长,你们想好了没有?我这人不喜欢动粗,大家又都是老朋友了。所以,你们别逼我被粗。”

王德忠身后的王雅,再也忍不住,对鲁老爷子咆哮着说:“鲁老头儿,这可是临城商会,你带人对商会的人行凶,还想做商会会长。这帮人要是跟了你,以后能有发展才怪?”

众人都暗中替王雅捏了一把汗。

刚才,大家都亲眼目睹了吴荣轩被鲁家的人断了手指。这个时候,王雅敢触鲁老爷子的眉头,不得不佩服这丫头的胆大。

鲁老爷子目光犀利如刀,紧盯在王雅的俏脸上。语气阴森地说:“小丫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王德忠的女儿小雅吧?”

“哼!是又怎么样?老怪物,别人怕你,我王雅可不怕你!”王雅噘着性感的小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王德忠担心鲁正对女儿不利,急忙从中说和道:“鲁正,小女不懂事,你千万不要见怪。”

“她不懂事,你还不懂事吗?”鲁正厉喝一声,对王德忠叱声问道:“王德忠,我现在就要你立即表态,你这个副会长要不要弹劾陈天河?”

“这......”

王德忠被逼到了悬崖的险境。

如果答应鲁正,就等于助纣为虐;如果不答应,那么下场可想而知。

就在王德忠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陡然听到一声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

“鲁正,你要弹劾我陈天河,又何必大费周章。直接冲着我陈天河来就好了。”

陡然听到陈天河的声音,众人不由循声望去。

只见会场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五个人。

陈天河、赵旭、韩珉、阿枫、农泉。

看到陈天河还没有死,鲁家人不由一阵目瞪口呆。

鲁正回头瞪了儿子鲁柯汶一眼,眼神中的含义明显在责备。意思是:你不是说陈天河和赵旭死了吗?怎么这两人会活得好好得。

看到陈天河来了,王德忠和沈翔天嘴角都泛出了喜悦的笑容。

鲁正冷哼了一声,看着陈:“陈天河你好卑鄙,竟然耍这种不要脸的手段。”

陈天河冷笑着说,“鲁正,比起你诈死的手段,我还差得远!”

柳媚早知道赵旭和陈天河会出现,一听陈天河的声音,就悄然从后门溜走了,就连鲁正都没注意到柳媚离开。

鲁正对身边的阿大和独眼一使眼色。只见阿大和独眼每人手里多了一把枪,两人刚举起枪,只见陈天河的贴身保镖阿枫手腕一抖,两枚寒星快若星矢,瞬息而至,精准击在阿大和独眼两人的手腕上。

阿枫身影一纵,人已经到了阿大和独眼的面前。

阿大和独眼会一些普通的拳脚功夫,又怎么会是“地榜”高手阿枫的对手。

阿大和独眼拳脚相加,联手向阿枫攻击过来。

只见阿枫以拳脚相迎,三人以快打快,不出七八个回合,就被阿枫一脚一个踢飞出去。

鲁正回头叫了声“柳......”

他本想叫“柳媚”,这才发现柳媚不见了踪影。

只见鲁老爷子在桌子上一拍,身体腾空而起。一脚凌空向阿枫的面门踢了过来。

阿枫伸手一招架。骤然一股大力汹涌传了过来,直接将阿枫撞飞出去。

幸好阿枫身手灵活,在空中翻了两个空翻,稳稳落在地上。

阿枫再次欺身而上,与鲁正打斗在一起。

赵旭也算是武林人士的半个行家了,见鲁正每拍出一掌,掌风中都夹带着一股黑煞之气。

心头不由一凛,暗叫了一声不好。看样子,鲁正练得是“邪功”。

这种偏门的功夫,一般讲究速成。但对身体的危害会起到反作用。

果不其然,阿枫被鲁正风醺得宛如吸了毒气,头脑发沉,脚步开始凌乱。手上的动作自然慢了几分,被鲁正一掌拍在胸前,打飞出去。

农泉眼疾手快,伸手将阿枫接住。一瞧阿枫面色泛青,目露惊骇对赵旭说:“少爷,阿枫好像中毒了!”

农泉正要出手,一个身影“嗖!”的从农泉身后窜了出来。

农泉憋见是陈小刀,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陈小刀身形一纵,人眨眼间就到了鲁正的面前。

鲁正和陈小刀一交手,就认出了他正是闯鲁家宗祠的人,面色不由大变,冷声惊呼道:“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