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来自陶家的饭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晚上,赵旭把孩子接回来的时候,李晴晴已经把晚饭做好了。

小叶子一见做了好多的菜,她高兴地问道:“妈妈,今天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伸手就要去拿桌上的牙签肉。

“叶子,去洗手才能吃!”

赵旭急忙抱着孩子来到了卫浴间,给孩子边洗手边说:“叶子,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高兴日子。”

“那你们在庆贺什么?”

“庆贺陷害你妈妈的那些坏人,都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太好了!我最喜欢警察叔叔了,长大了我也要当警察。”

赵旭一听这话,真有些哭笑不得。他无法想象,女儿将来长大是什么样的场面。

李晴晴见赵旭买了好多酒回来,有白酒、红酒、啤酒,还有香槟酒,对他问道:“赵旭,你买这么多酒做什么?”

“哦!不是为了庆祝嘛。”

赵旭说话的同时,带着女儿小叶子从卫浴间里走了出来。

李晴晴鼻里轻哼了一声,说:“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晚上就开瓶香槟酒庆祝吧,其它酒收起来。”

赵旭“哦!”了一声,极不情愿的把酒都放在了窗台上。

家里也没有酒柜,也无法做好酒的贮藏。好在他买的这些酒都不是什么名贵的酒,也就无所谓了。

见老婆李晴晴去厨房打饭,赵旭在女儿叶子的耳边说:“叶子,你一会儿跟妈妈说,晚上自己一个人睡。爸爸过两天请你去吃自助大餐。”

“好啊!爸爸,你可不许耍赖皮哟?”

“当然不会耍赖皮。”

可接下来的一幕,差点儿把赵旭给气吐血了。

就听小叶子对打饭回来的李晴晴嚷道:“妈妈!爸爸让我跟你说,要我晚上一个人睡,他就给请吃自助大餐。”

李晴晴一听,气得把手里的碗往赵旭面前一墩,寒着俏脸说:“赵旭,你脑袋里整天都想什么呢?是不是想把孩子教坏了?”

赵旭尴尬一笑,来掩饰内心的不安。他没想到,女儿如此天真的就把自己给出卖了。

他开了香槟酒后,给李晴晴和自己各倒上了一杯。举杯说:“晴晴,相信庄君悦、袁尘和袁牧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回我们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李晴晴叹了口气,说:“话虽如此,可我搭进去了380万,还把我们家的房子和车子都卖了。这笔钱我听说,得法院强制执行庄君悦的财产,才能找回损失。”

赵旭现在分得百亿家产,又怎么还在乎这380万。这笔钱越晚收回来,对他实施的计划越有利。下个月初就是老婆李晴晴的生日了,要是她知道自己把原来的大房子赎回来,当作生日礼物。说不定一高兴,就允许和自己同房了呢。

想到这儿,赵旭对老婆李晴晴安慰说:“老婆,法律是公正的。我们损失的380万,是袁尘和庄君悦联手坑咱们的。这笔钱早晚会追讨回来,你不用着急。”

“我是不想着急。可一想到我们还在租房子住,叶子要和我们挤在条件这样差的房子里,我就莫名的心疼。还有你欠陈老的一百万,如果我们这笔钱讨回来,就能把你欠的钱还上了。到时候,你就把陈老开车的那份工作辞了,来公司帮我。”

赵旭被李晴晴的话吓了一跳。如果李晴晴这380万真的追讨回来,对他们家来说是幸事,却对赵旭身份的隐藏大大不利。

如果赵旭在陈天河那里当司机,可以借着陈天河临江市首富的名号大干其事,反正别人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可如果李晴晴帮他把欠陈天河的一百万给还上了,他还真没有留在陈天河身边的理由了。

赵旭又不敢直接对老婆李晴晴拒绝,笑了笑说:“晴晴,我感觉现在给陈老开车挺好的。你看,我现在很多人脉不都是沾了陈老的光交下的。”

李晴晴点了点头,赵旭讲得的确是事实。如果不是借了陈天河的光,他们家就真的完了。

“那先吃饭,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李晴晴给女儿小叶子夹了爱吃的牙签肉。

赵旭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吃着晚餐的时候,李晴晴的手机忽然晌了起来。

李晴晴见是三姨陶爱娟打来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三姨,有事吗?”李晴晴问道。

陶爱娟和气地笑道:“晴晴啊!我听说你和你妈吵翻了,还把你妈气得都跑回娘家来了。这样吧!三姨做个和事佬,你姐夫明天在宴宾楼请客吃饭,你们一家都来好吗?三姨从中帮你们娘俩说和说知,你们母女以后总不能以仇人的身份相见吧?”

李晴晴的这个三姨,非常喜欢攀比炫耀。她膝下一儿一女,儿子还在上大学,但女儿在一家外企工作。找个老公是个公务员,在工商部门工作。每每总是嫌弃李家,说女儿生得好,不如嫁得好。说她闺女长得虽然不如李晴晴和李妙妙,但姑爷子厉害啊!哪像儿李晴晴长得漂亮,却嫁给了一个只会在家带娃做饭的窝囊废男人。

李晴晴原本不想去。因为,去了还要面对陶家各种对她的刁难,可一想到能和母亲陶爱华缓和关系,这或许是个好的契机。就答应下来说:“好吧,三姨!你把时间和地点发我吧,明天我准时去。”

“时间呢就是明天晚上五点钟,地点呢就是咱们市最好的酒楼贵宾楼。你不知道,我们家女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订到位置呢。”

李晴晴呵呵一笑,她知道三姨陶爱娟是在向她炫耀。回了句,“好!我们明天五点钟,准时过去。”

挂断电话后,李晴晴对赵旭讲了此事。

赵旭一听吃饭的地点是“宴宾楼”,他不由皱了皱眉头。因为,这家高档酒楼刚刚被他收购,交给文豹打理了。

吃过饭以后,赵旭说到外抽支烟。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文豹的电话。

“文豹,你帮我查一下,明天宴宾楼是不是有一个叫章树凯的人订了包房?”

“赵公子,我先查一下,稍后给您打电话。”

三分钟之后,文豹打电话再次打了过来。说,的确有个叫章树凯的人订了包房。

赵旭皱了皱眉头,说:“立刻通知下去,把他订的包房给取消,明天把那个包房留给我。”

文豹连问都没问原因,就痛快答应说:“放心吧赵公子,我马上就办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