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别人离婚关你什么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李景瑄说是这么说的,一进去厨房还是帮忙打下手,张继凯表示很无奈,饭做到最后,厨房成了张继凯跟李景瑄的天下。

这两人饭做好时,犁地的人张生也回来了。

张生四十几岁,长得人高马大,一看就是常年干体力活的。

李景瑄一见张生,就知道张继凯的大体格遗传了谁的,不过张继凯比起张生要瘦一圈,毕竟平时没干过体力活。

张生是话不多的那种人,跟李景瑄打过招呼后,歇都没歇一会儿,忙着喂猪喂鸡。

李景瑄看张继凯家的家庭氛围其实还挺不错的,一家子人很团结,跟他们家一样和谐。

饭菜上桌,秋菊不停地往李景瑄碗里夹菜,李景瑄碗里都快堆成小山了。

“婶子,你也吃。”

李景瑄白天坐车来的时候晃的都快得吐了,其实胃里一点也不舒服,张继凯看自己妈不停地夹菜,赶忙说道:“妈,你别光顾着对景瑄一个人呢好,这一只鸡你全都夹进景瑄碗里了,她也吃不完,我帮她分担一点吧。”

张纪凯说着,将李景瑄碗里的肉菜夹过了一些,李景瑄顿时的松了一口气。

李景瑄吃过饭,帮着张淑荣指导了几道习题,张淑荣完了又缠着李景瑄讲了一些大学里的事情,两人这才睡着。

安娜这边,要去上海了,心情怎么都好不起来。

明天一走,她还要半年才能见到马少龙,想一想心里都舍不得。

整个暑假,安娜都跟马少龙腻在一起,她怕自己怀孕,还特地买了一些中药,这样不伤身体。

马少龙看着心疼,尽量克制他想要碰安娜的心,但每一次安娜都缠着他,他情不自禁一次又一次甘愿沦陷。

这天,安娜从医院出来,马少龙的车子已经停在医院门口等她。

安娜上车后心情有些烦躁,马少龙道:“大哥喊我们回去吃饭。”

安娜一听,瞬间失落不已。

“少龙哥哥,我不想去学校了怎么办?

我想跟你结婚。”

马少龙看着安娜满眼都是温柔。

“娜娜,你别闹了。

明天乖乖去学校,过不了几天我要出国去,我有几场比赛要打,等我挣了钱回来,给你换套大一点的房子好不好?”

安娜知道马少龙很厉害,他赢了好多场比赛,也赢了很多钱,这一点安娜是知道的。

安娜想阻止,但她心里清楚,一旦是马少龙自己决定的事情,别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马少龙之前跟江辰还有李景明提过出国打拳的事情,这次去,李景明也是要去的。

安娜一听,顿时双眼放光,但下一秒想到她自己不能去,顿时心里又忍不住失落。

“我也想去。”

“以后有的是机会。”

打拳这种运动,自己每次是能赢,但每次也都全身带伤,按照安娜的性子,如果看到肯定会哭的稀里哗啦的,索性还是不要让她看见的好。

安娜努嘴,偏头看着窗外。

两人到安平家里时,安平上班还没回来,米粒在厨房忙着做饭,阿娜跟米粒打过招呼之后,将安安带到楼底下去玩。

安平回来时看到安娜跟马少龙带着自己儿子像一家人,便没忍心打搅他们。

马少龙的努力安平看的出来,虽说按照自己的身份,将自己妹妹嫁给马少龙有点委屈,但安娜喜欢,他这个做哥哥的也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安平回家后洗了手,进去厨房看米粒忙碌的背影,双手抱臂懒洋洋的靠在门上盯着米粒。

米粒察觉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问道:“回来了?

你在楼底下没看见暗暗和娜娜吗?

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看见了,只是没跟他们打招呼,我来帮你吧。”

安平说着,从身后圈住米粒。

米粒动了动她小小的身躯,这家伙长得高大,每次抱着她微微用力的时候,就像是要捏碎她骨头似的。

“杨姐来电话了,说几个孩子明晚上要走,明天中午让去她店里吃饭,让我提前跟你们说一声。”

安平的下巴抵在米粒的脖子上,低低的笑了笑。

“这两口子的亏会赚钱,要是不会赚钱,遇上我们这么一帮无奈朋友,早晚会别吃穷的。”

“别说你是大老板,其实像杨姐这样的才是会做生意的。”

米粒说着,在锅中夹起一片肉递送到安平嘴边。

“你尝尝看,肉熟了没。”

安平尝了一口,在米粒脖子上轻咬一口道:“熟了,跟你一样好吃。”

米粒脸上闪过一丝娇笑:“赶紧放开,再不放开肉就老在锅里了。”

安平放开米粒,看到案板上的黄瓜拍麻利的拍好放进盆子里,然后放入调味料,最后加入米粒亲自调配的红油,搅拌一下装盘。

“呀,你这手法现在娴熟到可以开饭馆了,以后你要是倒闭了,我们还可以开个小饭馆养家糊口。”

“谢谢你放心,这是永远不可能的。”

安平说着又帮忙切别的菜,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幸灾乐祸的说道:“高露和安年离婚了。”

米粒盛菜的手一顿道:“真的假的?”

“真的,我说出来让你高兴高兴。”

米粒虽不喜欢高露,但是听到高露离婚的事情,她也懒得去高兴,毕竟女人的婚姻要自己经营。

经营好了,一生都是福气,经营不好,一生都活在痛苦中。

“别人离婚你有什么好高兴的?难不成你还想娶高露不成?”

安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其实对于婚姻,他跟高露都一样卑鄙。

高露爬安年的床,他爬米粒的床。

不过关于高露的事情,安平不想多谈。

安平伸出手指在米粒脑壳上轻弹了两下说道:“就知道胡说八道,你男人我是那种人吗?”

米粒抿嘴笑了笑。

“赶紧去窗户边喊人,吃饭了。”

米粒手脚麻利的将饭菜端上桌子,安平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感到幸福的同时也是深深的愧疚。

他应该在你家里找个保姆的,只是她真的不习惯跟陌生人一起挤在这狭小的房子里。

安平寻思,等过完年,搬新家之后再找吧。


今日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