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他的目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云家主知道云二爷要算的账是什么。

云家主看了看宋家主,脸色不悦,“云二爷,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是等出去之后再说吧。”

这里这么多的外人,他们二人若是来算云家的账,这只怕不好吧?难不成要宋家的人看他们云家的笑话?

云二爷是个憨的,也是个不要脸的,他对宋家主说道,“宋家主,还请你替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吧,省得有人说外人在丢了他的脸。”

云二爷方才还在说宋家的如何如何不是,可是现在居然对宋家主说要让他提供一个地方给他算账?宋家主和宋管家齐齐嘴抽,看着这个云二爷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若是按照正常的人来讲,绝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也只有这云二爷……唉,算了吧,说什么都是多的,有这些个说话的机会还不如爽快的空出一个院子来让他们云家狗咬狗。

宋管家将他们带到了侧殿,而后命宋家的弟子出来,宋管家原本想要回头给他们倒点个茶水的,可是这个云二爷居然立时设了个结界?

宋管家这心真不知该用什么词形容了。

“还真当我们喜欢听他们云家的事儿不成?就你们这些个破事儿,不是为了灵石就是为了灵石,就你这品格只怕好不到哪里去吧?”

真是的,居然还设结界了?这云二爷,说有多小气就有多小气。

云二爷的结界设得实在是让人嘴抽,不仅宋管家很不爽,就是云家主也不爽。

“云二爷,你真当外头的人喜欢听?你这样做,分明就是小人之心。”云家主狠狠吐槽。

云二爷冷哼,“小人之心?若说小人,只怕你才是这小人中的小人吧?云家主,今日正好你出来了,那么,便将你欠我的灵石还给我吧。”

说罢,云二爷一个黑色的账本啪的一声丢在了云家主的面前 ,那账本上头赫然写着云家家主欠债账本几个大字。

云家主看着这厚厚的账本,嘴不只是抽了,而当他翻开来一看,他气得头顶冒烟。

“云二,你未免也太过于小气了吧?就连小时候吃灵果的事儿你也记下?”

云家主看到第一条时便嘴抽不已,他知晓这个云二爷是个对灵石极为小气之人,可是没想到,他居然连这种小时候的账也记?而且,他若是想得不错的话,这灵果还不是他欠他的,是上一局的家主分给他们吃的,这如何是欠?

云二爷冷冷一哼,“什么小气,这分明就是仔细,云家主,你是没有主理过灵石,你是不知道灵石的细枝末节,运用灵石就像是你运用灵气一样,用在哪里,用多少,这都是得把握分寸的,而且,你也别说什么这不是你欠我的,想当年老家主他手里没几个灵果,当分到我们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了,我家父亲也是为了家主不为难的份上多给出了一个,我当时吃的是家主给的,而你当时吃的就是我们家的,所以,这账得记下,再有,你别看我灵气不如你,可是在记账方面你却不如我,而且我所记之事全都是真实的,你无须怀疑。”

一个人将灵石看得这般重,这般仔细和小气,云二爷算是头一个了,一边的蓝和锦看到这里也不由得嘴抽。

云家主气得不轻,他狠咬了咬牙,“好,就算是你所说的这样,那我还便是,不过,既然你跟我算这些,那么我也不妨跟你算算你欠我的。”

或许是云家主不服气,所以才临时胡编了几个出来,比如,云二爷家的地产是云家的,是属于家主的,还有云二爷每年进入灵泉所吸入的灵气,还有享受云家的结界,诸如此类。

而云二爷也毫不客气的道,他家所住之地是早年家主赐下来的,已经不属于云家,所吸之灵气也是算了费用的,每年给云家的灵石就是,至于结界,云二爷还极其不要脸的道,“我不用,你若是不想给我云二府,你大可以撤回去。”

这世间所有的结界都是统一的,尤其是三大家的灵气,更是一张便是将整个家族的人给罩起来的,没有说哪一个是谁的,更没有说将哪一个排除在外,而且云二爷家的府是在云家的靠中心位置,若是收了结界,那便将云族分割成了好几块,所以,云家主无论如何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云家主气得脸色铁青,在算账这方面,着实是算不过这个精明的云二爷。

不过边上的人倒是真的看了不小的热闹,这账算的就跟是在过家家似的。

“好,我不与你说这些,你只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云家主说不过他,欠他的就欠他的吧,反正他现在也没有灵石可以给。

云二爷道,“云家主,我也不说多,你只要将欠下的还给我便成了,若是你 真的还不起,那我便接手你的云家。”

说到这里,这意思都懂了。

也就是说,他看中的不是云家主欠他的,而是他怎么还,比如说,将云家卖给他抵债,也就是说,云二爷想要整个云家,而不是云家主的灵石,他也是看中了他交不出灵石才算这样一笔大账的。

蓝和锦互视,他们还真没想到,这个云二爷会有这样的打算?是他们小看他了。

云家主冷哼,“云二,你是不是想多了,云家主是你说要就能要得到的吗?”

云二冷哼回去,“以前没有,现在有了,若我是家主,若我欠下这么多的债,我也会用去家抵出去的,莫要看你现在是家主,可是你看看你把云家弄的比以前更加的败落了,因为你的失职,云家那里都快荒废了,若是有一日你死了,你觉得你该如何跟老家主交代呢? ”

云二爷顿了顿又道,“还有,就你这品性,做家主也不合适了吧?若是我所记不错,我们云家有这样一条规定,凡暗害云家弟子者,废灵脉。”

云二小姐一听,猛的一惊,什么,云家还有这样一条家规?她怎么不知道?若真是如此,这个家主的确是可以废了。

云家主冷哼,“云二爷,你别为了坐上家主之位而信口诋毁。”

云二爷早有防备,他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