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1.第二千五十七章 骑虎难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二千五十七章 骑虎难下

吴争只能将吴家十代守护惠宗后裔的经过,一五一十对李定国讲述了一遍,“……非我存妇人之仁,而是此事确实难缠……若是强来,必被世人指为监守自盗……我的名声暂且不论,可新朝就得背上这种恶名……争实难狠心为之啊!”

李定国本就是忠义之人,听了吴争的这番诉说,也就慢慢沉默下来。

“那汝是想俯首称臣?”李定国问得直接、尖锐。

吴争微微一哂,“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怕也只能如此了。”

“堂堂天朝上国,竟让一女子登基做了皇帝……岂不令天下耻笑?!”李定国懊恼地拍着桌子,可看着吴争同样懊恼的脸,“罢了……既然你已无意与她争夺天下,李某也不强求……有李某在,咱们南北呼应……想来,也吃不了亏去。”

二人皆沉默下来。

好一会,李定国问道,“那……杭州府之乱……汝本意究竟想做什么?”

吴争轻叹一声,“大长公主当日悄悄北上,发动政变之时,我就在怀疑大将军内部有问题,可一直圈不定是谁……此次朱以海突然上岸登基,更让我确定内部有问题,所以一直没有作出反应,就是想看看这个人或这几个人是谁……。”

“然而,钱肃乐死了……说是被郑森所说,可我以为……不尽然。”吴争叹息道,“他的死,说是被杀,不如说是求死……可为何求死,我一直想不明白,有说是为了天下生民,又有说是为了我……可我并不需要他这样,这一眯,他心里应该很清楚……那么,他为何还要执意求死?”

李定国皱眉,“钱肃乐……他不是你的岳丈嘛?”

吴争苦笑,“他是我的岳丈……我他更是大明的忠臣!”

李定国听明白了,哼了一声,“李某虽之前敬佩他的为人和忠义,可今日看来……不过是食古不化之人罢了!”

吴争摇摇头,苦笑道:“这事不是对错、黑白那么清晰,不管为臣还是为长辈,钱公的品性,足以为世人之楷模!”

李定国打量着吴争,判断出吴争说的是心里话,也慢慢点头认可,“汝说的……也有理!”

吴争继续道:“冒襄曾经提醒我,如果大长公主串联钱肃乐、陈子龙做下这么大局,是为了天下和日后宗室的保全,那么,必定还有人隐匿下来,为的就是监督我,或者说,可以在日后我对宗室动手时,掣肘我……这话,让我心里灵光一闪……以陈子龙、钱肃乐及大长公主的身份,能为了这个人,不惜放弃自己的性命,自然是足够强大的存在……!”

说到这,吴争苦笑,“所以,我的目光开始转向大将军府诸公……钱肃光、张国维先后在这场乱局中死去,就只有张煌言……还有,就是莫执念了!”

吴争懊恼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被他们以死辅佐的这个人,竟会是……我的妹妹!”

李定国听得心烦,“呯”地一声,拍了下桌子,喝道:“这些人的心思,全是弯弯绕……某听得头痛!”

“晋王头痛,我是……心痛啊!”吴争叹息道,“我以为,他们是正人,眼见着北伐成功在即,我还期待着他们能为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重建出力,可他们……想得不是这样,他们想要的也不是这些……他们要的是……大明宗室!”

“他们知道,宗室中人无一能与我对抗……所以他们竟让我妹妹来与我对抗!”吴争愠怒起来,“可我就想不明白了……她就算不是我亲妹妹,可自小就在吴家,她怎么就能忍心……与我对立,她就真不怕我不顾兄妹之情吗?!”

吴争终于有了个**情绪的人了,或许只有在李定国面前,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吐槽。

因为,李定国对于他而言,更象是个让自己感觉温暖的……兄长。

见吴争有些失态,李定国冲身边亲卫挥手摒退,然后对黄昌平道:“去取两坛酒来。”

黄昌平应声而去。

吴争没有阻止,他从未象现在渴望大醉一场。

……。

“若两朝合为一朝,新君能容忍大西军单独存在吗?”

李定国喝得比吴争多,“……汝让我麾下数十万儿郎,怎么办?”

吴争也已经醉意上头,“呃……晋王是永历朝的晋王,可以与她谈判……!”

“可若李某,无意屈居于一个妇人之下呢?”

吴争闻听,突然心头一震,酒意顿时消散了一半,他怔怔地看着李定国。

李定国“咕嘟嘟”又是一碗酒喝下肚,将碗“啪”地往桌上一顿,“汝莫要这种目光看我,对于朱家而言,我本就是反贼,反的就是朱姓宗室……李某岂能拜倒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裙下……?”

吴争大骇,“晋王之意……是要分裂华夏?”

李定国斜了吴争一眼,“建兴、永历份属两朝,何来分裂?”

“可……两朝皆以反清复明为旗号……!”

“反清没错,可为何复明?”李定国哂然道,“李某追随义父十数年征战,到头来,数十万人的牺牲,换来的还是那个吃人不吃骨头的朱姓王朝……让我如何向死去的弟兄们交待?又如何面对义父在天之灵?”

吴争这下惊得酒意全消,“晋王万万不可……!”

李定国挥挥手道:“汝有我朝先帝禅位血诏……若有意登基为帝,李某必定全力辅佐,若无意,李某亦不强求……不过,汝也不要阻碍李某!”

吴争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此行最后会这样。

看着李定国满脸的醉意,吴争不知道李定国此时是信口说说,还是醉后吐真言。

这绝不是吴争的本意,七年的北伐,无数人为之流血、牺牲,到头来,将华夏分裂成东西两个国家,这……就象是个令人笑不出来的笑话。

“扑通”一声,李定国怕是真醉了,他突然整个人趴倒在酒桌上,撞落了几个碗碟,摔个粉碎。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