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0.第二千五十六章 山西镇会晤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二千五十六章 山西镇会晤

夏国相突然问道:“敢问……莫老真以为,吴王会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莫老就不担心,吴王突然挥师而来……到时,莫老不但救不成令郎,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甚至连莫家都毁之一炬吗?”

莫执念微微一笑,“夏先生是在担忧老朽和莫家,还是在担心你那一千六百万两银子?”

夏国相盯着莫执念的脸,看似随口那么一说,“昨日,听范永斗等人说……坊间有人趁机在大肆收购我等抛售的商会股份……莫老想来也有所听闻吧?”

当年粮价之役时,吴争将杭州府所有不义商人的几百家粮店、米铺一举纳入囊中,江南商会是就是由这些店铺和莫家在各地商号联合而成的。

当初的股本金,每股是一两。

在随着不断地吸纳民间资金,每次扩股皆有增幅,从每股二两慢慢到了十二两。

也就是说,现时在坊间不断打压商会股价,是夏国相和范永斗等人手持的股份,以亏本的价格在出售。

当然,也包括莫执念手中仅存不多的股份。

夏国相听到有人在悄悄吸纳商会股份,自然第一个就想到的是莫执念。

因为没有人比自己这些人更清楚商会股份的价值了,虽然打压前二十多两的股价有些虚高,但,如今二、三两每股的股价,那就等于是白捡了。

其实百姓也知道,这才有了之前蜂涌而至,拼命购买的情况发生。

但,股价绝对不是以价值决定的,资本才是股价的真正决定者。

夏国相此时看似随意一问,但实际上,他已经清晰地告诉莫执念——事情我已经知晓,就看你怎么解释了。

莫执念点点头,神色一本正经,他撸须道:“夏先生所指之事,老朽也有所闻……想来是杭州府中那些有家底的豪门、富商所为……毕竟,商会就放在那,且吴王北伐军已经兵临顺天府城下,稍有见识之人,皆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不过,夏先生放心,这不重要,这些人心里很清楚这场股价之乱背后的异常,不会太过份……咱们,就当是分些红利于他们……有财,大家发嘛,总不能吃独食不是?”

这话回得,太漂亮了。

杭州府历来是富人的天堂,当年吴争一役收拢数百家米店、粮铺,可这些,也不过是城中店铺中的九牛一毛。

但凡积攒起巨大财富之人,没一个是蠢人。

所以,莫执念的回答,可谓滴水不漏,同时,莫执念还随便提醒了夏国相一声,就是说不能吃独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种龌龊事,还得自己吃肉,分些骨头给旁观者,否则,这路就走不下去了。

果然,夏国相被这话堵得沉默起来。

过了一会,夏国相突然咧嘴一笑,“学生也只是随口一问,既然莫老胸有成竹,学生自然放心得很!”

这二人相视一会,突然齐声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这笑声中隐含之意,各有不同,怕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

拱北城及城外,双方三路大军已经激战两日。

不得不说,双方骑兵之间的战力,还是有着不少的差距。

虽然勉强不败,但沈致远的枪骑,被博洛压压地牵制在西城外,而正面的拱北城北城墙,因弹药缺少、枪械故障一度失守。

但在李溥兴的率领下,锐士营还是迅速夺了回来。

说到底,博洛还是欠考虑,清骑攻破北城墙,根本无法占领,甚至于大军无法对城墙于以有效占领。

但反观被沈致远有意调去东面的祖泽润,两天打下来,战果可圈可点。

虽然只有三千轻骑和六百小林重骑,但轻骑配合重骑,天生是轻骑的克星。

有着轻骑掩护两翼的重骑,可以肆无忌惮地冲锋。

两天下来,祖泽润面对两倍于己的敌骑,愣是输少胜多,将战损比打成了一比三。

这样的战果,就算拿到整场北伐战争中去比较,亦是首屈一指了。

祖泽润也因此战,一举成名,由此挤入北伐军十大名将之列。

他在东面的战果,使得博洛不得不从正面抽调兵力,这也是李溥兴可以迅速收复北城墙的主要原因之一。

随着吴争调集天津第一军及周边各部向拱极城合围,博洛知道再打下去,怕是得不偿失了,在付出近万人的伤亡之后,博洛只能率部北返。

至此,北伐军主力真正兵临顺天府城下。

北伐之战,也就剩临门一脚了。

……。

李定国的忠义,名副其实。

在得知吴争“受困”于河间府的消息时,竟硬止住西北向的进军,勒令麾下大西军果断转头,向山西、京畿方向而来。

听闻这消息,吴争只能苦笑,他立马动身,悄悄西向。

这份千里救援的情意,不是派个人去解释就行的,必须吴争亲自前往,当面致歉。

山西镇

李定国看见吴争时,神情就象见了鬼一般,不晌说不出话来。

吴争赶紧长揖道歉。

李定国沉着脸,沉默了许久,最后反而笑了。

“既然汝无事,李某就放心了!”

吴争心中一热,再次致歉道:“劳晋王以伤病之身千里奔波,实为吴争行事欠妥……望晋王不罪!”

李定国点了点头,“可我听说江南这些日子闹得紧……我就奇怪了,杭州府不是汝的根基之地吗……怎会乱成这样?”

吴争苦笑道:“打蛇不成遭反噬……仅此而已。”

“可来的路上,我听闻汝妹妹竟在应天府登基……这又是为何?”

吴争竟答不出话来,只能沉默苦笑。

李定国知道吴争有难言之隐,安慰道:“汝也不必太伤感……大不了,我助汝夺回应天府就是……李某还真不信了,这天下,还有你我联手不可敌之人!”

吴争起身拱手道:“多谢晋王美意……只是,这事还真不能强来!”

李定国疑惑地看着吴争,“就因为……她是你妹妹?我听说她并非是你亲妹,且既然她敢于背叛你,你还妇人之仁……何意?”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