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5.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争风吃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邢总,相信您也不会不知道先来后到的道理,这位置,我先坐下的,那便是我的,邢总想要的话,下次请早!”

江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语气不急不缓,神情不卑不亢。

姜成听了他的回答,顿时惊愕地瞪大双眼。

邢庆冀的脸上也是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就连祝筱晗都有些错愕,很少有人,会这么不给邢庆冀面子,还是因为这点儿小事情。

周围那些看热闹,准备看江辰笑话的那些人,同样也是愣了愣,有些张口结舌。

江辰这句话看似温和,实则霸气非常,邢庆冀的笑容收敛了起来,看向江辰的目光,透着几分冷意。

“邢总,这小子……”姜成迅速在邢庆冀的耳边嘀嘀咕咕了起来,邢庆冀的目光微闪,江辰的“身份”让他也有些许在意。

“哦,原来如此,呵呵……”邢庆冀冷笑两声,看着江辰,淡淡地说道,“朋友,不要以为有人给你撑腰,就有恃无恐,你想你不会不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太傲气,会死得很难看的!

邢庆冀这一番话是在回敬江辰那句“先来后到”的,语气中已经不乏威胁之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直接威胁江辰,邢庆冀当真是有恃无恐。

廖耿辉站在远处,看着这边的状况,忍不住替江辰着急,他通过刚刚和江辰的短暂交流,就知道江辰对他们这些竞选者的身份并不清楚、不了解,正所谓不知者无惧,在廖耿辉看来,江辰就是不清楚邢庆冀的厉害,才会如此大胆。

“麻烦了,按照邢庆冀那睚眦必报的性子,现在就算是将位子让出来,邢庆冀都不一定会放过他,因为这种小事就得罪邢庆冀,这哥们也太、太……鲁莽了!”廖耿辉暗暗叹了一口气。

周围的人看向江辰的眼神,明显就带着幸灾乐祸的神色,在这个多媒体教室里的,可都是竞争对手,现在看到有人要倒霉,他们心里自然是很高兴,跟孟皓然一样,他们都抱着坐山观虎斗的想法。

孟皓然心中一动,站在人群里,跟大家介绍起了江辰:“这个江辰,我跟他认识,在能力方面,那是没地说的,绝对的年轻有为,但是他的性子一直很狂傲自大,目中无人,稍微有点成绩,就经常不把咱们这些年纪稍微大几岁的前辈凡在眼里,说我们是前浪,他是后浪,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本来众人就对江辰不满,同时也抱着煽风点火的念头,现在有了孟皓然的添油加醋,一时间,无数的指责声响起。

“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真是好大的口气,真是取得一点点成绩,就敢狂傲如此!”

“就是,当真是缺教训,今天活该这小子倒霉!”

“居然敢招惹到邢庆冀的头上,也该他有此劫难!”

看热闹的众人冷笑连连,孟皓然的双眼之中,更是寒光四溢。

“邢总,你这是几个意思,这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对他尊重些!”祝筱晗俏脸上满是不悦之色,冷冰冰地对邢庆冀说道。

“哼!筱晗,你为什么那么护着这个小子!”邢庆冀看向江辰的目光隐隐燃烧着名为嫉妒的火焰,刚刚他只是心里有些不爽,现在见祝筱晗这么护着江辰,那简直就是火上浇油,邢庆冀的身上已经隐隐升腾起一股淡淡的杀气了。

在职场上,邢庆冀是智谋无双,纵横捭阖的奇才,但是在感情上,这家伙的情商并不比普通的初中二年级学生高多少,江辰看着这个家伙,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的一步老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里的那些男学生似的,青涩而懵懂。

“邢庆冀,你……”祝筱晗显然是被邢庆冀的态度给激怒了,正准备要开口怒斥他,但是却被江辰打断了,他对着祝筱晗摇了摇头,制止了祝筱晗想为自己出头的想法。

“我觉得邢总说的对!”江辰微笑地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做人做事要懂分寸,可以有傲骨但是不能有傲气,不然的话,确实会死得很难看,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江辰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就教训起了邢庆冀,整个多媒体教室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江辰。

虽然众人都期待看到江辰和邢庆冀斗起来,最好斗个你死我活,但是,这过程也顺利过头了吧,江辰这个小年轻丝毫不怵邢庆冀,甚至还直接跟邢庆冀叫板,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廖耿辉砸吧砸吧嘴,偷偷地朝江辰竖了个大拇指,江辰面对邢庆冀还能这么硬气,他不服气不行。

邢庆冀看着江辰,双目微眯,眼神之中,隐隐酝酿着怒火,额头上更是青筋直跳。

这辈子,邢庆冀就没有受过如此羞辱,就是那些身份地位在他之上的大人物,也是爱惜他的才能,对待邢庆冀也是客客气气的,这也促使邢庆冀养成目无余子,傲气十足的性子。

在邢庆冀看来,江辰不过就是个小年轻,居然敢当众教训他,这简直是虎口里拔牙,蛇窝里偷蛋,一个字,这是在……找死!

邢庆冀从姜成那里了解到,江辰之前跟姚洛洛私底下一块儿吃过饭。

但是邢庆冀在来之前,也是做足了功课的,虽然姚洛洛待人和善,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可实际上,这个“伪男”纪检组长是相当有原则的,特别注重“规矩”二字。

按照姚洛洛的性子,断然不会跟他们这些要参加岗位竞逐的人走得那么近,这样还会落人口实,如此一来,江辰的真实身份就非常值得玩味。

“真相只有一个!”邢庆冀双眼微微眯起,他结合姜成的话,得出了和众人相反的看法,他不认为江辰也是参加这次岗位竞逐的竞选人之一,反而认为,江辰是上面调配给姚洛洛的帮手,也就是普通的办事员或者是秘书之流。

在纪检科,这种眼高于顶的毛头小子简直不要太多了,都是这般傲慢无礼。

华国总公司纪检科要监管整个华国地区还有周围几个国家的江氏集团旗下产业,自然不可能依靠一批纪检委员,要知道纪检委员的身份就相当于附属公司的总经理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更高一筹,所以,纪检科也有一批普通的工作人员,也就是事务员、办事员。

“你不要以为自己是纪检科的办事员,就可以在我面前嚣张,在我面前,你没有嚣张的资本!”邢庆冀冷冷地看着江辰。

上次杜知玄到荆楚传媒的时候,身边带着的那个督察组的年轻人,在纪检科的身份就是事务员,很显然,邢庆冀也是把江辰当成了这样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