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9章 清点战利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少年给她算账:“据千红夫人所述,方才参与‘鱼龙变’游戏的宾客有二千七百五十一人,但是初期失败后立刻又投入鱼卵重新游戏的玩家也不少,约莫是三四百人……就算三百吧,这样总共有三千人次。”

“其中不到千人是人类玩家,他们付出的筹码应该主要是寿命,当然不排除一部分异士以修为参赛,不过我想,大部分非人生物也会以寿元参赛,毕竟这样最划算。”燕三郎继续给她掰账。

像阿修罗、饿鬼域王都是长寿的生物,对他们来说,区区十五天太划算了。

“所以我估计,参赛的三千人次当中,应该有七成以寿数为筹码。”

他在大厅中也不是光看热闹,这都是他或明或暗观察到的数据:“为了提高生存率,每位参与者通常都会连鱼卵带三枚元珠一起购买,这每样都是十五天寿命,合起来就是每人要掏六十天寿命。这样算来,所有玩家押出的寿命大概是十二万六千天左右。”

“最后两千多人出局,七个获胜者平分所有筹码,那么每人可以分到一万八千多天,约莫是四十九年多。”

千岁笑嘻嘻点着“寿数”筹码堆:“这个数儿对了。”四十九和五十差不多。

“剩下的就是力元筹码,每一枚都相当于我半个月的修为,那么总数是三千六百枚左右,平分为七个优胜者,每人就是五百一十多,相当于——我二十一年的修为。”

这里有五百三十枚。千岁心花怒放,抱着他“啵”地亲了一大口:“我的小账房先生就是了得!”

仅用三个时辰,她就赚回了五十年寿命,和情郎二十一年的修为!回头倒算,成本只有区区四力元,也就是六十天修为。

“这么一本万利的买卖,难怪大伙儿削尖脑袋往里冲。”千岁喜孜孜地玩着筹码,把它们拨得哗啦作响,“你真不要?我可不需要这么多。”

“你赢了,我也有赚头。”燕三郎指了指自己的口袋。

“看看,看看!”她把人家的口袋倒翻过来,筹码洒了一桌。

燕三郎的筹码是通过押注得来的,数量比千岁少,但也很是可观。他前后给千岁下注八十力元,给白夜和其他几位知名大佬合计下注四十力元,成本一共是五年修为。下注过程中有赚头也有翻车,最后合计得到寿命五年,得到的修为则是八年又七个月。

就如贺小鸢所言,千红夫人允许观战使得赔率降低,否则燕三郎的获利还会更丰厚。

即便如此,他已经赢回了五年寿命,预定目标完成了一半,更遑论还有八年修为。

八年修为,全靠自己修炼得来哪有那么容易!

少年数到这里,也是眉目舒展,终于明白千红山庄颠倒众生的魅力何在。

只要有运气,有眼力,来这里博上一博,驴车就能变宝马。

他感叹一句:“难怪六道中人都来捧场。”

千岁笑了:“可不是这样简单。方才我在化龙七人中还看到了重潼的名字。”

“这位是?”

“修罗道的西部大领主。”她的声音渐渐严肃,“重潼是非常强大的阿修罗,克己自律,不像其他人那样纵情声色。他在西部大领主的宝座上,已经安稳了六百多年。”

“我们上次进入修罗道,就发现白夜前后夺下三块领地,已经被子民私下称作大领主了。但其实,西部只能有一个真正的大领主。”

燕三郎懂了:“白夜想挑战重潼?”

“应该是的。”千岁沉吟,“但重潼威名远播,我幼时就听说他的名头,后来成为领主之后也去他那里拜会过。这人没有什么弱点,白夜想打倒他可不容易。你也知道,挑战一旦失败,后果很严重。”

不是被吃掉,就是向强者表示绝对的服从。就算侥幸不死,多年之内也不能再发起挑战了。

燕三郎很早就从千岁那里得知,阿修罗的大领主和领主之间并不是真正上下级的关系,前者对后者有一定约束力,却非生杀予夺。

“千红山庄向人间开放的名额宽松,但对其他几道却有人数限制。”千岁接着道,“拿到千红夫人邀请函的,才能带着领民进来。西部大领主之下有七位领主,这次只来了白夜,他先前必然也经过了激烈的竞争。”

“像这样的事,在六道中不少罢?”

“当然了。”除了人间道严格独立,其他五道多有交叉,千岁对于各道渊源也了解不少,“我看,进入千红山庄的神魔,多半都抱着强大己身的目的而来。在这里通过对赌或者游戏的方式,夺取他人的寿数和修为更加简便。”

她补充一句:“你知道的,就算阿修罗可以互相吞噬、夺取对方修为,这过程也有极大损耗。别人十成修为,你能吃到四五成就不错了。哪像千红山庄的游戏,赢家拿到手的基本无损,最多付给千红夫人一点点手续费。”

在这里,就有希望用较小的代价换得自身道行突飞猛进。放眼六道,大概也没第二处地点能稳定提供这种机遇了。

“就拿白夜来说。”她数完筹码后就想明白了,“他的修为即便弱于重潼,差距也不大。如能在这里赚到几百年道行,今后对战重潼的把握又放大几分;反过来说,重潼必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同样打算在千红山庄攫取更多修为,以保证自己不被超越和打败。”

想必重潼也不愿让白夜来,但这事儿未必拦得住。

燕三郎深表赞同。从这个角度来说,千红山庄的游戏不再是单纯的游戏,而是变作了各道强者打响翻身仗的莫大机缘,或者上位者维持自身统治的压力和工具。

千岁若有所思:“这样说来,以后游戏的竞争会白热化。”

“那是必然。”燕三郎拿起桌上一枚筹码,反复打量。这东西的光泽真是迷人哪,“今天只开放了‘鱼龙变’,就有这么多人参赛和投注,后期还会有更多游戏。”